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马大象的专栏 > 与世界做生意

与世界做生意

By 马大象 2017-10-30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4787人阅读


我和蜗牛站在忙碌的曼谷街头,想从那些略显破旧颜色鲜艳没有窗户的公交车中找到合适的,考山路附近的交通无时无刻不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清脆的摩托车声,横冲直撞的突突车,还有无数毫无耐心不断鸣笛的出租车和私家车司机,宿醉方醒的人们在街上跳舞,纹身的小伙子饶有兴趣的盯着姑娘们的胸部和屁股,711里站满了来买电话卡的背包客,他们一般都刚下了飞机打车直奔考山路而来。泰国人口的98%是佛教信徒,但在这里,心平气和毫无体现,小商贩挤满了街道,人们高谈阔论,放声说话,四川口音云南口音络绎不绝。

 

我看到了两个穿着白衬衣和靛蓝色裙子的姑娘,穿的应该是校服,黑色的平底鞋,笑靥如花地在路边聊天。虽然我并不知道我和蜗牛想去哪里,但是我决定去问问路。姑娘的声音真好听,我心想。打完招呼还没来及问问名字电话,一辆没有窗户的大巴车停在我身边,两个美丽的姑娘鱼贯进入车厢,然后捂着嘴看着我笑。我看着她们离去,跳上另外一辆紧接着到来的公交车,公交车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收费,我也就没有注意钱包,下车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钱包和所有的银行卡都没了。瞬间觉得懊恼,这是我在曼谷的第三天,除了护照和行李,我一无所有。


 

回到考山路的客栈,摸摸兜,付完今晚的房租还有二十泰铢,蜗牛看着我说:好,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我说在把二十泰铢弄丢之前赶紧先去把肚子填上,两人下楼在路边买了一份Pathai三下五除二吃了。

 

傍晚的考山路每天凌乱不堪,拥挤的小摊子,汇聚着各色各样职业的人,扎辫子,免洗一次性纹身,尼泊尔大裆裤,炫酷而便宜的首饰,穿着刚好能盖住屁股的短裙的“姑娘”笑容职业声音嘶哑,浑身脏兮兮的嬉皮漏出大块的纹身打着酒嗝摇摇晃晃的搂着皮肤黝黑的姑娘从身边走过,我摇摇头,不行,如果这样下去明天我就该和这些臭气熏天的鬼佬们一样了。


 

蜗牛说:“不行这样吧,咱们晚上也来摆摊,赚点是点。”我摸着兜里最后的几个钢镚,不然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接电话的是我妈,她不知道是我打的电话,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很开心的准备就和我唠家常了,囊中羞涩的我直截了当,如实的告诉我钱包被偷了。

 

我妈:“啊,那儿子你能回来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冒出来一句:“啊哈哈没事的,当然能回国啊。”

 

我妈说:“儿子厉害,我就知道,跨国电话挺贵的,先挂了吧。”

 

我看了看手里嘟嘟响的手机,回头对蜗牛说:“走,妈的,去摆摊。”



蜗牛是我在曼谷大街上认识的,身形小巧,笑容纯真,满脑袋花花绿绿的小辫子。我背着一个小书包下了飞机,头顶着一头花花绿绿的草绳和一顶黑色的礼帽在街上漫无目的晃悠的时候偶然听到一口川普之后认识的,她告诉我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巴黎,可是钱不够,巴黎要一直往西走。所以她准备一路摆摊摆过去,在三亚摆摊挣到三千块钱之后她就来了曼谷。

 

旅馆里有一个叫俊的湖南男孩,出国的时候背了四十罐老干妈,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吃不习惯外面的食物,所以出门前基本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一堆老干妈,到曼谷的时候还剩十几二十罐,听到我钱包被偷了就让我拿去卖。

 

考山路的夜晚声色犬马,来来往往的人摩肩接踵,原本就不宽阔的马路被小摊贩占得只剩下不到两米宽,从东到西走了两遍都没找到合适的位置,后来在一群当地人的注视下在小吃摊的附近支了一个地摊。

 

蜗牛把一大块红布铺在地上,四个角用绳子捆起来,她告诉我这是在国内被城管逼出来的,城管来了,她用绳子一拽四个角,背上这个兜就跑了,不过现在在曼谷,应该没事了。话音刚落,四周的小贩迅速闻风而逃,我站起身一看,街道的另外一头一辆警车挂着警灯慢慢过来了,因为街上人太多,警察移动的速度并不快,所以给了四周的小摊小贩充足的时间收拾东西逃跑,我看着蜗牛熟练把首饰收拾好,四个角一撸,背到背上就跑到小巷子里了,我跟进去,我们看着彼此哈哈大笑,没想到出了国门还是忙着躲城管。

 

巷子很窄,有七八个学音乐美术的学生在抱着吉他唱歌,泰语亲切温柔让人分不清歌手的性别。既然卖不了东西索性就坐下来唱唱歌吧,抱着吉他唱了一首南方姑娘,看着警察从街的这头慢慢挪到那头然后消失在人群中,街上迅速又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摊贩占满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那晚上我那一堆好看的烛台一个都没有卖出去,不过原本都是从恰图恰市场买的,坐两站车再在考山路卖出去的确有点侮辱泰国人的智商了,不过差不多五十块钱一瓶的老干妈,一会会就卖完了。畅销程度让人意外,有一个法国女人一下子买了两瓶,问我是不是中国辣椒,然后连连称赞告诉我她非常喜欢中国辣椒,说没有想到在这里能看到中国辣椒。

 

蜗牛摊子面前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子,用英文写着从中国到巴黎,过路人无不侧目。


 

短暂的曼谷之后我们就分开了,分开之前她从兜里摸了一把钱给我,说万一有要用的地方还可以扛一下。我去了普吉清迈之后就回国了,她继续背着她的红布兜从加尔各答一路走到约旦又去了非洲。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我要出国的时候了,是2015年的秋天。那时候的她仍然还没有到巴黎,但是已经在中央电视台上讲她和全世界做生意的故事了。她转租了我住的院子,决定在里面种花,那时候的的她已经在斯里兰卡做宝石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并已经在成都买了房子。

 

我曾经在埃及、赞比亚和纳米比亚三个国家多次见过两个成都女孩子,小莜和小路子。她们长期在一起旅行,小莜不怎么喜欢在外面看风景,但喜欢做饭也喜欢玩手机,小路子追赶着夕阳去看日落,或者是带着相机拍星空的时候,小莜总是在玩手机。她告诉我她不喜欢看,她很多时候都在仔细计算自己的商品,很多看似简单基本卖不了多少的东西在她那里从来不愁卖。

 

“其实这样挺好,在国内上班也是挣钱,还没我现在挣得多,我现在也很开心呀。”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对我说。

 

“你知道南非有什么东西好卖嘛?”

“摩洛哥阿甘油很好呢。”

“我在加勒住了一周,差不多挣了两万。”

“哈瓦那拖鞋我卖了1000双。”

“你那还有虎皮膏药嘛?分我几盒。”

 

你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你不一定是在义乌,有可能是在金字塔面前或者是马丘比丘,也有可能头顶就是难得一见的银河伴随着猎户座的流星雨。

 

从苏丹用DHL寄一份文件去中国需要250人民币,10天左右,莫睿思问我:“你有没有办法找个中国人把我的大学申请书这一两天内给我弄到中国去?”

 

“你什么时候回国,能帮我带点东西回去吗?一份文件,有偿,加个微信嘛。”

 

一个微信红包出现在屏幕上。100块。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叶子飘天下)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马大象

曾从事建筑设计,目前长期旅行,写身边发生的故事。 微信公众号:badasstrip 微信:uglyelephant 微博:神经病马大象 TA的窝放倒马大象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巴道��ר��

    巴道

    80后,电影工作者,现游学美国;21岁独自前往西藏,从此开始一个人的旅程,26岁开始新西兰打工度假之旅,不像纯粹的生活,也绝不是简单的旅行,比生活多了份刺激,比旅行多了份现实。
  • ���м�洛艺嘉��ר��

    洛艺嘉

    出版《同居的男人要离开》等3部小说后,突然放弃优裕舒闲的生活,开始一个人的世界游。
  • ���м�奇拉��ר��

    奇拉

    被汉化的蒙古人,漫游癖重症,世界音乐爱好者,无酒不欢的异域风搭配小能手,不吃蔬菜,但在寻找当地美食这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同伴比风景重要,内心想法高于一切,走出去了便再也回不来,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美好。
  • ���м�吴非��ר��

    吴非

    畅销书《打工旅行》作者,也写旅行之外的故事,推理,悬疑,青春,生活方式。
  • ���м�佟琦��ר��

    佟琦

    生于北京,自由撰稿人,现供职于北京某高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