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丁海笑的专栏 > 京都无淡季

京都无淡季

By 丁海笑 2017-11-13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730人阅读

京都是个适合睡好觉的城市。日本岛湿气太重,手足容易变得绵软无力,不想动弹,“望望海面、看看绿叶”即可度过一天,人自然就会变得散漫与慵懒。所以下雨在京都并不见得是一件什么坏事,天色一暗,便会暗上一整天。可以整日待在屋里,享受静谧的京都。

 

来京都一半是因为公差,为京都民间匠人制作的陶器、木艺、织物拍一些照片,日本公司的代表安排了颇为丰盛的日式料理晚宴,随后住进元庆寺旁的日式传统旅馆。

 

我亦在富士山下住过传统的日式温泉旅馆,远离人烟,离最近的便利店要走上一个小时。想一洗被暴风雨肆虐后的风寒,但所谓的温泉也只可容纳一人屈身,根本没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之雅致。清晨,被屏风之后的三弦琴声唤醒,披衣登上天台,只见阴晦天气下的河口湖腾起一团雾气,顿时神清气爽,已让我原谅了住处的简陋。

 

我有一个爱环游世界的表哥,周末的时候他愿意飞一整天登上美国的土地,在酒店住一晚,翌日再匆匆飞回来。可见睡觉业已成为旅行的一种方式。如今的人,旅途中最纠结之事莫过于:在旅馆待太久心疼机票,在外面逛荡过多又心疼旅馆的价格。

 

京都的东山一带多为传统的古建筑旅馆群。我住的旅馆是京都传统样式,装潢透露着原来主人的品味。推开纸门即见一个富有禅意的庭院,瞬间感觉玄关、庭院、甬道、榻榻米,甚至整座元庆寺都是属于你的。


(大德寺日式枯山水)

(元庆寺民宿)

 

友人住二层的西洋式房间,味道不如一楼传统样式,还有一幅诡异的油画和一面朝门的镜子。也许是看了太多日本恐怖电影的缘故,她们有些害怕,又要搬油画、又要移镜子,我开玩笑说:“有些老物件移不得”,她们于是又逐个放回去。

 

我一人独享田舍,想像旅馆主人是怎样的职业与生活——夜晚安静得只有木门开阖的动静,推门才感觉得到微弱的夜声,柿子树上的禅与稻田间的蚊虫齐鸣,小龙虾霸道的横在道上。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曾说过:露水、月光、虫鸣,便是日本人所向往的爱情。

 

第二天也是阴天,拍摄工作中我是本色出演,而其他人要穿上和服,扮演当地人。工作一整天后,日本公司的代表中造有沙想请我在元庆寺门前为她拍几张穿和服的照片,大概在日本穿和服也已不再是一件平常的事,所以她要特别纪念一下。我提议在小镇的街上也拍几张,中造说:“这有什么可拍的啊?只是普通的街景啊。”我们千里迢迢来探访的,是她日常熟识的景色。


(中造有沙)

 

向晚不晚,天飘起了细雨,我们打着伞穿过湿漉漉的街道,木屐声清朗,街上行人不多,镜头里充满青灰色。一场短促的雨后,稻田上蒙了一层轻纱,小镇迅速地暗了下来。与中造互换了名片。她回大阪,而我留在京都。

 

京都是属于夜晚的。白天被复杂的交通、喘不过气的旅行安排占满,独将夜晚留给了京都。京都之夜像浓缩版的浮世绘,越晚越喧扰。黑夜将白日的胜景都推塌,京都才渐渐地浮现出来。


(京都小巷)

 

从充斥着酒馆、咖啡店、烧烤店的四条胡同走入大道,街头魔术师、民谣歌手、街舞艺人、爵士乐演奏家、歌舞伎、醉汉都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连白天寺院里安分念经的和尚也突然出现在祗园艺伎区的游艺厅里,祗园本是声色犬马、游戏人间的地方,想必他不过是将和尚作为自己的职业罢了。相互搀扶的男男女女步入后巷,也许正应了谷川俊太郎的那句诗:“拐过胡同的两个人,他们今晚会在一起过夜吧。”


(祗园)

 

即便再不屑京坂地区的江户人,也会对京都存有几分尊重,但游客就无所谓了。一个西方游客指着一座仿古建筑说“虚假的尝试”,我觉得他算是了解建筑、历史与旅游文化的精髓了。一个上海的记者朋友甚至将京都形容成塑料花,我觉得这是对于一切度假观光胜地有些粗鲁的概括吧。鸭川两岸,灯红酒绿,让我不禁感到困惑:这里不会就是中国的丽江吧?

 

我幻想这里的故事,那个因妒生恨的纵火青年,那些步入柳巷的男女,那些喝醉酒在街上大声放歌的人,比起他们,我于京都不过是过客。旅行,从不以数量取胜,匆匆瞥过,景色还是给别人看的,只有一日一景,或一月一地的散步,会老友、学习新的手艺,才能怡情,与此地发生联系。

 

京都仿佛没有边界,有太多可以留下,有太多值得记录,从大德寺到金阁寺,从京都站踱步到二条,根本无从下手。最后只好放任自流,将诸多景致留给下次。下决心要在冬日的“淡季”再游趟京都,可一位日本朋友给了句忠告,“京都没有淡季啦”。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朝花夕奈良

丁海笑

丁海笑,作家,旅行者。创作涉及游记、小说、诗歌、摄影等。著有《环亚旅行》、《搭车十年》等。微博关注@丁海笑,微信公众号:我本善走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李贤文��ר��

    李贤文

    资深教育旅行家、国际游学专家、旅行作家,摄影及平面设计狂热分子;隆德大学科学硕士、四川大学思想史硕士、早稻田大学硕士交换生;曾于成都求学,亦曾负笈瑞典与日本,而后北京工作5年,目前落脚杭州;春夏秋冬,快意淋漓;主业是与超过1000位中国学子周游世界,副业却为第二本书头痛欲裂中,著有《旅行不是一味药》(北大出版社,2012年)。
  • ���м�梁子��ר��

    梁子

    北京人,16岁当兵,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9次独自前往非洲,是中国首位深入非洲部落进行人文调查的女摄影师,先后在伊朗、印度、巴基斯坦、老挝、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拍摄纪录片和照片,2009年11月,成为第一位进入驻阿富汗北约军营的中国女摄影师。
  • ���м�洛艺嘉��ר��

    洛艺嘉

    出版《同居的男人要离开》等3部小说后,突然放弃优裕舒闲的生活,开始一个人的世界游。
  • ���м�雷梓��ר��

    雷梓

    白族,资深媒体人,行踪遍及中国,惟余台湾;有些地方于我,已超越旅行概念,而成为灵魂居所;曾在东南亚诸国浪迹半年,十四次去到青海湖,并以十日徒步环湖;与爱人相伴,逆沅水、酉水漫游湘西全境。
  • ���м�赵佳月��ר��

    赵佳月

    苏州小日子生活馆主人,在广州南方报社任职十年记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