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春树的专栏 > 感到低落时,就去天津走一走

感到低落时,就去天津走一走

By 春树 2017-11-08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046人阅读

2015年我出国前,正是北京雾霾最严重的时候,尤其是冬天,昏黄的雾霾极度响影心情,又没有更多时间和金钱去南方,这时候,我最爱和我的伴侣一起,去天津吃吃日料,按按摩,换一种心情,度个简单的假期。

 

天津距北京仅仅一百多公里,开通了高铁后,只需要几十分钟,出行非常方便。除了有许多天津的诗人朋友以外,天津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好吃、实惠、市民化、建筑漂亮、行人的穿着更耐看。缺点则是没有北京那么讲规则,有些小事让人哭笑不得。最后一次去天津是2014年的冬天,那次我们选择了“英迪格”酒店。有别于其他五星级酒店,“英迪格”位于民国时期的德租界,由几幢别墅组成,既有天津特色,又有德国特色。当时我去住的时候,地下还没有完全装修好。装修好的时候,地下四通八达,从自己住的别墅坐电梯下楼,直通其他别墅楼及健身房、游泳馆。我们选择它,也是因为私密性好、静谧、夜晚的光线又非常美,比起其他五星级连锁酒店,它真的可谓是“小而美”。


 

这次回国,我们本想去一趟东北,进行一次致敬萧红的旅行,然而没有赶上飞机。既不甘心就此回京,又害怕凛冬的严寒,我们大眼瞪小眼,最后决定去天津。暌违三年,英迪格依然没让我们失望。最棒的是,暖气十足,在北方还没来暖气的时候,这点简直太重要了。地毯依然是蓝色的金鱼,看着就浪漫;木地板质地良好,光脚踩在上面足够温暖;舒舒服服坐在地上,晒着窗外直射进来的冬日暖阳,一颗一颗剥从路边买来的“二斗”牌栗子,喝一杯从机场买来的“南非路易博士茶”,简直是给个县长都不愿意换啊。


 

这次我们还体验了它的游泳池。二十米的游泳池只有两条泳道,虽然小,但水质很干净。最棒的是,它位于地下,天花板是菱形,采光良好,可以看到一小片天空,非常时尚前卫。人也很少,只有我一个人。第二天白天去的时候,多了几个学游泳的小朋友。年轻的家长们坐在游泳池旁边的椅子上,边玩手机边等着孩子。游完泳,我还去旁边的健身房体验了一下。这里的器械比较少,但足够用了,因为真的没有人。和我在德国柏林健身房使用的机器一样,还有健身球。



即使是硬件如此好的酒店,也有些不足之处。比如整个酒店是禁烟的,我却看到一位男客人在楼道里边走边抽烟,工作人员也并未提醒他;洗澡的时候,我发现淋浴间的百叶窗因为不隔水而开始掉漆、浴室花洒的水量也时大时小,需要更换了。这都是些小细节,但正是小细节才能看出来一家酒店真正的品质。我并没有因此就不喜欢它,我只是希望它能做得更完善。这里就像我的秘密基地一样,总需要有人来呵护,让它能持续完美下去。

 

傍晚,我约了一个诗人朋友一起逛街。满街都是黄叶,墙上的藤蔓红灿灿,秋季似乎还不愿意离开,而金色的阳光无论照在哪里,都让人升起感恩之心。只是路边停满了自行车,大部分都是共享自行车,它们占据了行人的走道,让人走起路来非常不便,总需要左躲右闪。路面也比北京要差一点,常有些凹凸不平的砖面,一不小心就会崴到。

 

我爱吃甜点,在北京总是难以满足,不是没有,是不够家常,不够唾手可得。在伊势丹的地下,我发现了一家日本甜品柜台,名为Strasbourg(斯特拉斯堡),也是一座法国城市的名字。那些摆在玻璃橱窗里的甜点和蛋糕看起来就很诱人,旁边还专门写出蛋糕用的是“动物奶油”。店员热情地邀请我们品尝,我尝了一小块“芝士巴菲”,口感软濡,奶香十足,也并不算很甜。我决定买一盒带回北京,同时又打包了一小块奶油蛋糕,准备第二天当下午茶吃。

 

饭后,我们又去周边随意逛了逛,决定去看一场电影。似乎和朋友一起看一场电影,才是我理解中的完美周末。看什么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在电影院里一起度过一段心无旁骛的时间。

 

懒洋洋地爬起来,我又去了一趟游泳馆。阳光明媚,游起泳来格外舒服。服务员阿姨帮我拍了不少照片,还给我拍了几个小视频。英迪格的早餐令我赞叹,丰富极了,酱黄瓜、咸鸭蛋、云吞、煎饼,这种有天津特色的食材与奶酪、面包、萨拉米等西式出现在一起,不仅没有任何冲突,反而混搭成了完美的一餐。坐在餐厅一边享受着阳光,一边吃着美食,真是不亦乐乎。因为我们去得比较晚,酒店还给我们免了单。

 

离开天津前的下午,我还去按了个摩。以前我常去“泰美好”做精油按摩,这种享受自从搬到了欧洲后就戛然而止。这次我又团购了一次全身按摩。而它曾经在日航的店也搬到了威斯汀,风格、味道、手法仍然那么熟悉,这是飞速变化的时代中的不变吧。

 

走在五大道上,与友人约在以前常去的一家日料“松川”,这里是我喜欢的风格,小却安静,服务员永远都是彬彬有礼,每次吃完都很舒服,不会有过量之感。约上一个几年没有见面的好友,他刚从瑞士跑完马拉松,从机场回到家放完行李直接来到餐厅,我们边喝酒边畅谈,这种人情味儿是天津独有的。

 

最后我们简直是恋恋不舍离开的天津,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来天津,可能因为它的市民化;也可能是因为天生喜欢“生活在别处”,没有恼人的家长里短,没有烦人的工作和义务,不需要刻意的社交,只要“躲进小楼成一统”,就可以与天津的市民化精神无缝连接。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柏林夏天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亦出版个人诗集《激情万丈》及《春树的诗》,写诗是她的最爱。目前她和家人及一只叫Caesar的猫一起生活在北京及柏林。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三少��ר��

    三少

    背包客圣经 LonelyPlanet (孤独星球)中国区社交媒体总监 / 顾问;旅行媒体“西皮青年”发起人;《出国自助游教室》作者;豆瓣“出国自助游教室”小组发起人。
  • ���м�张向东��ר��

    张向东

    张向东,1977年生于陕西,毕业于北京大学,NASDAQ上市公司久邦数码联合创始人,中国自行车及骑行文化推动者,著有《短暂飞行》、《我手机》、《创业者对话创业者》。
  • ���м�扫舍��ר��

    扫舍

    本名曾琼,作家,艺术策展人,文化活动主持人,青年艺术海选平台“新星星艺术节”创始人;曾任纪录片导演,法国著名化妆品YSL中国区经理,LACOME中国市场总监。
  • ���м�陈晓守��ר��

    陈晓守

    蚂蜂窝旅行家,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特约研究员;爱旅行,爱写作,爱生活。
  • ���м�岚卿��ר��

    岚卿

    自由职业者,独立摄影师。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