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刘冉的专栏 > 归园田居

归园田居

大理札记(之四)

By 刘冉 2017-11-09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653人阅读

我梦见

自己被埋在

落叶之中

身体正在发芽

        ——阿巴斯



去年雨季在院子的角落里慢慢开出几块菜地来,种了菠菜、芝麻菜和白萝卜。又有三棵来路不明的西红柿自顾自地长了出来,我猜它们来自厨余垃圾堆肥里面的几颗种子,突然决定要到世间玩上一遭,活上一把。也相信,这样自己决定长出来的植物,总有一种更敦实的生命力。另有无心插柳的豆子:培育豆芽,两天没回家换水,刚发芽的黄豆连水一起变得臭臭的,可惜了,A说把它们扔在土里或许能活。网上说八月份种豆子太晚了,霜降会如何如何。没想太多,无论如何,豆类是固氮神植,即使最终吃不到豆子,也可以提高土地肥力。竟然长出十几棵黄豆来,婀娜地爬在木架上,开着紫色的豆荚花,在十月底又长出透亮可人的毛豆来。还有一棵地位高出一等的养在盆子里的迷迭香,每次做土豆放进去,味调就截然不同了。说起这棵迷迭香,是从寂照庵外面的林子里挖出来的。一大片迷迭香,身份暧昧,应是有人在照顾的,却不知是谁所属,最后不打招呼地挖了去。心中终是不清静的,走时竟把一直带在身边的Sivananda修行院的瑜珈垫忘在犯罪现场。在佛门重地,业报如此之快也不稀奇。

 

今夏回国,之前的菜地许久无人看护已经荒芜,被藤三七遮天蔽日地盖住。我有点失落,又想起来那首日本旧时民歌:“Whether autumnwill bring wind or pain, I cannot know, but today I will be working in thefields(秋日将会带来风或痛,我无从得知,但是今天,我会在田里干活)。”或许种地这件事,真的是要教我不对结果太多期待,而是关注当下在做的事。劳作的过程享受了,对收获不必太执着。


 

这次不知道又会停留多久,遂决定自己只撒一块小小的菜地,有一些时间帮助六桑在他已有的地里干活。六桑在大理做自然农耕已经有五年,他和妻子阿雅以及两个小朋友是我见过实践自给自足最多的小家庭,不仅时间半农半Xi,连两个孩子都是自己在家接生。去年的时候六桑有两块一亩的地,一块在村子的下面,主要种水稻,一块靠近山,排水好些,主要种蔬菜。另外还养了鸡,做味噌,酱油,压榨麻子油和做麻子油为基础的护肤品。刚刚认识六桑的时候,妻子阿雅正带着两个孩子在日本探亲,六桑感到一个人种这么大两块地又要照顾家里实在有点力不从心。今年回来,他已经放弃了村子下面接近国道的那片水稻田。几年不打药地种下来,自然的地力已经恢复,再交到本地农民手里做传统农业,有点可惜。可是六桑说,“太忙,累了就不开心了。慢慢来嘛” 。六桑做出这样的选择,情理之中。“慢慢来嘛”是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每次,都让我顿一下,检视一下自己,又在急急地追赶什么,又对自己和宇宙,有着什么不现实的期待。

 

今年回大理多住Om山洞,就在六桑家隔壁,于是开始和他一起在地里干活。再过两个月,家里又要再添一丁,地里有人帮忙,六桑可以多陪陪家人。于我而言,之前的许多农场经验,都是传统的有机农业,朴门和自然农耕的理论于我很有吸引力,还需多多积累实践中的体悟。保持和土地的接触,对身心,都是滋养。这样,大家搭伴种菜的日子就开始了。

 

有天读陶渊明的诗,忽然觉得六桑就是现代版的他。“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是在描绘那块仿佛无人照料的菜地。自然农法ii强调师法自然,减少人工干预。福冈正信在自然农耕的经典《一根稻草的革命》里说“农业是为侍奉神,接近神而存在的,它的本质也就在此。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神便是自然,而自然就是神。我确信,真正的真、善、美、欢乐只有在自然当中才会被发现。因此,我一直在追求着‘什么也不做(无为自然)’的农业方式,不耕作、不施肥、不用化学物质的自然的农业方式。”自然农法不耕地不中耕除草,不打扰土壤本身的层次,相信植物自己的力量。对于野草,最多只是沿着地面割了草,再覆盖在作物旁,这样防止土壤被阳光直射,保持地表的湿度和温度,并且抑制更多的野草生长,在此过程里野草腐化变成有机质又回到土壤。“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讲的就是本地堆肥覆盖。自然农法让植物在野草的陪伴下自己扎根进未被人工松动的土中,就像放养的孩子一样,用六桑的话说,“这样长出来的菜能量更大”。

 

豆角每两个星期播下去一次,这样一直到11月份都有的吃,长得很大的那些干脆让它们在枝头留着,到作物生命的尽头,再来收种子明年种。第一次看见小葱从种子发出来,纤瘦的身子躲在杂草中极难辨认,这时是需要拔草的,自然农法也要权衡,没有永远的标准。种了一种叶子像罗勒又像空心菜的叶菜,问六,原来它的中文名叫埃及帝王菜,多霸气!吃起来粘粘的,有点像贵妇版的木耳菜,据说营养丰富到没朋友。西红柿有黑色的、红色的和黄色的,陪着罗勒一起长,会增进彼此的味道。六年前在英国的农场上做义工,也花了许多时间和西红柿一起工作,以为对这个植物很了解了,这次却又发现了它们的许多不同特质。“知道让你不知道”,已有的懂得、认识,让我们对新的观察和体验闭目塞听,也是这样了。原来长叶子的枝条和长果子的枝条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掐下来的第三枝是不会结果的(除非它们长得特别大,再多发几枝出来)。每一品种芊瘦或肥胖也都不一样,最下面的叶子腐烂,是再正常不过的新陈代谢。六对自己的种子很有信心,几年下来,种子已经慢慢适应大理的气候,发芽率很高,长出来也健康。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再来种 (heirloom seed,意为祖先传下来的宝物,即传家宝的意思)。播种的时候仍是多撒一些,我记得听说以前农夫种豆,一定是一次三粒;一粒给空中的小鸟,一粒给地上的虫儿,一粒给自己。

 

在田里话不多,讲一讲放手和帮忙之间的中间道路,不同农法哲学和因地制宜的智慧,大的农药化肥公司和农业保险公司的恐惧战术,什么作物喜欢什么样的气候,过几天城里的party,瓦空(家里的大儿子)今早又在门口拉了屎……多数时间里,大家安静地各自干活。“在大理做自然农耕的日本人”,已经有些名声在外,可六桑保持着长期和土地在一起的人身上稳稳的气。

 

慢慢在践行半农半X的生活,根据天气情况决定这天是耕作还是按摩、写作,大概是晴耕雨创。像盐见直纪所说,耕是第一产业,创是第五产业,晴耕雨创的生活方式,对于现今社会二三产业异常突出的失衡状态,也算是一种矫正。六桑在大理多年,并未急着去矫正什么。周围的农民,仍然是打许多的农药和化肥,六桑说说了没用的,还是自己慢慢做,这样给他们看会更好,做比说重要。慢慢来,才是遵循自然的规律。干活间隙喝口水,抬头看看苍山的丝缕和万变的云朵,我们的办公室实在好美。若能有什么矫正很好,没有也好,自己满足最好。


 

注释:

i

半农半X:一方面亲手栽种稻米、蔬菜等农作物,以获取安全的粮食(农);另一方面从事能够发挥天赋特长的工作,换得固定的收入,并且建立个人和社会的连结(X)。目的是追求一种不再被金钱或时间逼迫,而回归人类本质的平衡生活。

ii

自然农法:依循大自然法则的农业生产方式,以维护土壤生机的土壤培育为基础,绝不使用任何化学肥料、农药和各种生长调节剂以及任何有残害土壤的添加物。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刘冉

农民,按摩师,学术派。寄身苍洱间,比行于天地,受气于阴阳。
TA的微信公众号:冉嘫
TA的窝大耳朵猴儿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郑洋��ר��

    郑洋

    华盖(Getty Images)签约摄影师,蚂蜂窝旅游攻略专栏作家,公益驴友团队80公升成员;具有丰富的生态摄影经验,摄影作品发表在《影像视觉》《摄影旅游》等媒体;“蜂鸟网”摄影大讲堂主讲人,为各种机构多次进行生态摄影、环保、科普相关讲座,接受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专访。
  • ���м�徐枫婷��ר��

    徐枫婷

    英国葡萄酒媒体10 O’clock Wine 创始人,独立撰稿人,80后,出生于上海,打滚于伦敦金融界,出版旅行笔记《世界是场浸没戏剧》。
  • ���м�王增杰��ר��

    王增杰

    《北京漫步》杂志总经理,畅销小说《娃娃亲保卫战》作者,青年作家。
  • ���м�阎鑫荻��ר��

    阎鑫荻

    媒体从业者;曾想周游世界,自以为是的眼界和阅历并未让胸怀有多博大,我执般的好奇心只是让人更加无法安住;无意义,还要走,生命的本质就是如此不堪。
  • ���м�张宝��ר��

    张宝

    爱旅游爱动漫,少女的身体萝莉的心,和普通女孩子一样会有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想成为公主,想成为女王,想要一个骑在白马上的王子,也想要驾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