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佟琦的专栏 > 名古屋机场与金阁寺

名古屋机场与金阁寺

By 佟琦 2018-03-13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027人阅读

去年八月我们全家去了一趟日本。报团去的,半自由行。半自由行,顾名思义,就是有几天的时间随团,有几天的时间自己支配。因为我和张默默带着四岁的儿子遇遇,所以这种选择还是比较方便的。

 

那天我们从首都机场出发,坐的是中东某家航空公司的飞机。果然,不愧是中东的公司,飞机很豪华。空姐里面有中东人,有南亚人,也有日本人。算是国际化。我们的目的地是名古屋,要先在那里落地,然后顺势游览一下日本的几座城市——主要是关西地区。

 

飞行过程中,我面前的电脑屏幕不断显示着出发地北京和目的地名古屋之间的连线,以及飞机此刻在这条连线上的位置。这本没什么稀奇,因为现在很多航班上都有这种显示,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除了这两座城市外,还有一个名为Mecca的城市也同时出现,并且不断标明着此刻它与飞机的距离。我查了一下手机上的英文词典,这才知道Mecca就是麦加,伊斯兰教的圣城。这使我立刻感到了宗教的存在、信仰的存在,以及那些穆斯林心中家园的存在。有个精神家园,多好!即使在遥远的异国,在遥远的天上,那个家园也是在的。它无时无刻不在告诉着人们,你在它的什么方位,你离它有多少公里。它是穆斯林巨大的向心力,即使走到天涯海角,你也不会孤单。对不起,我来自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这个国家曾经是有的——所以对有信仰的民族总是心怀崇敬,并且少见多怪。

 

飞机快着陆时遇遇突然要撒尿,我向那个南亚人长相的空姐说了,但她此刻已经系好了安全带,规规矩矩地面朝乘客坐着。她一脸和善,对我说,让遇遇再坚持一下。我心说,一看你就没养过孩子,他能坚持吗?卫生间已经锁上了,于是我只得解开安全带,找个饮料瓶帮他解决,这才没事。事后我对那个空姐举了举手中的瓶子,她一脸歉意和无奈地笑了。


 

我们到了名古屋。

 

名古屋的机场不大,我们等到地陪,然后就出了机场很快来到它附近的一家连锁酒店。

 

在酒店我见到好多岁数大的女服务员,系着个围裙,抱着块头巾,虽然腿脚已经不怎么灵便了依然服务着。我知道,这和日本社会老龄化有关,但也和这些老年人本身想过更好的生活有关。她们中有些人已经退休了,能享受政府很好的福利,但她们依然出来工作,为什么呢?用我们导游的话讲,她们正在开始人生的第二春,一千日元吃一顿饭和三千日元吃一顿饭,那品质当然是不同的了。同理,现在好多日本老太太都化妆。

 

领了钥匙,进了房间,张默默带着遇遇去洗澡,我则歪在床上看窗外。

 

窗外是一片海湾,据说还是填海造成的,岸边用水泥砌得很齐,没什么自然风光。大海在这里似乎丧失了全部野性,好像家养的,连一点海浪也没有。

 

窗下是一处建筑工地。有几个工人正在搬建筑材料。他们的工作井井有条,每一堆材料都堆放得很整齐,四周还同样整齐地码放着警示锥桶,严谨认真的态度可见一斑。我还特意注意了这些工人往下放重物时的动作,没有随便一扔发出“咣当”一声巨响,像咱们这边一样充满了对此工作无比的厌恶。没有,人家就是很自然地放下的,钢筋码放得不齐还会再推两下,直至整齐为止。


 

老实说,我很欣赏这种工作态度。这种态度在日本比比皆是,不足为奇。我并不媚日,但人家有优点值得称道,我们一定要看到。如此,才是大国心态,不是吗?

 

我们到房间安顿好后,出来吃东西。已经傍晚,这里是机场,没什么地方好去,先在便利店买了点儿水和零食,我还买了包日本大众烟七星,然后到机场大厅找饭馆。

 

名古屋机场二层有许多饭馆,类似咱们这边Mall里面吃饭的地方,我们转了几家,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正想大吃一顿,看到一家写着“海上楼”的饭馆就进去了(后来发现还有居酒屋,后悔没去那儿)。里面还挺热闹,一起吃饭的都是日本人,不是送人的就是接人的。在这里吃上一顿送行饭或是接风饭,再喝点儿,也算是享受了生活了吧?我们要了一碗豚骨拉面、一份麻婆豆腐、一份炒鱿鱼须,外带啤酒。服务小妹老老实实的,看我们是外国人还多了一分热情。

 

饭菜很好吃。真心话。从早晨北京出发,到现在晚上我们才刚吃到点儿正经东西,我感到心里很踏实,很满足。

 

吃完饭出来,门口招待的小伙子说着感谢,并深深一躬,绝对的九十度。我也想还礼,但腰弯不成他那样,另外我也会觉得自己很傻。

 

我们从机场重新出来,向着酒店走去。

 

此时天已经黑了,街灯明亮,道路上空无一人,一边走我一边抽着“七星”。

 

不远处的海竟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第二天早起,发现这个酒店里住了好多国内来的游客。早饭就在大厅吃,乱哄哄的人挨人人挤人,找个位子都很难。早餐也比国内酒店差远了,甚至简陋。我只喝了两碗味增汤,吃了些面包和香肠。想想当初在三亚某四星级酒店吃早餐的豪奢,那里的餐厅就能让博尔特跑一百米。之后我们很快出发了,前方目的地,京都金阁寺。

 

我们坐的大轿子车开了快一上午,一直走高速。公路旁多山,全被绿色植被覆盖,才想到日本是个多山的国家。将近中午才到京都。看到也就那么回事。楼房大多低矮,路也不宽。日本人大多开经济型小车,日产或丰田一类,像咱们国内的“路巡”,那么多天我只见过一辆,更别提什么这个“虎”那个“豹”了,完全没有。这方面日本人低调,懂得不把汽车作为炫耀财富的象征,确实已经跨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意识成熟。

 

快到金阁寺的时候走了一段向上的山路,我看到路两旁小小的庭院,许多院中种着松树,修剪得亭亭玉立,甚精致,仿佛盆景。它们从院中伸出,翠绿而小小的树冠在不高的地方打开。这和我国太不一样了,我们是不会在自家院子里种松树的,一般只在陵园里。松柏长青嘛。我们只种枣树、柿子树。

 

金阁寺到了。这是日本室町幕府第三任将军足利义满所最终兴建完成的建筑,在日本属于国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是到日本必去的景点。但对于我,也就一般吧。我第一次听说它还是看三岛由纪夫的小说《金阁寺》,时隔多年不太记得是什么故事,不过似乎和这个金阁寺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当然了,这里和我们北京的颐和园、北海怎么能比,其体量、其气魄,我想要是金阁寺看上颐和园一眼,保证得吓死。

 

里面就像所有的世界文化遗产一样,各国人都有,大家沿着过道一一观看。我也隔着小湖水见到了它,它在几座小山的脚下,金光灿灿的。分为三层,一层里面有足利义满的坐像,三层有佛祖舍利,因此更增添了一分金贵。只是它不开放,我们只能隔水相望。

 

这种建筑,如果只是足利义满一家人住,当然很惬意,湖可小小地泛舟,山也可仰头即望;听着飞鸟的声音,看着落日;感受着时间的流逝与世界的安静。但是游客多了,种种的意境就全不在,它只是金阁寺,世界文化遗产,而已。

 

就像那一年李敖大师来北京,一群人乱哄哄地参观了法源寺,里面有个和尚说,希望大师某天下午来,没有那么多人时来,那时才能见到真正的法源寺。

 

金阁寺,也一样。只是那样的时光已远,那样的世界已远,我们只是,旅游而已。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佟琦

生于北京,自由撰稿人,现供职于北京某高校。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蔻蔻梁��ר��

    蔻蔻梁

    本名梁春雪,旅行美食作家,故事收集爱好者。
  • ���м�洛艺嘉��ר��

    洛艺嘉

    出版《同居的男人要离开》等3部小说后,突然放弃优裕舒闲的生活,开始一个人的世界游。
  • ���м�路佳瑄��ר��

    路佳瑄

    写作者,钢琴老师,现居北京;代表作:长篇小说《空事》、《世界很好,我们很糟》、《这一生,心中无事是最要紧的事》、《坛城》、《留味行》,随笔集《左眼微笑右眼泪》、《素日 女子 初花》,短篇小说集《暖生》,旅行随笔《在世界尽头相遇》。
  • ���м�汪宗白��ר��

    汪宗白

    媒体人,曾是理工男,不坚定的遗民,数本源论者,吃货,辞职环球旅行两年半。
  • ���м�沈寅��ר��

    沈寅

    《Travel+Leisure》中文版新媒体总监,旅行vedio导演,前《外滩画报》主笔。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