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孙助的专栏 > 注一注华不注

注一注华不注

By 孙助 2018-04-16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7906人阅读

坐车或徒步路过济南东北部的华不注山,自幼年至今几千次是有了,这才登临近瞻,不是一般的“灯下黑”——于是跟同行的巴洛尔大夫说,周边这么多古迹和地名有待考察,比如仲宫是谁的宫、唐王是哪个王、桓台是桓公的台么,咱们不愁老有所为了。

 

铁皮围起了山下的华阳宫,山门上着锁,不许人参观,据说明年才能重开。我问山下卖香的大姐,道士们不会饿着么?她说恁就败操心了。


 

一座孤山,不咋显眼,远看近看上看下看都觉它也就二百米高,但矗于一片低洼湿地和枯黄芦苇中,立马有了“小荷出污泥”的味道。其实它的历史之深和名气之大,远超了我的想象。单说“华不注”这怪名,啥意思呀?我小时听人说它叫华山,大了见过陕西华山的险峻后,始觉跟人抢眼球不地道,也没细究一下,就把它丢在了脑后,像对待一根古时的辫子。《诗经·小雅·常棣》里有句“常棣之华,鄂不䎬䎬”,这里“华”即“花”,“不”音“夫”即“跗”,大概意思是海棠花跗注于水中——有人猜测这是后人往文化上附会,冠以孔子和《诗经》大名,有利于提升境界和开发旅游;其实我想说,更大的逻辑可能是,古代劳动人民把“华不注”唱进了爱情山歌,被孔老先生收纳入书——他老人家可算作“采集民谣、体验生活”的先进分子。

 

与巴洛尔大夫拾阶上山,他一直给我讲着“混沌”和“阿列夫”。每到一个景点,我就打岔,申请课间休息一下——当然喜欢听他讲这些,他逍遥游于一个更大的时空维度,只是我程序老化、内存有限,传输太急会系统崩溃,脑子烧坏了就下不了山了。

 

半山有个不大的文昌阁,因为没到高考、名气不大,香火欠旺。家长们要是知道该山的名字取自《诗经》,情况许会发生变化。沿途多巨大岩石,因为形状和堆积规则,民间传说是舜帝垒上去的。舜帝当然不会这么有劲儿没处使,第一他不是西西弗斯,第二还得忙着耕地挖井呢——巴洛尔大夫说他不可考的遗迹,多在此山南边的舜耕山和舜井一带。至于老百姓为什么喜欢这么传说,我下面会猜测一下。

 

岩石因是砂岩,质地酥软,刻石字迹漫漶,隐约可见的也就一百多年,时间最晚近者是十年前的——如果这些石头结实,又免被日晒雨淋,咱们的文明也许不止五千年,至少也会留些岩画什么的,以佐证民间没有瞎说。

 

再往上有座吕祖庙,跟山下的华阳宫呼应着。吕祖庙上方有块飞升岩,三个大字也清晰有力,符合道家传说和传统。此地俯瞰,山下的华阳宫规模够大,有宣传牌称:面积1.96万平米,内有泰山行宫、三元宫、三皇宫、观音殿、净土庵、玉皇宫、龙王庙、关帝庙、棉花殿等。这个庞大建制,一是说明它确有历史和地位,二是说明古人的精神文明建设也需要一体化解决方案——好在咱家的大神们都宽容随和,不常扯皮打架,即使偶有摩擦,也能很快放下。特别值得一提的的是,华阳宫山门前有口“华泉”,至今水深,且成黑色。


 

说到这里,该划重点了。事关华不注山最有名的,恐怕是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现在已是国宝——提提“国宝”容易吸引点击,因为咱们处在文物值钱的时代。这画当然不能当地图看,但画出了所谓的“齐烟九点”。多年前曾与巴洛尔大夫爬上千佛山,试图数数“九点”,大约是早上九点,结果一点也看不见,都被雾霾挡上了。名气小一点的,是李白的那首“昔我游齐都,登华不注峰”。名气再小一点的,是“三周华不注”,说的是齐晋“鞍之战”中,齐顷公被晋军打败,他逃命时绕着该山转了三圈,在上文提到的华泉喝了口水,终于没被抓住——我觉晋军的经验教训是,以后不要盲追,应该坐地等着,看他跑够三圈再说。

 

今想说的重点还不是这些。《山海经》和《水经注》中,都多次提到过华不注,尤在《山海经》中提到了它跟昆仑山及“九州”、“四海”的地理关系。这不是我的考据,主要是从王宁先生和刘宗迪先生的网文中找到的。两位先生均为当代史学家,其文辞可信度较高。另,在共工和女娲的神话传说中,亦提到了这座小山——这一切的意义指向,非同一般。

 

不可能说太多,总结一下的话,大意是:一,黄帝、少昊、颛顼的领地均在山东一带,大也不过河南东北部和江苏北部,所谓“四海”,即“东海”、“南海”为现在的黄海、“北海”为现在的渤海、“西海”大概就是现在的菏泽、微山湖一带(想想为什么叫“菏泽”吧);二,《山海经·海内经》说“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有学者已确凿考据幽都山为华不注,黑水为华泉,另外此说在《大德礼记·五帝记》中也有记载;三,共工交代两个儿子,一定要把“华不注族”(即“华族”)的根留住,读者可以自由联想一下“华夏民族”;四,史家考据,比如“帝”即“蒂”和“禘”,后代靠口头语言传记宗族史,就要借助一些容易联想和通感的东西,“蒂”即“跗”,也叫花托(“华”即“花”,前文已经聊过),是生物接续子嗣的重要一环,“禘”则是怀念祭祀的仪轨,比如“轩辕”的领地也在山东,其早期的音意皆为一种特殊的“猿”类……

 

该下山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或留言,我还得和巴洛尔大夫吃饭喝酒聊“阿列夫”呢。

 

若想去华不注山,可在济南坐公交,建议在山东制药厂东门的“还乡店村”下——“还乡店”这名多好呀,进入现代才被“还乡团”给毁了,弄得大家到了当代不赚个盆满钵满,都不好意思回乡盖房子。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燕家台和西村真志叶

下一篇: 回到唐山

孙助

山东人,暂住北京十余年,旅行作者;曾独自单车骑行中国海岸线8000公里、环骑塔克拉玛干沙漠3000公里、环骑台湾岛、海南岛、青海湖等;徒步穿越华北、华中的大部分山脉。《一路向南》编著者,在各类旅行类杂志发表游记数十篇。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原老未��ר��

    原老未

    独立摄影师,撰稿人,英文名Moomoo,尼泊尔语包子的意思,江湖人称“不害臊妙龄女土匪”,胆大心细脸皮厚的典型,旅行数载,行踪不定,曾在南部非洲莫桑比克Lichinga小镇、瑞典斯德哥尔摩及外高加索小国格鲁吉亚各生活过半年;2014年6月出版《俺心中有一头骆驼》(人民邮电出版社)。
  • ���м�张三��ר��

    张三

    《新旅行》《孤独星球》《风景名胜》等杂志撰稿人,喜欢探险,尝试一切未知,坚信一个人只要知道上哪儿去,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 ���м�陈旭��ר��

    陈旭

    《财经天下》周刊高级记者。
  • ���м�杨碧薇��ר��

    杨碧薇

    云南人;写诗,作文,游山玩水。
  • ���м�老伯虎��ר��

    老伯虎

    理工男,原媒体记者,后辞职长期旅行。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