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刘子超的专栏 > 浩罕:大宛国之后

浩罕:大宛国之后

By 刘子超 2017-11-14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496人阅读

《史记》中大宛国的旧地,就距今天的浩罕(Kokand)不远,然而浩罕早已看不到任何当年的遗迹。这座古老的城市看上去很年轻,带着些许苏联式的荒凉。

 

我在新城最好的一家旅馆住下。房间里铺着老旧的地毯,摆着品味恶劣的家具,到处充满一种昏暗的气氛,让人联想到浩罕同样昏暗的历史。早餐是斯巴达式的自助:冷得像前妻一样的煮鸡蛋,同样冷的馕,结冰的西瓜片。我喝了一杯温茶就走出旅馆,开始探索这座城市。

 

18世纪时,浩罕是与布哈拉、希瓦并立的三个汗国之一。鼎盛时期的疆域从费尔干纳山谷一直到塔什干以北的哈萨克草原。19世纪则见证了俄国对中亚的蚕食。浩罕不断丧失领土,最终在1876年被俄国吞并。

 

在浩罕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末代君王古德亚尔仍然不忘修建自己的宫殿。吊诡的是,如果不是这位荒唐的可汗,今日的浩罕可能会丧失仅有的一点吸引力,彻底沦为一座枯燥乏味的城市。



可汗宫离我住的旅馆不远,完工于1873年。它曾经拥有6座庭院,113个房间,其中一半的房间是古德亚尔的后宫。可汗是虔诚的伊斯兰信徒,但有43个妃子。为了应付伊斯兰教只能娶四个老婆的规定,他的身边总是带着一位伊玛目,以便随时为他举行结婚和离婚的仪式。宫殿建成后仅3年,俄国人就来了。考夫曼将军的炮火,令大部分建筑化为瓦砾,只有19个房间保存了下来。

 

我徜徉在可汗的庭院里,但却感受不到太多震撼。相比这些残留下来又得到精心修复的建筑,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些散落在历史角落中的逸闻。关于浩罕汗国的残暴描述,时常出现在19世纪的中亚旅行笔记里。

 

1873年,美国外交官尤金·舒勒(EugeneSchulyer)来到浩罕。他目睹了一场典型的浩罕式狂欢:一位死刑犯正在游街示众,身后跟着刽子手。作为狂欢的前奏,沿途群众纷纷向罪犯投掷石块。直到刽子手认为气氛已足够热烈,他才突然从背后掏出利刃,将罪犯割喉。犯人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任由日光暴晒数小时,鲜血浸透沙地。

 

如今,可汗宫的房间已经改为博物馆,介绍浩罕国的历史。我走了一圈,发现并没有提到那位著名的浩罕人物。对中国人来说,浩罕最为人知的不是那些荒淫残暴的可汗,而是一个幼年时面容姣好的娈童,后来被新疆人称为“中亚屠夫”。

 

阿古柏生于浩罕国,年幼时父母双亡,被流浪艺人收留,习得一身舞艺。10岁时,他成为一名男扮女装的舞童“巴特恰”,被浩罕的军官看中,后来又几次转手。或许是因为童年时代的阴影,成年后的阿古柏变得精明而残暴。他利用镇压哈萨克人起义的机会立下战功,后来逐渐成为握有兵权的人物。

 

1864年,新疆发生内乱。已是浩罕国将军的阿古柏趁乱进入喀什。为了树立威信,他打着和卓曾孙布素鲁克的名义,建立傀儡政权,随后又召集浩罕旧部,扩充实力,不断攻城掠地。短短几年的时间里,阿古柏几乎吞并了除伊犁之外的整个新疆。他自立“洪福汗国”,以重税政策和严苛的伊斯兰教法统治新疆。

 

1875年,左宗棠率领清军入疆,开始收复失地之战。阿古柏的统治早已引起当地维吾尔人的厌恶。就在清军南下之季,阿古柏突然死于新疆焉耆县。不久,“洪福汗国”崩溃。阿古柏的儿子将其葬在喀什。

 

关于阿古柏的死因众说纷纭,并无定论。《清史稿》认为,阿古柏兵败自杀。新疆历史学家穆萨·赛拉米在《伊米德史》中写道,阿古柏是被莎车贵族以毒酒毒死的。韩国中亚史学者金浩东在《中国的圣战》一书中则说,阿古柏死于中风。

 

离开可汗宫,我漫无目的地走在穆斯林居住的小巷里。当地人的黄泥院落,全都有着高高的围墙和紧闭的雕花铁门,像守卫森严的堡垒。我路过一座经学院,穿过一片穆斯林墓园。墓碑上刻着死者的生卒年月,还有象征伊斯兰的星月图案。旁边是一座有点破败的清真寺,一轮真正的淡月已经挂在半空。

 

1917年,布尔什维克再次攻陷浩罕,推翻了短暂的自治政府。三天的镇压导致14000人死亡。这只是发生在浩罕的又一次“狂欢”而已。如今,走在穆斯林的小巷,看着这些紧闭的宅院,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在费尔干纳山谷,在浩罕,这些紧闭的宅院的确是人们最后的堡垒。


 

后来,一个小男孩推着卖馕的推车,钻进一户宅院。透过片刻敞开的大门,我惊奇地发现,院子里其实别有洞天:一小块土地上种着蔬菜,上面架起葡萄架。院子里种着柿子树和石榴树,环绕着一家人夏日纳凉的木榻。一个戴着头巾的女人,正抱着牙牙学语的孩童。她发现我在窥视却没有反感,反而笑着举起襁褓中的孩子,好像在展示她骄傲的徽章。我也笑着朝她挥挥手,然后迈步离开。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绿色大巴扎

下一篇: 习水。2009年。

刘子超

旅行作家、资深媒体人、定制旅行策划师;1984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2015-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先后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中文版、《ACROSS穿越》;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2014年“蚂蜂窝”年度旅行家;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现已出版。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原老未��ר��

    原老未

    独立摄影师,撰稿人,英文名Moomoo,尼泊尔语包子的意思,江湖人称“不害臊妙龄女土匪”,胆大心细脸皮厚的典型,旅行数载,行踪不定,曾在南部非洲莫桑比克Lichinga小镇、瑞典斯德哥尔摩及外高加索小国格鲁吉亚各生活过半年;2014年6月出版《俺心中有一头骆驼》(人民邮电出版社)。
  • ���м�巴道��ר��

    巴道

    80后,电影工作者,现游学美国;21岁独自前往西藏,从此开始一个人的旅程,26岁开始新西兰打工度假之旅,不像纯粹的生活,也绝不是简单的旅行,比生活多了份刺激,比旅行多了份现实。
  • ���м�海尔森��ר��

    海尔森

    业余游民,现居广州。
  • ���м�寇青��ר��

    寇青

    最喜欢带着任务和目标长途旅行的85后北京土著。
  • ���м�尼佬��ר��

    尼佬

    居住在中缅边境附近,Lonely Planet最资深的中文作者之一,迄今为止已经参与了十多本孤独星球旅行指南的写作;同时也是一位旅行专栏作者,旅行和写作的主题大多与边疆的地理和文化相关,身体力行地做一个“跨界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