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西门媚的专栏 > 成都茶馆的春天开箱大戏

成都茶馆的春天开箱大戏

西门媚私家成都游(二)

By 西门媚 2018-03-12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185人阅读


一到春天,整个成都都有种蠢蠢欲动的气氛。憋了一冬的人和植物,一遇太阳天,就马上活了过来。这是成都最美好的时刻了。

 

音乐家毛竹问我:“大慈社区的茶馆开箱,要不要一起去听戏?”

 

其实我对开箱什么的完全没概念。但我相信毛竹,也信这成都的春天。

 

毛竹和她先生李琨都是搞先锋音乐创作的。她经常从各种民间音乐,比如世界各地的稀奇乐器,甚至市井声音,比如街道里的各种敲敲打打,里面找素材。她推荐的这种开箱表演,一定会有意思。

 

大慈寺我熟悉,这个“大慈社区茶馆”就在旁边,我却是第一次来。跟我平时熟悉的茶馆不一样,或者说,这更像我们在旧时影像里见到的那样,有着一个小舞台,下面一排排的竹椅,竹椅前放着茶几。一茶一座,十元一人。

 

演出两点开始,我们一点到的。这里已经快坐满了。当然,总的位子也不算多,大约只有六七排。

 

观众基本都是老年人。不仅多是白发,有些还拄着手杖。

 

毛竹悄悄给我介绍,那些白发老人,哪位是川剧名角,哪位扬琴大咖。

 

我问她开箱到底是何意。她说,观众年纪大了,茶馆剧团冬天就停止了演出,春天的第一次演出,就叫开箱,意即把戏箱重新打开。开箱演出,就要拿出压箱底的精彩绝活。最值得一看。

 

前一阵老画家十分热情地约我去看川剧,我迟疑了半天,不敢答应。我对这些传统戏剧,完全不懂,生怕坐在那里,看不懂,听不明,不知所措,坐立不安。

 

我对四川扬琴、清音,其实更加陌生。几岁还跟着母亲,偶尔去过剧场,看过一点川剧。四川扬琴这种形式,我还是第一次听。


 

开场表演的四川扬琴是《大宴董卓》。演出的是几位老艺人,各操一件传统乐器,扬琴、二胡等等。但是一开场,一开口,我就被他们吸引住了。四川扬琴就像是一台声音的戏剧,全靠声音撑满舞台。戏里的人物轮番靠声音出场。不像其它戏剧,要依靠身体动作来完成。老艺人的声音相当好听,很有故事感。董卓的嚣张、王允的谋略、貂蝉的魅惑,我全都听得明明白白。他们的道白是四川方言,我听起来没问题,唱腔我就不是都能听懂,但他们的声音的表现力是很强的,我追着他们的声音,并不会因为不懂而走神厌倦。

 

后面的几出也很有意思。台下的老观众,听到上口的段落,也会跟着唱起来。很像我们看歌星演出,台下跟台上同声合唱,来一段大型的卡拉OK。这样合唱的背后,是心心相映,是情感联结,是共同的记忆。

 

今天的演出,对于这些观众也有很新鲜的东西。台上来了几位年轻人。其中一出《秋江》,除了后面帮衬的是两位老艺人,前面三位主要演员都仅十六岁。弹扬琴的是少女,唱小尼姑的是少女,连唱“艄翁”的也是少女。

 

据介绍,她们现在已经正式加入成都川剧团了。

 

毛竹说,她也是第一次在这舞台上看到这么年轻的演员。

 

少女们咿咿呀呀地唱着老艄翁和小尼姑的故事,当然远没老艺人的那份老辣自如,但大家都知道,这实在难得。台下的那些老观众,看着这些小孙女一样年龄的女孩,我猜他们心里会满是怜惜吧。少女演员偶有忘词,下面马上有人提醒。

 

刚来的时候,毛竹还给我介绍了一位特别的人物,她音乐学院的师弟。师弟本来是学乐理的,毕业论文因为要以扬琴为研究方向,便到四川川剧研究院,跟老艺人们混到一块,结果,一下子迷上了四川扬琴,便认真拜了名师,转行学了扬琴,毕业就到研究院工作。

 

今天演出报幕的就是这位师弟李伟。他看起来挺阳光的,是一位典型的成都青年,开朗风趣。今天他还有两个节目。

 

一出是《贵妃醉酒》,他唱贵妃。听他报节目的时候,他的声音和外形都是很小伙子气的,没想到,他居然可以转换嗓子,把杨贵妃的妩媚怨嗔,唱得活灵活现。

 

在另一个节目里,他为一位老艺人打扬琴。他的师父在台上讲了几句话,说,这是李伟第一次在台上演奏扬琴,要大家多支持。这白发的师父,看着李伟,真是一脸宠溺。他的表情简直是“爱徒”二字的完美诠释。谁都看得出来,他真的是好喜欢这宝贝徒儿。这门艺术,不单演员老了没继承人了,连观众都老了,没有新粉丝了。这时来了个热爱艺术的年轻人,虽不是从小学戏,但也有音乐科班功底,真是上天赏给老艺人的宝贝啊。

 

在台上,李伟在正中演奏着扬琴。这琴是新从泰国买回的,估计性能不稳。师父在李伟身后演奏二胡,但却身体前俯,一直看着李伟操琴,真是满满的关切之意。

 

七八个节目过去,大约两个小时后,演出结束。老年观众开始散场。我再次仔细打量他们。这些老年人,最年轻的都大约在七十以上,年纪大的,应该上了九十。他们看起来就跟平素广场舞的那些老年人气质很不相同,显得文雅许多。广场舞的老年人应该比他们年轻一代。年轻时如果没有经过这传统戏曲的熏陶,老了也不会对这些感兴趣。

 

我猜想这些老年人,互相都熟识,每次见面就会知道,最近谁来不了了,谁走了。

 

但我相信,这些老人家,如果还能走动,他们一定非常愿意来这里听戏。这里不仅有对老成都、老朋友的共同记忆,也有年轻后辈带来的温暖和希望。李伟在散场地时候,亲切地向这些老观众致谢,祝福大家春天好,也提醒他们,从春天开始,每周三都会在这里演出。



(文中插画由西闪提供)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西门媚

小说家,著名专栏作家;曾在广州、北京、成都三地媒体工作十年,先后在中国上百家媒体开设专栏;代表作品长篇小说“新闻三部曲”之《实习记者》、《看不见的河流》,随笔集《纸锋》、《说我爱你》、《结庐记》等。
TA的窝西门媚
TA的博客西门媚·游仙记 TA的微博西门媚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Layla��ר��

    Layla

    严格素食者,动物权利支持者,业余厨师,现就职于PETA善待动物组织,暂居马尼拉。
  • ���м�杨碧薇��ר��

    杨碧薇

    云南人;写诗,作文,游山玩水。
  • ���м�苏小和��ר��

    苏小和

    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
  • ���м�张宝��ר��

    张宝

    爱旅游爱动漫,少女的身体萝莉的心,和普通女孩子一样会有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想成为公主,想成为女王,想要一个骑在白马上的王子,也想要驾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 ���м�Kiki��ר��

    Kiki

    长途旅行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