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鲈鱼正美的专栏 > 你高兴吗?

你高兴吗?

By 鲈鱼正美 2018-03-13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5269人阅读

我决定花一整天时间去参观位于吉萨的金字塔。金字塔之于埃及,就如同长城之于中国,泰姬陵之于印度,是这个国家的窗口、象征以及金字招牌。我对它充满了期待。

 

先坐地铁到吉萨站,再转乘一趟小巴,就到达了金字塔景区门口。远远就能看到耸立着的金字塔塔尖,我的内心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我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在心里咏唱到:谜一样的金字塔,比时间还要古老,比历史还要悠久……


 

进门就能看到塌鼻梁斯芬克斯,以及它背后的三座大金字塔。然而我一时尿急,根本无心观赏,夹着裤子跟人打听厕所,几经周折找到一个,赶紧冲了过去。

 

三个戴着头巾的埃及女人挡在入口有说有笑。原来这是收费厕所。见到鬼鬼祟祟的我,她们停止了说话,其中一个女人上前两步,问我是不是日本人。

 

“我是中国人。”我憋着尿说。

“你有女朋友吗?”她又问,身后传来微微的笑声。

“还没有。”我回答得尽量简短。

“那我做你女朋友怎么样?”她调戏道。

“你应该都结婚了吧。”我不解风情地回答。

“我还没有男朋友呢。”她故作扭捏地说,身后传来剧烈的笑声。

“上厕所多少钱?”我撇开她问其余两个。

“三埃镑。”

 

到底是金字塔里的金厕所,我只好认了。

 

“我喜欢你,你给两埃镑就行了。”那个调戏我的女人笑着说。

等我洗完手出来,那个女人又走到我跟前,双手推搡着我的胸部,大声地叫着“Marry me! Marry me! Marry me……”

 

我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吓得直往后退,退到墙根处,我侧身闪开她,疯一般地逃走。身后传来更加放肆的笑声。


 

沿着进门左手边的路往金字塔方向走,来到一处站着一排马和几匹骆驼的地方。马匹背后就是金字塔背景,是一个拍照的好角度,我拿起相机开始构图。拍了两张后,有个大叔走到我跟前说要替我拍,恭敬不如从命,我把相机给了他。他像一个专业摄影师,指挥着我站到几个不错的位置,一连拍了几张后,他把相机递给我。我对他拍的照片很满意。

 

看到我的欣喜,他开始向我兜售骑骆驼游览金字塔的项目:只需30埃镑,就带我环绕金字塔以及斯芬克斯,全程30分钟,一路免费拍照。我问他能不能少点。

 

“这个价格很不错了,30埃镑根本不算什么钱。”他说。

 

我骑上他的骆驼。他拉着缰绳走在前面。到了几个好的拍摄角度,他就把骆驼停下来,让我把相机给他,并按他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一路上他都在不停说话,不是向我介绍金字塔,而是推销两个小时骑骆驼游览金字塔的更大项目。向来见到推销员就转身的我,眼下骑在他的骆驼上显然无法跑掉,只能任他唠叨。他给出的价格从最初的400埃镑,逐渐下降到200埃镑,又变到了140埃镑,接着是120埃镑,最后咬咬牙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愿意给我100埃镑的“超低价”。我依然不为所动。

 

他突然把骆驼停了下来,告诉我30块钱就到这里了,但是现在才走了10来分钟,我们事先谈好的半个小时还没过一半,他还没带我去环金字塔,没去看狮身人面像。我向他抗议。他说返回去就到半小时了,狮身人面像远远就能看到。我无语凝噎,又不想坏了游览埃及最负盛名景点的心情。我把身上仅有的30埃镑给了他。根据我的经验,给50埃镑他肯定不会找零。果然,他又向我索要小费。我没有理他。


 

往回走的路上,他叫来了两个小孩儿带我去斯芬克斯,两个小孩儿看起来八九岁的样子,但是其中一个告诉我他15岁,另一个告诉我他12岁。15岁的小孩儿看起来已经很老道了,12岁的小孩儿像是来“实习”的。别看他们小,拍照水平一点不差,能熟练操作单反相机,英文流利,他们指挥我跟斯芬克斯亲吻、拥抱以及做出各种亵渎动作,然后索要小费。我给了他们每人一张华盛顿,15岁想要我的林肯。

 

“不能给你。”我对他说。

“你高兴吗?”他又问我。

 

我的嘴角扬起一丝笑纹。我第一次听到有人问我“你高兴吗?”是在印度,来埃及又听到了好几次。不过小孩子这么问我,还是头一回。当然,这是一个很好的理念,真希望你长大后也不要忘记。

 

“我很高兴。”我对他说。


 

两个小孩走后,我继续坐在狮身人面像旁边的石头上,盯着斯芬克斯出神。斯芬克斯向我抛来了那个千古疑问:什么东西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我回答不出,汗如雨下,眼看着斯芬克斯就要张开血盆大口将我吞下。这时英雄俄狄浦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斯芬克斯赶忙退后两步。俄狄浦斯朝我大喊了一声,“认识你自己”!然后挥舞起手中利剑与斯芬克斯战斗在半空之中。此时乌云密布,天雷阵阵,我浸泡在瓢泼大雨之中,一道道闪电从我眼前掠过。闪电之中,映出了我从牙牙学语到少年英气再变得老态龙钟的一张张影像,我看到了自己在晨光熹微中趴在地上蹒跚学步、烈日当头时在田野里快速奔跑、夕阳西下拄着一根残破的拐杖。我瞬间如醍醐灌顶,使出全身的力气,向着激战正酣的二位,向着阵阵雨点与滚滚雷声,在天地间撕心裂肺地喊出了一声振聋发聩的“人”。闪电、雨点、雷声随即消失不见,俄狄浦斯隐匿在苍穹之中,斯芬克斯又变回了那尊塌鼻子的石像。迎面朝我走来三位缠着头巾的女大学生。

 

其实之前我就碰到过她们好几次,只是彼此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她们在用阿拉伯语谈论我。

 

“可以和你拍一张照片吗?”其中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子说。

“我的荣幸。”

 

来到胡夫金字塔,我决定买票进入内部参观。转角处,我碰到了一群埃及女中学生,她们大概是学校组织来游览金字塔的,见到我一窝蜂涌上来,要求同我合影。我像明星一样被大家围在中间,又像大熊猫一样一一跟她们拍照,直到她们的老师把我从人堆里拽了出来。


 

入口处,胡夫金字塔门口的守卫不让我把相机带进去,尽管我承诺绝不会拍照,他丝毫不肯通融,让我把相机交给他保管。我不放心。或者浪费一张票,损失70埃镑,或者把相机交给他,冒丢失的风险,第一种情况我不乐意,每天晚上我肯定会辗转反侧地想着“金字塔里面会是怎样?”至于第二种情况,如果相机丢失,我也无法承受,毕竟那是我的重要旅途记录工具。不过第二种情况有折中方案,守卫同意让我用手机拍下他的尊容(手机可以带进去),如果我出来不见人和相机,可以马上报警。

 

我沿着狭窄的通道进入胡夫金字塔里面。没有一个人。我就像一个盗墓贼独自闯入了一个密室之中,本来希望发现一座旷世财宝,但里面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只有通道。不过对于我来说,却是了却了一桩心愿,至少,我晚上能睡得着了。

 

进去不到10分钟,我就完成了金字塔内部所有的探险活动。当然,那10分钟也可能是我的幻觉,因为从众多金字塔的谜团来看,内部短暂的时空扭曲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事。不过我不在乎了,至少门口守卫还在,我的相机还在,我又回到了真实的世界。守卫让我删掉了手机拍摄的那张照片,把相机还给了我。

 

继续绕着三个大金字塔转悠,我又碰到了试图把白色头巾或金字塔模型免费送给我当礼物的人,但我不再搭理他们。我总算亲眼见识到了传闻所说的不良小贩,不过我相信他们也是为了生计。每个人都在迫不得已地生活,没有谁比谁体面多少。

 

我找了个清静的角落坐下来,打算好好端详这三座矗立千年的雄伟建筑。一边喝着可乐,一边看着马车飞也似的驶过。人群一堆一堆地涌入,眼前的金字塔也如同长城、泰姬陵一般,成了被游客重度污染的地区。只是,金字塔依旧无声地矗立在沙漠之中,四五千年前它们就在这里,四五千年后它们还会在这里,我们却会成为一抔飘散于天地之间的无人认领的黄土。凝望着金字塔,我真真切切地闻到历史扑面而来的气息。这些伟大的建筑,都是心里想着永恒创造出来的。

 

据说能登上金字塔顶端的动物只有两种,一是雄鹰,一是蜗牛。如果我做不了雄鹰,那就让我做蜗牛吧。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下一篇: 拉穆岛,旅人驴事

鲈鱼正美

旅行者,摄影师,旅行定制师,小众目的地爱好者。曾游历印度,走遍中东,曾从北到南穿越非洲。
TA的窝鲈鱼正美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张璐诗��ר��

    张璐诗

    任职新京报文化记者8年,《Time Out 北京》古典音乐专栏作者;2009年频繁游历欧洲各国,2010年旅居欧洲至今,密集记录下访问大小音乐节、艺术家及一切音乐主题的出行。
  • ���м�林帝浣��ר��

    林帝浣

    中山大学教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人文旅游摄影师,专栏作者,画家。
  • ���м�韩松落��ר��

    韩松落

    作家,70年代生,祖籍湖南,新疆出生,1995年开始散文及小说写作,作品见于《散文》、《天涯》、《大家》等处,入多种选本;2004年开始专栏写作,在多家媒体开有电影、音乐、娱乐、文化评论专栏;《读者》原创签约作家,《看电影》及《香港电影》杂志举办的第一、二届华语优质电影大奖评委;现居兰州。
  • ���м�马伯庸��ר��

    马伯庸

    著名作家,代表作有《古董局中局》《风起陇西》《三国机密》等,曾获银河奖、人民文学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
  • ���м�远风男男��ר��

    远风男男

    藏在国企里的隐身旅行者,媒体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