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福的专栏 > 神瀑与扎西

神瀑与扎西

福与花儿的滇藏线之旅(二)

By 2017-11-17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4367人阅读


德钦,天气很好,梅里雪山一览无遗。早晨在客栈剥煮鸡蛋的时候,刚好日出,看见日照金山。定睛瞧了半分钟,埋头继续剥煮鸡蛋,喝粥。似乎观看梅里雪山,还是要在长久的祈祷与等待后,终于云开雾散的那刻最美。天气太好恐怕也是某种遗憾。

 

上午八点半,乘坐飘着汽油味的面包车前往西当热水塘。同行的都是身着冲锋衣的背包客,每人20块钱,凑齐六人即可成行。从飞来寺到西当约一小时车程,土路上十分颠簸,尘埃飞扬,悬崖下方是散落在高原峡谷中的村庄。座位狭窄,闷热,灰尘漂浮在空气中,没有人说话,车载音响里全程播放着锅庄舞曲。一小时后,面包车抵达山前的停车场,阳光刺目,双脚重新踩回地面上,感到一阵晕眩。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群声势浩大的游客,几个操沪语口音的阿姨撑着遮阳伞,正在旅游社大巴车边围住牵骡子的马夫讨价还价。

 

从西当热水塘到雨崩村总共18公里山路,其中12公里上坡,绕过海拔3729米的南争垭口后,是六公里下坡。此条线路已经被开发得非常充分,路很好走,沿途有密集的当地旅游局设立的标识。高海拔地区的18公里山路,全程徒步一定是辛苦的,需要一定的体能。不过既然可以骑骡子进,骑骡子出,对大多数游客来说也就不存在问题了。去雨崩徒步(或骑骡子)的人比想象的多。“热闹得感觉可以卖个唱呀!”花儿打趣说。结果后来还真在半道的休息站被众多游客要求唱了首歌。


 

我与花儿走得很慢,下午五点才抵达上雨崩村。奇怪的是一进村子,路上的游客忽然就不见了踪影,村子里倒是格外安静。做木工、搬石头、赶牛羊的村民给人淳朴善良的印象。我们在村子里逛了一圈,傍晚在一家山坡上的客栈住下,窗户和阳台既能看见梅里雪山,还能俯瞰整座世外桃源般的下雨崩村。无可挑剔。

 

恰逢客栈招待贵客,晚上在这家客栈里免费喝藏族阿姨自酿的高原葡萄酒,喝到唇齿都染成了紫色。藏族人热情好客又能歌善舞,花儿抱起吉他也唱得很开心。席间有个嘴贫的藏族兄弟为这晚总结道:“神山前的相遇都是上辈子注定的缘分,逃也逃不掉,躲也躲不开,不用去排斥它,也不用去呵护它,它就在那里,不浇水也会开花。”酒过三巡,这种话自然没人当真。直到第二天,当我与花儿从神瀑回来,两人才又想起了这句话。

 

雨崩神瀑,藏族人朝圣梅里雪山转山的终点,是卡瓦格博峰南侧崖壁倾斜而下的瀑布,雪山融水纯净冷冽,藏族人以到神瀑下沐浴作为一种洁净心灵的修炼。由于前日徒步疲惫(加之酒醉),第二日我们睡醒时已近中午。这天本来并没有去神瀑的计划,于是两人慢悠悠地吃了午饭,去下雨崩村闲逛时已经快下午三点了。

 

下雨崩村到神瀑,往返约14公里,一大半是在原始森林中穿行,另外一段(也是最艰难的一段)需要攀登陡峭山路至卡瓦格博峰南侧的崖壁下方。前一天18公里,我与花儿走了近八个小时,按照这种速度,我们进去森林,一定是见不到神瀑的,如果一定要见到,那么回程肯定就天黑了,可能遭遇危险。在这种事情上,我一向谨慎,可这天,当我来到前往神瀑的森林入口,却只一心想往那没入森林的小径上走去。花儿很信任我,我说去她就跟着我去了。实际上,我并不知道我们如何能到达神瀑,不过我有种直觉,仿佛听到森林呼唤我们的声音。我笃定地相信会有路去,也会有路回来的。然后我们遇到了扎西一家人。



一直沿着一条清澈的小河进入森林,河滩上堆满了玛尼堆,有藏民匍匐在其中进行着某种祈祷的仪式。秋日的森林,红叶黄叶错落相间,在莽绿的背景中,阳光照耀下的一处黄,一处红,一处嫩绿,都发出瑰丽的光彩。地面的黑泥里有碎钻般折射光线的矿物,高耸的杉树枝干上悬挂着丝絮状的藤蔓。空气清冽芬芳,远处的树林之间白牦牛如鬼魅般穿过,传来隐约的牛铃声响。路上只有从神瀑回来的旅人或朝圣者,往里走的就只有我们。美景虽美,但没有时间驻足流连,我与花儿怀着隐隐的不安加快了步伐。

 

“急什么呢,慢慢走嘛。”扎西说。

“你们是去朝圣吗?”我们问。

“是的嘛。”扎西不紧不慢地说。一位年长者,大概是他的叔叔走在最前面,口中持咒,手里数着菩提子。一行六人,四个男人和两个穿传统藏族服饰的老妇人,正在向神瀑迈进。

“现在进去会不会太晚,除了你们,没有看见有别人还在往里面走。”

“不晚的嘛。人少才清净嘛。”扎西说。

“那就不急了,我们跟你们一起走吧。”

 

他们很随和,似乎不介意两个外来者的加入,我们便一路与他们同行了。加入一支朝圣队伍让之前心中的担忧一扫而空。

 

扎西是这行人中唯一会讲汉话的男孩,花儿一路都在和他聊天,我走在后面一点,听老人念经,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他们虽然走得不紧不慢,但除了停下来喝路边被菩萨加持过的泉水以外,几乎没有休息过,一直在往前走。以我与花儿的体能,跟随他们的步伐并不那么容易,我一直走在队伍的后方,我注意到有位藏族大叔始终耐心地跟在我的身后,似乎担心我会跟不上队伍,他们自然形成了前后分开将我与花儿保护在中间的队列。前面有人带路,后面有人注视着我们,让人感到安心。前前后后都听见人念诵经文,我们也仿佛受到加持,获得许多能量,在森林中持续跋涉,也未感到十分辛苦。

 

走出森林,抵达一处驿站,我们在此第一次休息,他们热了自己带的酥油茶给我们喝,又教我们如何做糌粑吃。以后好几天,花儿都对那天吃到的糌粑念念不忘。我则更喜欢那天的酥油茶,那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酥油茶,喝下几大碗后,浑身充满了能量。


 

接下来的路是最艰难的一段,一路上坡,碎石遍地,疾风吹拂,陡峭难行。雪山已经近在眼前了,山顶聚起浓云,威严可怖。藏族老妇人用手比划着提醒花儿将衣服穿严实保暖。她望着我与花儿的时候,总是露出亲切温暖的笑容。行走最后那段路几乎已经达到我们身体的极限了,如果不是加入了这支虔诚的朝圣队伍,如果不是在这之前喝下大碗的酥油茶,如果没有那无声的鼓励和神秘的加持,很难想象我与花儿能爬上那样的山崖。

 

一束激流从崖顶溅下,燃烧的松枝腾起青烟,神瀑下方经幡重重,遍布玛尼堆。他们开始悬挂经幡,将白色哈达扔到天上,诵经,做祈祷仪式。果然,这时间来,虽然夜幕将至,但神瀑格外清净,一切都更显神圣。

 

我们一路是背了吉他来的,想着也许可以洗涤一番吉他的灵魂,于是花儿面对神瀑,坐在玛尼堆边弹起琴唱起歌。神瀑之水骤然喷溅,如暴雨倾斜而下。扎西他们绕着神瀑按顺时针方向转经,不时也仰头唱起几句藏语经文。五色经幡在疾风中鼓动,瀑布的水流砸落在锋利的岩石上。花儿那时的歌声悲戚而辽远,是献给面前这座雪山的。


 

蓦然想起两日前在飞来寺,我与花儿推开虚掩的寺门,步入一座佛殿。殿内光线昏暗,佛前燃烧着一盏巨大的酥油灯,映照着四周墙上斑驳的壁画。佛殿内只有我与花儿两人,以及诸多佛,诸多微小灯盏,安静极了。我们像两条倏忽失去记忆的鱼在佛殿中徘徊。

 

是这样的,一个人遇见一个人,两个人遇见一支朝圣队伍,一首歌遇见一座瀑布,一切都是注定的。已然发生的终有一日将被遗忘,而那被遗忘的终将在命运的轮回中再度相遇。

 

那天晚些时候,暮色四合的森林,白牦牛在树梢间凝望。诵经的人,飞逝的脚步声,一支从神瀑归来的朝圣队伍正在返回村庄的路上。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狼毒花

下一篇: 藏区秋日的步行

旅居大理的写作者福与街头歌手花儿,微信公众号:fuyuhuaer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老张��ר��

    老张

    曾先后供职于《信报财经新闻》和出版社,现从事策划编辑工作;昆明人,北京受教,现居香港,每周一篇月旦城中小事,怕被记仇,用假名;喜欢历史但不穿越,喜欢军事但不好战;纸上旅行没有边界,信三分,七分是幻。
  • ���м�唐人立��ר��

    唐人立

    生于1989年的天蝎座,在大学期间走遍了中国东西南北,著有背包游记《一个人走世界——大学4年200城的旅行》,并曾在北京798举办个人影展“逃学去旅行——4年200城”,现在南京从事设计工作。
  • ���м�费宁��ר��

    费宁

    IT界的不安定份子,文学爱好者、撰稿人;每一次远行,每一次从远方飞跃到新的远方,目光都变得明朗,心灵都在成长;笃信生命短暂,要享受生活,要去旅行、去爱。
  • ���м�章晶��ר��

    章晶

    现居柏林,生长于长沙,曾在南非与荷兰生活过,去过一些地方,以四海大自然为家,写过音乐专栏,做过花艺,混过电影圈,现从事数字媒体行业。
  • ���м�魏小河��ר��

    魏小河

    知名书评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