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蔡适的专栏 > 当一个冰岛的浪荡游民

当一个冰岛的浪荡游民

By 蔡适 2018-04-13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43733人阅读

飞机降落在了雷克雅未克,这是地球上最北的首都,我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地方,就像是曾经用手指着月亮,有一天却真的踏上了那片土地一样。雨水顺着舷窗滑落,在降落前的几分钟,我拼命地朝外望,渴望看看这片土地的样子,然而,雾气遮拦了一切,天空的颜色像是一枚旧硬币,机长广播说:“请在位子上再多坐一会,现在你出去就是海滩。”

 

我脱下脚上的布鞋,换上防水的靴子,走出玻璃大门,狂风夹杂着冷雨倒灌而来,空荡荡的巴士掠过荒坡和海浪,在狂风中摇摆前进,不一会,车顶的天窗就被吹掀开了。在这里开车就是和大自然的一次搏斗,你要判断风向的移动来调整方向盘,这样才能让车子不偏离道路。而我,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游客,有着就算被鲸鱼吞掉的前一刻也要拍个照的习惯,此刻正忙于录制一段段视频——老天,我真没见过这样的极端气候。


 

我背着包站在路边,路的中央有一栋灰墙红顶的屋子,司机说你得向前走再向右拐,据我所知,我很久没有经历这样的时刻了,就是不知道道路的另一端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走进一栋建筑物的四楼,前台是一个红头发的朋克少女,我忘记了自己的鼻涕正顺着脸耷拉下来,脸往前一凑问她:“什么时候能办理入住呀?”前台往后一退,扔过来一只大约有一个盆栽那么大的红色蝎子,说:“你先去存包吧。”我定睛一看,蝎子的尾巴上挂着一把米粒大的钥匙。

 

我又到楼下走了走,粉绿色和灰色的房屋坐落在道路的两旁,这条三米宽的街道就是雷克雅未克的主街了,鳞次节比地点缀着咖啡馆和商店,我以为自己的旅途准备是很充分的,为了这严寒的极地气候,你看看,至少我连手套都戴上了。不料,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此刻,我正像一只饿狼一样盯着路人手上的保温水壶——我已经有两天没喝过一口热水了。

 

保温水壶的事情是这样子的,为了给行李减负,我一直拿不准该不该带上一个杯子,后来,我读到了一段诗歌,大意是不带这个,不带那个,我只想要一段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旅行。我读完之后豪情万丈,立刻把保温杯的选项从清单中剔除了。于是,几天之后,我就瑟瑟发抖地站在雷克雅未克的街头,并且患上了重感冒。


 

我的室友是个美国人,一头金发,就像你能遇到的那种个性简单的美国女孩,什么都说,她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这里的食物非常贵,我这里有些酱,你可以去买些面包涂着吃。”我刚把背包卸下,还没喘过气来,她就问我想不想去一个本地人的温泉,可以治好我的感冒。

 

我们走在傍晚的街道上,天还在下雨,公园的长凳上空无一人,在这种天气里,谁都不会在外面逗留哪怕多一秒钟。我的室友像踩了风火轮似的往前走,我跟在她的屁股后面,途经了一个超市,看见半截黄瓜五十五块钱,半个小西瓜四十块钱,一瓶矿泉水二十块钱。

 

我们继续往前走,道路一直通往大海,狂风大作,路过灰色的岩石教堂,低矮的房屋,窗帘半遮,暖色的灯光从几间窗户内透出来,像是走在了一幅阴沉的画作中,老天,我暗自想到,我如果是个当地人,要么离开,要么就会变成一个诗人。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冰岛人很少会离开这座孤独的岛屿,他们或许会离开,但是一定会再回来。说老实话,我可以理解这种情结,因为做一个冰岛人一定是很特别的,你想想看,他们全国才32万人,如果对别人说起自己来自于冰岛,就像是刚刚从月亮上下来一样。

 

旅行的一个好处就是,如果你做了什么蠢事,可以逃避那点在现实社会中的小小惩罚,比如说几分钟之后在温泉池,我手脚飞舞的在寒风中一路狂奔,嘴里喊着:“这他妈实在是太冷了!”然后一头载进了温泉池中,周围的冰岛人光着身子镇定自若的在寒风中走来走去,连一个白眼都没有赏给我。

 

我问:“冰岛什么时候会是春天?我是指,那种鲜花盛开的季节。”

 

我的室友浮出水面回答:“他们认为今天的天气就很不错。”


 

天空中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雨点袭来,热气袅袅升起,我在温泉池中露出两只眼睛,看着冰岛人沉默地泡在热水池中,沉默地走在寒风之中。我的脑海中想起了一个词:禅。

 

佛说:不可说,不可说。冰岛人真的是一群安静的人,我周围的这些人,男女同泡一池中,彼此无语,偶有情侣亲热,大家也都熟视无睹。有一种感觉就像是你做什么都可以,你可以漂在热水里一整天不说话,你也可以在池子旁跳来跳去,因为反正,你会被无视。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又走在了狂风之中,在温泉池中度过了惬意的时光之后,清冷的街道和人行道有了一种梦幻般的质感,哪里也不用去,就当一个冰岛的浪荡游民也不错。对于我来说,不存在一个最好的地方,或者说不能被代替的地方,就像在此刻,我已经有点喜欢上了这座岛屿的雾气、大海、温泉以及暮色和无人的街道。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蔡适

自由撰稿人,旅行者,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一年,《间隔年,一个女孩在游行》作者;射手座,喜欢看书也喜欢骑摩托车。TA的窝葱婶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陈夏红��ר��

    陈夏红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院博士,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博士,专注于近现代法律人物研究,协同著名法学家江平整理其口述自传《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编有《法意阑珊处:20世纪中国法律人自述》、《辛亥革命实绩史料汇编》等。
  • ���м�凯伦Q��ר��

    凯伦Q

    每年花4个月在路上的持续型穷游者,成都人,80后私营企业主。
  • ���м�寇爱哲��ר��

    寇爱哲

    国际新闻独立撰稿人,关注印度、美国。
  • ���м�麻辣tongue��ר��

    麻辣tongue

    译有德国青年雷克(Christoph Rehage)的游记《徒步中国》。
  • ���м�陈宁��ר��

    陈宁

    布依族,贵州省惠水县人,毕业于贵州财经学院贸易经济系,1995年参军赴藏至今。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