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福的专栏 > 狼毒花

狼毒花

福与花儿的滇藏线之旅(一)

By 2017-11-08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589人阅读

更年轻的时候,我在国内做过一次很长时间的搭车旅行,一直从西域边疆搭车到东南沿海,搭了许多陌生人的车,说了许多同样的话,更多的时候,则是在不停地沉默着走路。现在回想起来,那场旅途已变得如烟缥缈,仿佛并没有留下什么值得珍重的事物。

 

旅途结束后,我回到重庆,在机场附近一间房子里住下,开始没日没夜地写小说。冬天最冷的时候,整夜不散的雾霭笼罩在江北机场上空。穿透夜色积留在瞳孔中的航站楼灯光,宛如某种眼疾。

 

一年零九个月,埋头在房间里写作,期间几乎一言不发。既无可供交谈的对象,也无聊以慰藉的话语。写了许多良莠不齐的文字,感到很深的绝望。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不知道继续沿脚下的荒芜行走,是否真能到达什么地方,哪怕随便什么地方。我很少将旅途中的故事写进我的小说,因为未写之前我便已经知道了,那些故事是绝对不能带人去到任何地方的。

 

十月十五日出发,下午抵达丽江,住在僻静小巷的客栈中,窗户能看到万古楼。坐在窗前观看天空中的浓云时想起往事。看了很久的云,直到小巷两侧屋檐下的红灯笼一一亮起。


 

从大理出发,再次以搭车的方式重走滇藏线是最近的事,丽江是第一站,目的地是拉萨。从回忆中的过去到现在,又发生了许多事情,现在的我已经结婚了,有了一个名字叫“花儿”的妻子。我仍在写作,出过一本只卖了20册的小说。我的妻子花儿是个街头歌手,我与她在大理古城叶榆路和护国路路口相遇,最近她也在大理的酒吧唱歌。我已经在大理生活了两年,最近半年,是与花儿一起生活。两个人希望能在冬日的拉萨共度一些时光,于是有了这次旅行。

 

花儿是第一次走滇藏线,也是第一次搭车,搭上一辆陌生人的车时会有些兴奋。她是个笑容美好的女孩,站在国道边搭车总是不难。下车时,花儿会将自己的原创音乐专辑送给车主,以表感谢。

 

游客众多的丽江古城对我与花儿缺乏吸引力,这时间去,古城中心四方街附近布置得花团锦簇,游人攘攘,酒肆场所歌舞升平。我们往万古楼的方向行走了一段上坡,两旁的房屋修建得恰到好处地遮蔽了视野,如果不花上五十块钱喝杯咖啡的话,似乎很难找到一处空隙能免费俯瞰古城连绵的青瓦屋顶。我们坐在一扇紧闭的朱门前喝矿泉水休息,看游客高举自拍杆与墙头盛放的三角梅合影。

 

傍晚开始下细雨,我们返回客栈洗澡,做爱,睡了一觉。夜里十点醒来,饥肠辘辘,出门吃了鸡豆凉粉、水饺和陕西的臊子面。第二天一早,到忠义市场,乘三元钱的公交车,在国道边下,继续搭车。

 

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的街道与记忆中的不太一样,想必与2014年的那场大火有关。初来香格里拉的那次,记得见到过更多古朴的房屋,石砌的街道被车马旅足磨砺得光滑,却见不到几个人影,呈现一派宁静祥和。按照佛经中的香巴拉理想国而建的独克宗古城在那短暂的一瞥中应该是名副其实的。此时穿过从大火后的废墟中重建的街道,感到有些异样。很清冷,但谈不上宁静,有仍在施工的房屋,好些店铺似乎处于半营业状态。进古城的时候下起太阳雨,街道上方架着一道彩虹。


 

为了找寻住处几乎逛了大半个古城,我和花儿都是那种对窗户很挑剔的人,最后找到的住处窗户和阳台上都能看见大佛寺的金顶,价格也合适,花儿和我都很满意。放下行李,去餐馆吃了简单的晚餐,傍晚去龟山公园,互相搀扶着爬上小山顶,去看大佛寺中的金色佛像。“这尊佛的面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我对花儿说。花儿后来哭了。看佛像看哭了。


 

大佛寺旁边,有高21米,重60吨,镏金纯铜铸成的巨大转经筒,需要多人合力才能转动。有一会儿,大家都离开了,扶着转经筒的只有我与花儿两人,让人感到那真是无比“沉重”的信仰。“离开前还想去看大佛寺中的佛像。”花儿说。

 

独克宗古城南面,另有一座小山,山上有白墙寺庙,五色经幡。第二日睡了懒觉,醒来在阳光照得到的餐馆里吃青稞饼和藏面,喝牦牛酸奶。之后背着吉他去山上的寺庙。

 

烈日高悬,爬得很辛苦,一路上山能俯瞰香格里拉全城。到了经幡挂得最密集的地方,到处是放生的鸡禽,见了人也不怕,兀自信步向前,啄着脚边的石子。寺庙叫“百鸡寺”,不如许多寺庙庄严,寺内院落中有洗衣机,晾着居士的衣物,生活气息浓厚。


 

三日了,花儿始终没弹琴。我们准备在路上顺便录制她的第二张原创音乐专辑。至于什么时候弹,什么时候唱,都由她。我只管一路将琴背着,无论路途遥远或陡峭崎岖。

 

从百鸡寺回到住处,放下吉他,我们坐在阳台上晒太阳。大佛寺的金顶闪耀着光辉,巨大的转经筒缓缓转动。我为花儿削了一个从路上摘来的大桃,她吃桃时,我靠在她的身边睡着了。醒来时,看见她在读一本书,是庆山的《月童度河》。

 

“福君,那种花应该叫‘狼毒花’。”花儿见我一睁眼便急切地说。我问她哪种花。她说是我们来香格里拉的路上所见的花。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沙溪的寂静

下一篇: 神瀑与扎西

旅居大理的写作者福与街头歌手花儿,微信公众号:fuyuhuaer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王婧��ר��

    王婧

    SocialBeta联合创始人。
  • ���м�刘贝��ר��

    刘贝

    云南人在北京,向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 ���м�路佳瑄��ר��

    路佳瑄

    写作者,钢琴老师,现居北京;代表作:长篇小说《空事》、《世界很好,我们很糟》、《这一生,心中无事是最要紧的事》、《坛城》、《留味行》,随笔集《左眼微笑右眼泪》、《素日 女子 初花》,短篇小说集《暖生》,旅行随笔《在世界尽头相遇》。
  • ���м�张昕宇��ר��

    张昕宇

    优酷《侣行》栏目主人公,极地自由探险的倡导者,2008年开始踏上户外探险之路。
  • ���м�十三疯��ר��

    十三疯

    混迹于北京胡同的非专业摄影爱好者,爱疯、爱玩、爱旅游、爱得瑟的玩世不恭老男孩儿,一直在路上、崇尚自由不羁的疯子。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