旅行家专栏 > 陳輝龍的专栏 > 缓缓的地方

缓缓的地方

By 陳輝龍 2017-09-29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372人阅读

《D级旅途》系列,其中的D=Depth,这段旅途的不同之处在于——通篇只有一枚“旅途纪念手信”,旨在聚焦旅途“战利品”,探究“老物件”背后的故事。

 

一开始,任宝因为某种原因,接受已经摇摇欲坠的台北公司安排,到上海公司支援世界博览会的部份业务。即使,传言流传说这家日本商社已经完全放弃华人市场。

不过,把它当成是短期旅行似的,按照行程一天不差的抵达,倒让这边的同事非常吃惊。除此之外,另一个惊奇是,薪资几乎是打了对折,他居然愿意来这里,当然,仅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单身赴任』。

 

在这之前,对他来说,上海的城市印象,完全来自中、小学课本里外滩的陈旧画面,黑白的、巨大的各种殖民建筑物一栋接着一栋,漫延到无边际的鸟瞰画面。

另外,听1930、40年代在那里度过中学、大学的爷爷转述关于四马路沿线的这个那个,非常片段,并且零碎。能想起来,记得的竟然只是某些楼都有电梯,其他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爷爷过世也有十年了,想想。

要不然,就可以问问“四马路”是现在哪条路?

 

总之,在静安寺站下车的那个刹那,他觉得无比亲切,不知道怎么产生出这种感觉?

后来才知道,上海最好的季节,是初秋刚刚凉爽起来的每个傍晚。

就这样,温度恰到好处的搬进跟台北老家地址只差一个字的短期公寓(家里是建国北路,这里是建国东路)。

二十年左右的公寓社区,树很多,而且还听得见即将告别的蝉声。

商社帮任宝租的是最靠马当路那栋的16楼最边间,卧室有面很大的窗,可以清楚的鸟瞰翠绿和澄黄正在交替的梧桐路树,层层叠叠的延展着叶片。

 

这样的秋天,他几乎一下子就习惯了,好像没有记忆的小时候来过,然后,再来,一下子就把脱落中断空白黏上,完全没有间隙。

 

办公室是设在世博会日本办事处的一小块区域,与其说是一小块,倒不如说只是一张办公桌,加上一格有号码锁的收纳柜,这样的范围而已。

原因,当然不会是因为仅有他一个员工而这样处理。

换句话说,是商社随时有撤离的准备。

不过,任宝好像一点也不在乎。

虽然说,不知道这个说走就走的资方,什么时候要停止这张办公桌的承租权利;但确定的是那个出租公寓的合约,要走到世界博览会结束,并顺延到整理作业完成,才会停。

因为这份已经付了一半租金的合约,不但是自己签署,副本也一直在手上,因此,留下来的心情才会这么笃定。

不过,即使没有为公司随时要解散而担心,但,比预期早结束的收尾程序还是让人有点吃不消,各种行政、银行、会计的事务了结后,十月的连休已经开始,,本来要在这段时间投入日本、台湾两个馆串联观光的忙碌,竟意外的休了个不知道该怎么说的长假。

 

他选了个能写日记的网站,开始每天记下这个城市和自己的大小琐事。

第一天的的一笔,他记下了他抵达久违的“四马路”实况。

然而,现在这个叫做福州路的地段,果然不比爷爷的时代逊色。

他在古籍书店的四楼,开始养成收集繁体旧书的习惯,这一天,他买了《上海俗语图说》,发现台北普通话和上海话竟然重叠到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比如:“十三点、开房间、姐妹淘、揩油”这类算骂人的片语。

隔天,又买了本庆祝上海建城的“本帮菜”特集。是八十年代印刷发行的繁体版,里面提到了“东泰祥生煎包”、“德大西菜社”,就成了任宝逛福州路的移动轴线的逗点。

 

刚开始,发现上海大剧院旁边的花鸟市场,是陪台北来住附近青年旅馆的同学的意外收获。

花鸟市场,其实叫虫鸟市集比较贴切。

从榫接精扣的鸟笼、细密巧烧的瓷食器到手艺巧妙的斗蟋蟀、养蟋蟀器皿,可以看看摸摸,一个下午就过去。

结束参观后,到旁边“东泰祥”吃皮脆的像Pizza的生煎包,喝塞了满碗的馄饨汤。

有时候也会绕到上海美术馆的小花园,总觉得这才是一种完整行程。

如果,往上海博物馆的时候,就会刻意在“德大西菜社”吃正餐。

早一点,如果是午餐,就吃柠檬白脱蛋煎鱼,逛太晚,就点配了马铃薯泥的德大沙拉配煎猪排,这三款,跟台北的“台式”西餐厅的做法几乎一样。

小时候到这些地方吃饭,明明是洋式西餐,却叫“海派”,这时候知道了,原来如此。

上海博物馆,最让他一直走不开的,是钱币。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能一看再看。别说以前没有这种收集僻,小时候甚至觉得全班占了半数以上集邮的同学们很不寻常,甚至怪异。

因为什么都不想保留的这种习惯,使得他什么都没带(或说,什么都没有),就过来,然后留下来了。

不过,每周往返博物馆的习惯养成后,倒让他有了本业外的收入,是件好事,要不然工作都没了,怎么应付开销呢?

 

他会到城隍庙去逛古董,每周末假日,很早就起来,从最外围的临时小摊逛到固定的四层楼面。

从被日本同事委托找旧东西到自己判断收货物件和项目,也不过几个月时间,已经有很多固定来跟他拿物件的客户了,他不只在城隍庙找,也请离住处很近的东台路手艺摊位找。

 

找什么呢?

 

一开始,有个被资遣的大阪同事,说要找上海旧式的玻璃糖果罐,雾面有盖浅钵型的。

他在城隍庙的摊商找到了几组,同事在大阪的古杂货店,很快卖出去后,开始有其他做这个行业的日本朋友也加入跟他订货的行列。

主要是他找到的都好看、品相完整,一下子传开来。

这种事,就这样蔓延起来了,在毫不察觉的情况下。

 

不过,他从没把最初的收集卖掉,一瓶三十年代“邵万生南货店”的酱料瓶,当时他觉得墨绿手工瓶上浮雕着『上海邵万生号、回瓶四分』很有环保记号,才买下来做纪念,后来这个专卖玻璃的摊商,跟他讲可以以不可思议的价格卖给现在的店铺,他们需要陈列的历史物件。

 

时效过后,他还是离开,再回到台北。

不过贩售旧玻璃的工作还是继续,但有了店铺,名片上印着『缓缓-古道具』。

在已经不见的东台路街口那个供应古玻璃器皿给他的阿姨,口头禅就是上海话:“缓缓。”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陳輝龍

现专职小说创作,著作多已绝版。 祖籍北京,基隆生。曾任职多家媒体,并创办许多新媒体。 新小说作品《目的地:南方旅馆》(2012联合文学);《不论下雨或晴天:陈老板唱片行》(2015联合文学)。 最新小说集《固执的小吃们,以及岛屿偏食》(2017四块玉)。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王婧��ר��

    王婧

    SocialBeta联合创始人。
  • ���м�西门媚��ר��

    西门媚

    小说家,著名专栏作家;曾在广州、北京、成都三地媒体工作十年,先后在中国上百家媒体开设专栏;代表作品长篇小说“新闻三部曲”之《实习记者》、《看不见的河流》,随笔集《纸锋》、《说我爱你》、《结庐记》等。
  • ���м�肖长春��ר��

    肖长春

    自1983年利用寒暑假只身徒步近30年:走长城、走黄河、走独龙江、走怒江峡谷、走澜沧江峡谷、穿越雅鲁藏布大拐弯走墨脱(两次),间或漂流黄河,间或骑行黑龙江中俄边界、间或随马帮穿越玉曲大峡谷;也有冒死穿越川藏公路塌方区的经历,走帕隆藏布、走梅里雪山转经之路、走秦直道;目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 ���м�王翎芳��ר��

    王翎芳

    旅游观察家及作家,贵妇美食达人,爱丽丝魔境创始人,多家知名杂志报纸及网路专栏作家,著有《台湾自助游》《第一次玩台湾就上手》等。
  • ���м�老狼��ר��

    老狼

    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大鱼自助游副总裁。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