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海尔森的专栏 > 焦特布尔:一言难尽的“蓝色太阳城”

焦特布尔:一言难尽的“蓝色太阳城”

By 海尔森 2018-03-09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5879人阅读

从乌代浦尔(Udaipur)到焦特布尔(Jodhpur)坐巴士约需6个小时。在巴士候车室里,我无所事事地看着一位印度人左手执铃铛,右手拿香火,一边摇着铃铛,一边挥着香火,念念有词。正愣神时,一个小女孩抱着另一个更小的孩子过来乞讨。没给他们钱,给了几根我买了打算车上吃的香蕉。他们走到不远处吃完香蕉后又回来找我,我摊开手表示:没有了。他们没有继续纠缠,迅速走出了候车室。

 

走过印度数个城市之后,我已经对乞丐见惯不怪。相比之下,乌代浦尔的乞丐算少的,加尔各答则很多。遇到乞丐,我有时会给零钱,有时会给吃的,有时什么都不给。我曾给过一个乞丐钱,却被四周一涌而上的乞丐吓到了。无论遇到多少次,我依然不知该如何坦然面对这种遍地存在的乞讨行为。给吧,像是鼓励不劳而获;不给,又自觉冷漠无情。唉,无解。

 

巴士算是准时发车。惊奇地发现所坐的巴士坐票和卧铺票是混排的。比如,我买的是坐票,头顶的是卧铺,旁边也是卧铺。这样也蛮好,坐夜车或喜欢躺着的人买卧铺,坐白天的车或坐短途车的人买坐票,各取所需。我顶上的卧铺,塞了好几个孩子,印度人全家出行,气势真叫一个浩荡。

 

作为拉贾斯坦邦的第二大城市,焦特布尔位于印巴边界塔尔沙漠(The Great Thar)边缘,由于常年阳光明媚而被称为“太阳城(Sun City)”,但它更广为人知的名头是“蓝色之城(Blue City)”。不过,我抵达焦特布尔已经是晚上了,既看不到太阳,也看不到蓝色。找到入住的旅馆之后,搁好行李,冲到楼顶餐厅找吃的,厨师好心地在餐厅关闭之前给我做了炒饭和印式奶昔。


梅兰加尔堡是拉贾斯坦邦最壮观、保存最完好的城堡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之后先到焦特布尔最具标志性的景点梅兰加尔堡(Mehrangarh Fort)看看。由焦特布尔王公拉·久德哈(Rao Jodha)始建于1459年的梅兰加尔堡,是拉贾斯坦邦最壮观、保存最完好的城堡。尽管通往城堡的道路有些崎岖难行,但看到高耸于山岩之上的雄伟城堡立马被镇住了。城堡里的部分建筑被辟为博物馆,各种藏品如王座、绘画、地毯、武器等让人眼花缭乱,有些厅室的装潢风格富丽堂皇,尽显王家风范。古堡的纪念品商店也颇有亮点,其中一些产品的设计既充分运用了馆藏传统艺术元素又时尚实用。不过,站在城堡的制高点俯瞰焦特布尔全城才是观光的高潮,山下老城一片片蓝色房屋尽收眼底,“蓝色之城”由此得名。斋浦尔的“粉红之城”是出于政治所需造就的,而焦特布尔变蓝似乎是居民自主的选择。至于它何时变蓝、为何变蓝,则难以考证。有一说法是很久之前有居民把房子刷成蓝色,发现竟有驱蚊作用,口耳相传,于是越来越多人效仿,全城因此变成“蓝色的海洋”(其实蓝色并没有驱蚊作用);还有一种说法是该城居民崇拜梵天,所以把城市刷成了梵天的代表色系。


梅兰加尔堡墙上好看的壁画

 

正当我沉浸在“蓝色之城”的幻境时,身旁一孩子拍拍我,问我能不能合影。她拍完后,她的弟弟、姐姐、爸爸也凑过来要和我分别合影,我跟个中国熊猫似的受欢迎。想到一路走来,已成为数个印度人相机里的老外“标本”,就觉得有点搞笑,不过他们高兴就好。


在梅兰加尔堡俯瞰“蓝色之城”

 

梅兰加尔堡对面约1公里处即是贾斯旺·萨达陵墓(Jaswant Thada)。这座白色的大理石陵墓建筑,是萨达·辛格王公(Maharaja Sardar Singh)为了纪念其父贾斯旺·辛格二世(Maharaja Jaswant Singh II),于1899年下令兴建的。从梅兰加尔堡往贾斯旺陵墓方向走时,遇到三个搭讪的印度青年,他们一直走在我旁边,一路走一路说follow me,我不太乐意,勉强应付几句说要赶到贾斯旺陵墓,想甩掉他们。没想到他们又追上来,说他们也去贾斯旺陵墓,非要热情地带路,还说他们就住曼多尔花园(焦特布尔另一著名景点)附近,我要是去那儿参观的话可以联系他们。

 

终于走到贾斯旺陵墓售票厅,门口的工作人员也看出有点不对劲,特地提醒我要“防范那三个跟着你的家伙”。由于三个甩不掉的“跟屁虫”,我无心细细参观,走马观花地逛了一圈,好在分道扬镳时三个青年并没有什么过分举动,有些印度人在“与陌生人保持距离感”这件事上真是没有分寸啊。


(贾斯旺·萨达陵墓是一座美丽的白色大理石陵墓建筑)
 

只顾提防,没想到差点“摆”我一道的是那个“好心”提醒我的工作人员。因为梅兰加尔堡在半山腰,参观完贾斯旺陵墓出来没有任何下山的Tuk Tuk车,门口的工作人员正好下班,说可50卢比用摩托车顺路把我送回旅馆,没有多想就同意了。结果,被他半道拉到他朋友的旅游纪念品店,说让我进去看看,不买也没关系。心里很生气,但决定不要冲动地和他争执,就下车进店看看走个过场。刚进门,一屋子好好几个印度人立刻迎过来给我介绍这个纱丽那个围巾,顿时就有点提心吊胆了。我又沉下心来,好好跟他们闲扯问价格什么的,但就是不买。后来实在被他们缠得不耐烦,说:不好意思,我没有需要买的东西,可以走了吗?其中一个店员说:不着急啊,再稍等,等我喝口茶再聊聊嘛。另一个店员拿出印度奶茶给每个人倒了一杯,给我也递了一杯。自然不敢喝,推说我只喝自己带的水。好在最后他们也没勉强我,放我走了。出了商店门口,大呼一口气。那个工作人员看我没买东西,脸色不太好看,继续搭我去旅馆的路上,不断八卦地问私人问题,我就装听不懂。他说有朋友在中国青岛,也许明年会去中国玩。我告诉他青岛是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我去玩过但不熟悉,提供不了什么帮助和建议;他又问我有没有Facebook,我说有过账号但基本不上,密码都忘记了……再厚脸皮的人都能看出我的“戒心”了,幸亏他还是如约送我回到旅馆。给了他50卢比,头也不回赶紧跑上楼。

 

另一个没想到,在去曼多尔花园(Mandore Gardens)的路上被小偷盯上了。曼多尔花园在焦特布尔郊区,火车站附近的1路公车就能到达。佩服印度人,很多公车站基本没站牌,他们都是如何找到候车点的?靠口耳相传?反正我是向好几个印度人打听印证后才找到的候车点。去曼多尔花园之前,先找家餐厅吃了个午饭,餐馆伙计找补的几十卢比零钱我顺手就放裤子口袋了,一时没装进包里。等下了公车一掏口袋,钱不知何时没了。在印度旅行,我一向把自己的包看得很紧,之前也没出过什么问题,这回一时大意,钱就没了。

 

曼多尔花园曾是焦特布尔建城之前拉索王朝(Rathore)的都城,如今是对外免费开放的大花园。花园里王公们的陵墓、庙宇、纪念碑等修得相当精美有气势,还种了各种绿植,这在偏沙漠地带实属难得。可惜地上垃圾比较多,文物有些疏于管理,一些人爬上石雕拍照也没有工作人员制止。公园里还有印度人试图和我合影并索要“拍照费”,我无可奈何地笑笑说:我并没有想要和你合影喔,你搞清楚状况。


曼多尔花园的建筑颇有特色

种有各种绿植的曼多尔花园在偏沙漠地带实属难得


焦特布尔最“炫富”的景点要数乌麦·巴旺宫殿(Umaid Bhawan Palace),据说是仅次于英国伦敦白金汉宫的全球最大私人住宅之一。1929年,乌迈德·辛格(Maharaja Umaid Singh)王公请来英国建筑设计师主持修建乌麦·巴旺宫殿,直至1943年才建成这座拥有347个房间的豪华王室家族起居建筑。目前宫殿的拥有者是伽杰·辛格(Gaj Singe),只开放部分博物馆供游客参观,部分房间作为豪华酒店(Taj Hotels)运营,还有部分私密住宅区仍住着焦特布尔的王公贵族成员。整个宫殿位于半山腰,气势磅礴,黄砂岩的建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宫殿外形运用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高大穹顶设计,并辅以印度传统风格装饰,室内的镀金家具和贵重艺术品更是闪瞎眼。在宫殿外的大草坪边上,有一条豪车走廊,停放着各种豪车(包括老爷车),不过我对汽车一无所知,没有对我造成多大的震撼效果。


乌麦·巴旺宫殿据说是仅次于英国伦敦白金汉宫的全球最大私人住宅之一) 

乌麦·巴旺宫殿外的大草坪边上是一条豪车走廊


天气很热,逛完乌麦·巴旺宫殿元气大伤,回旅馆的路上又和Tuk Tuk车司机吵了一架。印度很多城市的公交系统并不发达,也不流行出租自行车、摩托车,所以总不免要和Tuk Tuk车司机打交道,我对印度的“坏印象”至少有一半由他们“贡献”。比如,在宫殿门口明明和司机说好了价钱,归途中他居然还想让我掏加油费。大声说了个No就不搭理他了,他贱兮兮地笑笑,送我到旅馆门口后收下原先谈好的价钱走了。


(一言难尽的印度人)

 

晚上到焦特布尔火车站候车,准备去“金色之城”杰伊瑟尔梅尔(Jaisalmer)。本来好好在候车室坐着,但旁边和后面的印度人跟熊孩子似的不停晃椅子,终于成功地把我晃起身。

 

静静候车,默默流汗,同时在观察印度人候车的千姿百态。我发现印度人候车有个“规律”:能躺着就别坐着,能坐着就别站着。瞥见一只小老鼠蹿到一个躺在地上睡觉的印度人身下,那人浑然不觉,翻个身的功夫,小老鼠又蹿到别处找窝了。还看到一家子弄了辆拖车拉行李,我又一次目瞪口呆,他们真的不是在搬家吗?夜深了,候车室的鸽子们睡意全无,在大厅上空不知疲倦地飞来飞去……一切魔幻得如同做梦。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海尔森

业余游民,现居广州。飘忽不定,随性而活,但读书、行走、写字这三件事应该会一直坚持下去。经常被自己的好奇心折磨,尽量在生命租期截止前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TA的窝hyacinthswing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胡续冬��ר��

    胡续冬

    江湖人称胡子,天蝎座大叔,执教于北京某大学;除教师之外,还有诗人、随笔作家、译者、厨子、山寨主持人等多种身份,但目前最常实践的身份是娃她爹。
  • ���м�寇爱哲��ר��

    寇爱哲

    国际新闻独立撰稿人,关注印度、美国。
  • ���м�杨碧薇��ר��

    杨碧薇

    云南人;写诗,作文,游山玩水。
  • ���м�蔡适��ר��

    蔡适

    自由撰稿人,旅行者,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一年,《间隔年,一个女孩在游行》作者;射手座,喜欢看书也喜欢骑摩托车。
  • ���м�马伯庸��ר��

    马伯庸

    著名作家,代表作有《古董局中局》《风起陇西》《三国机密》等,曾获银河奖、人民文学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