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净源的专栏 > 托雷多:天涯毕竟看不尽

托雷多:天涯毕竟看不尽

By 净源 2018-01-29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5358人阅读

托雷多在马德里南边大约四十分钟车程的地方,原本计划开车南下时小憩的一站,只留给它两小时,但因那天从马德里出发晚了些,就决定不去了。

 

后来从科尔多瓦到马德里的回程,原本计划一早出发中午到达,直接回巴塞罗那,后来算了一下发现时间太过紧张,又临时决定提前一天下午离开科尔多瓦北上,途中在托雷多住一晚。

 

我们就是以这样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与托雷多相遇的。这座城是西哥特人占领西班牙时期的首都,从这里远嫁以及在这里迎娶的两个公主,几乎改变了西班牙的基督教地位;西班牙内战时期,也是因为本已靠近马德里的弗朗哥军队临时拐下来攻打这座城的一役,使得本来有可能速战速决的内战,多打了三年。

但时间就那么多,一次旅行远远不够看遍所有想看的地方,又能怎么办呢?到达托雷多该是晚上了,也就过个夜而已,我对它,毫无期待。

从科尔多瓦去托雷多的路上我开车,公路两边常常掠过一望无际的橄榄树林,我给孩子们讲诺亚方舟与马拉松勇士的故事,后来,他们仨都睡着了,车内小小的空间,是手机电台里齐豫的橄榄树的歌声在婉转流淌,一种既孤单又自由的情绪席天卷地而来,有那么一小会儿,好像是独自行走在天地间,我在心里唱着久违又怀念的流浪的歌,几滴眼泪盈出眼眶,静静地滑到唇边,而唇角上扬,我明明在微笑。


到达托雷多比预期早了许多。城市建在一座悬崖上,一条河水环绕,河谷对岸的峭壁上,满是杏李芳菲。又一个杏花谷,前几天从格拉纳达南下时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惊鸿一瞥,现在好像是重逢。我们从峡谷的另一边进城时,夕阳快要落下,山顶上的城市建筑尤其是那些尖顶,正沐浴在柔和的逆光中。

 

就这样惊鸿一瞥,第一眼就知道了,这将是我这一路走来最爱的一个城。一边庆幸最终没有将它从行程中划掉,一边惋惜没能安排更多时间待在这里。狭窄的小巷,鹅卵石的小路,曲折交错攀升的高度,是与梦里类似的场景,熟悉得像一场回归。

到达酒店进了房间,夕阳还剩下最后一缕余晖。留给这座城市的时间太过有限,我决定,这一回不能再带着孩子慢慢转,赶紧把孩子们安顿下,一个人匆忙出门,抓住了最后一缕夕阳。然后依然是延续我的欧洲老城游风格,在一个个街巷中穿行,毫无目的,不去寻找什么,等待它们与我相逢。



游人不多,七点多的街巷中已经只有三三两两。暮色四合,正在将小城笼罩,走到最高处的城堡时,天边只剩下最后一抹红云,天空在镜头里是深邃的蓝。那抹红云与一线蓝天,在城堡外墙与相邻建筑所夹的小巷尽头,墙上还有一盏灯,与暮色呼应。拍够了,我的眼角余光才注意到城堡墙边还有一座雕像。



收回目光,我凝神注视了好一会儿那雕像,心里在判断,唔,典型的哥特骑士造型,盔甲,长剑,对着雕像拍了一张照片,低头看相机显示屏,画面实在太暗了,我开始调整相机参数,就在这时,眼前寒光一闪,一柄长剑突然向我刺过来……

在此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周围除了我自己,一个游人也没有,我压根没有害怕。可是,现在,雕像复活了!带着寒光的长剑刺向我。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那不是害怕,是一种茫然,仿佛灵魂出窍,行走到了一片无声无色的荒原。我就呆呆站着,不知道是多久,或许只是短短几秒,或许一个世纪。

 

意识重新回到身体时,我刹那间明白了这不是雕像,而是欧洲街头常见的行为艺术。可是鬼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空无一人的黑暗中行为艺术!

我对雕像说,You really scared me!接下来,我发现有眼泪涌出来,我捂住了嘴,再接下来,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头脑中某一根沉寂已久的弦被突然拨动,或者什么久远的情绪被调动起来,我的眼泪越涌越多,完全停不下来。雕像复活事件像是一个出口,把心里某个不知名的开关打开了。我扭头看着城堡边缘在暮色与红云中的黑色剪影,只想找个石阶坐下来,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这时的情绪已与雕像人无关,我看着远处,可他大概自觉闯祸了,脱帽,鞠躬,敬礼,看我的眼泪还在恣意成河,干脆,他从底座上下来,走到我面前,跪了下来,俯首扪心,从头到尾一声不吭,诚意至极。

我很希望他能放我去痛哭一场,可见他如此,便也不好恣意情绪了,我说,I am fine。他回到底座上做回雕像,我掏出一枚硬币,可在他面前依然没有找到任何放零钱的地方,一筹莫展之际,他指指底座,我这才注意到上面有个小孔,把硬币塞了进去。再拿出相机来,快门响一声,他就换个造型,换了好些造型,我才在愈来愈浓的暮色中离开城堡,往山下走去。

主教堂的外立面灯光都已经亮了,十分辉煌明亮。

路上依然没什么人,我依然不觉害怕。其实,我的手里,也一直握着一柄长剑,木头的,上面刻着toledo的花体字,是刚才上山路上在小店里买给小儿的礼物。

跟父子仨在小酒馆碰头,将木头宝剑给了小儿,从那时起,他握着剑便一刻也没离手,在夜色灯光下舞出各种自创招式,像模像样。这把剑没有鞘,不在手里挥舞的时候,他将木剑往后背衣服里一插,假装那是他的剑鞘,无师自通,动作娴熟。

 

是不是每个男人的灵魂都自带骑士属性,即使他还只有四岁?

次日,比平时醒得更早了些,趁着其他人还在熟睡我再次溜出门。太阳正从河谷彼岸的悬崖升起,先是往山下走,一直走到谷底河边,沿着河岸走了一段,爬了一截坡,沿着盘山的出城公路再走了一段,想去拍杏花谷的,那时的光线很难拍,再爬坡往山上城里走,已经走到老城的另一面。



清晨的街巷几乎没人,但是阳光很好,是这些天里天空最蓝的一次。完全没用地图或是导航,有教堂的尖顶在那里,怎么样都走不丢。却不能继续走下去了,总还要赶路。


 

之前初遇杏花谷,在朋友圈里发了照片,有朋友填了一阕度词予我:

 

薄粉轻红,淡妆素影,可怜二月芳菲杏。疏枝攒雪倚霞云,闹葩若锦重山静。
迤逦繁英,从容春景, 村家几处烟波冷。连绵陌上漫香尘,桃源未远依人境。

 

遇见托雷多之后,满心感受太过拥挤,反而说不出了,于是,我也填词一阕,聊以回应,并以纪念,这一趟,以及人生的许许多多趟旅程:


路远山深,梨白杏粉,惊鸿崖下芳菲镇。轻烟垄上抹雪痕,桃源依旧云中隐。
一骑绝尘,顾盼难忍,提笔半遣离人恨。相逢已是几世缘,天涯毕竟看不尽。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净源

不是旅行,只是一直在满世界换着地儿生活,亚非欧美都有过家;笃信该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十年从事项目融资得以周游天下,一朝隐退江湖养儿育女宜室宜家,现居美国西雅图,自由职业。TA的窝净源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袁云准��ר��

    袁云准

    旅日青年国际政治研究学者,草食男青年一只,<br/>偏爱东瀛文化之纤细,孤身远行,游学定居于此,目前于东京某大学潜心钻研政经外交;<br/>学术研究事务繁杂多忙,但凡有闲,定背包出行转换心情。
  • ���м�武妍汐��ר��

    武妍汐

    中国摄影家协会云南会员,独立摄影师,SanStudio摄影机构创始人。
  • ���м�邵勉力��ר��

    邵勉力

    诗人、资深媒体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 ���м�黄章晋��ר��

    黄章晋

    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凤凰周刊主笔。
  • ���м�张弛��ר��

    张弛

    生于沈阳,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学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北京病人》、《我们都去海拉尔》、《夜行动物馆》等。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