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海尔森的专栏 > 普什卡:到“蓝莲花”寻找梵天

普什卡:到“蓝莲花”寻找梵天

By 海尔森 2018-01-10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5229人阅读

在“粉红之城”斋浦尔(Jaipur)待了几天之后,我本来打算按照印度常规旅行路线的节奏,继续前往“白色之城”乌代布尔(Udaipur)。但在火车站买票时,看到距离斋浦尔不远处有个地方叫阿杰梅尔(Ajmer),听说是个伊斯兰圣城,便决定在这站下车看看。在启程之前,我在网上预订了旅馆。等出了阿杰梅尔火车站给旅馆老板打电话,老板说,“我的旅馆不在阿杰梅尔城里啊,在距离阿杰梅尔大约11公里处的普什卡(Pushkar)。你可以先到阿杰梅尔火车站对面坐公车到阿杰梅尔汽车站,再从汽车站坐巴士到普卡。”我听完两眼一黑,只能怪自己太乌龙,没搞清楚就匆忙预订了旅馆。又在网上仔细查了查信息,才知道原来阿杰梅尔地区(Ajmer district)和阿杰梅尔(Ajmer)不是一个概念,阿杰梅尔是阿杰梅尔地区的中心城市,普什卡位于阿杰梅尔的西北方向,同属于阿杰梅尔地区,但和阿杰梅尔还有点距离。此外,阿杰梅尔是伊斯兰圣城,因苏菲派圣人Moinuddin Chishti的圣陵Sharif Dargah而闻名;普什卡则是印度教圣城,城里有全印度罕见的梵天(Brahma)神庙。事已至此,那就将错就错,去普什卡瞧瞧吧。

 

从阿杰梅尔到普什卡的路上,反而能更方便远观阿杰梅尔整座城市的概貌:被延绵的群山环绕,大多数建筑都是白色的,还有一个美丽的大湖,看起来赏心悦目。巴士越往西走,空气越干燥,有点进入沙漠的感觉,路边渐渐能看到仙人掌等干旱地带的植物。到了普什卡的停靠站,给旅馆老板打电话,他让伙计骑摩托车带我到了旅馆。登上旅馆楼顶可以俯瞰全城,四周的房屋看起来有些杂乱,环绕此地的群山显得有些贫瘠——不是那种满山遍野的青绿色,而是灰黑色。


(登上楼顶俯瞰普什卡,房屋有些杂乱和灰黑)

 

肚子很饿,出门找市场和饭馆。一路逛到印度教的圣湖——普什卡湖。普什卡湖有众多浴坛(bathing ghats),供教徒在湖边沐浴拜神。教徒们相信,在普什卡湖里沐浴,能够洗涤罪恶,消除百病。在湖边的一片餐馆中,发现有家《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推荐的餐馆“Out of the Blue”。这名字有点意思,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翻译,“青出于蓝”“走出忧伤”“出乎意料”……似乎都可以。我还是把它译为“出乎意料”吧,毕竟我来到普什卡就属于意外事件。“Out of the Blue”的装修还蛮有特色,蓝色和黄色的墙壁上画了各种壁画,还有食客的留言。我坐的桌子旁边墙上写了“Out of the Blue”,并画了朵莲花。后来我才知道,“普什卡”在梵语中是“蓝莲花”的意思,而本地敬奉的印度教创造之神梵天就经常手持象征纯洁的莲花。饿了半天,想狠狠地饱餐一顿,翻了半天菜单,没找到一个肉菜。服务员过来给我解释:店里只提供素食,而且不仅这里如此,普什卡是素食之城,没有任何饭馆会提供肉食,甚至连鸡蛋都没有。我再次两眼一黑,但也只能乖乖服从圣城的“规矩”,点了素菜炒饭、酸奶和薯条。等饭的时候,闲着没事,沿着墙壁看涂鸦和留言,竟有中文留言:老板有点色,食物很不错,不容错过。我用餐时客人不多,店里只看到两个服务员,可以安安静静地在顶楼看风景,视野很好,东西挺好吃。


(普什卡湖的浴坛上,有许多不畏炎热的鸽子)

 

在“Out of the Blue”一直耗到夜色降临才起身回旅馆,没想到路上居然遇到娶亲的队伍。刚开始远远地看到马路上吵吵嚷嚷过来一大队人马,还以为赶上了什么宗教庆典活动,后来路人告诉我是娶新娘子啦。头戴羽毛花帽、身穿白衣的新郎骑着马,领着迎亲的队伍走到新娘家门口。既然误打误撞上了,我自然也要跟着大队伍去凑热闹。令人高兴的是,新娘家门口在发放冰淇淋,见者有份!我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当地人塞了两个冰淇淋到手上,就这样吃上了“喜糖”。站在我身旁的几个当地人纷纷给我介绍“情况”,但四周又吵又闹,我基本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但喜庆的氛围很感染人,我也发自内心地祝福新郎、新娘新婚快乐。站我旁边的印度人问我要不要跟进屋里玩,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非亲非故,还是个老外,就不要瞎掺和了,便礼貌拜谢告辞。


(“Out of the Blue”的墙壁上画了各种画,还有食客的留言)

(路遇娶亲队伍)

 

第二天中午,我又到普什卡湖一带溜达。大太阳下,浴坛上人不多,只有一群群鸽子不畏暴晒,在地板上走来走去。湖水看着比瓦拉纳西的恒河水干净多了。午餐又绕到“Out of the Blue”的街上,不过决定尝尝它对面那家猫途鹰推荐的“Rainbow”(彩虹)——普什卡的餐馆起名可真逗,总喜欢和颜色搭上点关系。在“Rainbow”点了个印式铁板烧(sizzler),味道也不错。虽然普什卡是严格的素食之城,但餐馆为了提高游客的满意度,算是尽力用厨艺弥补了缺憾。


(“Rainbow”的壁画描绘了印度人的日常生活场景)

(普什卡是严格的素食之城)


普什卡的梵天神庙(Brahma temple)鼎鼎有名,然而白色的庙门看起来并不宏伟,寺庙周边是闹哄哄的集市,必须脱鞋入庙。寺庙初建于14世纪,规模不大,红色的庙顶、蓝色的柱子、金色和绿色的雕饰挺有特色。庙里的梵天及其配偶伽雅帖(Gayatri)的雕像也不大,和一般印度教寺庙中等人高的湿婆神像相比,显得没什么气势。整座寺庙走马观花十几二十分钟就能绕完。寺庙里不准拍照,倒是猴子和苍蝇可以自由地窜来窜去,完全不把信徒和游客放在眼里。

 

不得不说,梵天是最令我困惑的印度教之神。作为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其他两位主神是湿婆和毗湿奴),梵天是在民间最没有存在感的神。在印度各地,常常能看到敬奉湿婆、毗湿奴、象鼻神等的寺庙,但来普什卡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敬奉梵天的神庙。普什卡湖周边有数百座寺庙,但只有一座梵天神庙,据说全印度的梵天神庙本来就屈指可数,普什卡的梵天神庙已经是最有名的一座了。看到有种说法,梵天创造了世界之后就进入永恒的冥想,把世界留给了保护神毗湿奴和破坏神湿婆,以至于在印度民间失去信徒,空有神位而不被供奉膜拜。相传梵天曾在普什卡扔下三朵莲花,杀死一只怪兽,解救了人类。梵天扔下的莲花在荒漠中形成三个湖,最大的就是普什卡湖。其实在众神中,梵天的形象是非常好辨认的,他拥有四个脑袋,是“四面神”,常常坐在一朵莲花之上,手拿《吠陀经》、莲花、念珠、水壶等。奇怪的是,在印度“不招人待见”的梵天,在东亚、东南亚却有众多信徒。佛教后来把梵天吸纳到其体系中,称其为“大梵天王”,是法力无边的护法天神。在泰国,“四面神”梵天还是财富之神,伊拉旺梵天神坛(Erawan Shrine)是曼谷著名的旅游景点,常年香火旺盛。相比之下,梵天在印度简直是被打入了“冷宫”。


(“四面神”梵天的经典形象    图片源于网络)

(普什卡的梵天神庙在全印度都很罕见)

(普什卡街上一个卖手工艺品的窗口,此时是店主的休息时间)


普什卡除了是印度教圣地,还有不少锡克教寺庙。不过,这里大多数寺庙都建于18世纪及其后,因为此前穆斯林占领该地区时曾毁坏了很多寺庙,后来才得以重建。不逛寺庙和集市时,我待在旅馆的天台看书,有时和老板、伙计或其他客人聊天。听老板说,普什卡每年10月到11月有骆驼节(Pushkarfair),那时候最热闹,数万只骆驼(也有一些马和羊)从印度各地汇聚于此,繁华的交易会和丰富多彩的庆典活动会吸引众多游客前来狂欢。据说,骆驼们会被打扮得“花枝招展”,以吸引买家。“下次再来普什卡和骆驼玩啊,或者买骆驼也可以。”老板乐呵呵地说。我看着在对面楼房的阳台上爬来爬去的猴子,脑海中却是骆驼挤满普什卡街道的画面。于是,我也笑嘻嘻地回道:“骆驼节听起来很好玩啊,以后有机会一定来看看。”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海尔森

业余游民,现居广州。飘忽不定,随性而活,但读书、行走、写字这三件事应该会一直坚持下去。经常被自己的好奇心折磨,尽量在生命租期截止前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TA的窝hyacinthswing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王婧��ר��

    王婧

    SocialBeta联合创始人。
  • ���м�滕珊珊��ר��

    滕珊珊

    豆瓣网知名网络小说家,中国旅游出版社签约作家,参与出版《全球最美的100个地方——美国》;工作的内容是宅在最美的亚龙湾和最纯净的大雪山下,感受时光交错的寂廖;旅游宣言:美景在那里,上路吧,邂逅属于自己的精彩。
  • ���м�王郢��ר��

    王郢

    10年行走藏区,曾在拉萨做过4年多小客栈,目前暂居大理;曾在报社和杂志任职编辑多年,因为想看更多的别人的生活而选择自由职业。
  • ���м�邱晨晨��ר��

    邱晨晨

    90后,不知道怎么定义作家与旅行家,但一直折腾着前进。
  • ���м�岚卿��ר��

    岚卿

    自由职业者,独立摄影师。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