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余晨的专栏 > 加榜梯田与加车村

加榜梯田与加车村

By 余晨 2018-06-12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830人阅读

我是在做去黔东南的功课时,注意到这里的,加榜,这个有些特别的地名。虽然当时关于加榜的游记不多,交通的描述也比较模糊,然而那大片大片的壮观梯田,着实吸引我。相比起云南元阳梯田、广西龙脊梯田,贵州的加榜梯田没有那么大名气,但被誉为“中国最好的梯田之一”。

 

 

加榜乡一直都很闭塞,直到20世纪末才通公路,梯田是通过当地农民摄影师才留下了最原始的影像。2009年,加榜梯田的照片在一个摄影论坛上传播,终于,这片惊为天人的梯田被山外的世界发现。

 

高铁到从江,换汽车到加榜,走的是321国道,很长一段路是沿着都柳江走。江水的颜色很漂亮,有时是翡翠的绿,有时是绿中带蓝,整体水质看起来都很好,清澈纯净。两岸青山依依,苗村侗寨隐隐地藏于山间水畔,一丛丛的古老木楼,颇具风情。

 

 

过都柳江,进入重重大山。山并不太高,但很宽大,一层层连绵不绝,山路如蛇形蜿蜒。载我们的老司机说:“坐大巴到加榜要3个小时,我一踩油门2个小时就到。”看着这盘山路,我连忙摆手:“师傅,我们不急,一点都不急,你慢点。”老司机熟路,转个急弯都不减速,我在后座双手拉住把手,固定好自己,不然会被甩到另一端。后半程一直都是这种状态,有点后怕。

 

我严重怀疑是老司机在炫技,他倒是一脸轻松:“很快了!再翻两座山就到了!”

 

接下来是让人目不暇接的山路十八弯,不知绕过多少弯,我们终于到了党扭路口,进入梯田区域。

 

加车村是加榜乡最大的村,也是住宿最为集中的地方。加榜梯田毕竟是一个小众景点,近几年游人多了些,公路两边砖房多了起来,基本都开成了饭馆、客栈,但还不成气候,也无成熟接待能力,连杂货铺都只有两家。整个村里,最好最高的那栋泥水砖楼,毫无悬念是学校。往山腰走,下面一大片寨子是原汁原味的苗族吊脚楼村寨,非常朴素,甚至原始落后,除了一条水泥小路,并不见什么现代建筑。

 

加车村是梯田气势最恢宏的区域。从梁老师家小饭店水泥路往山上一直走,有一个视野开阔的观景亭,是看日出、看全景的好地方。

 

我去的时候是端午节,运气很好,天很晴朗通透,阳光金灿灿的,映得景物也分外鲜艳。走到田埂边上,放眼望去,脚下的田野像画布一样在天地间铺开,一条条优美的线条,以一种温和的弧度,从山腰上一层层叠下去,每一层里都盈着一池水,如镜面一般,映着天光,绿意融融的草丛包裹着田埂边缘,像绣上去的花边。


 

古老的苗家吊脚楼静静地铺陈在这些线条之中,仿佛一个远离尘世的世外桃源。公路从中间穿过,宽厚的山脉变成良田,如此气势恢宏,很难想象古时的苗人,如何一梯一梯开山造田,换来安稳的田园生活,和这令人一眼难忘的风景。真的可以称为杰作啊。

 

日落时分,醉人的夕阳洒下橙金色的光,落在山间,一半明媚,一半阴暗,苗寨炊烟袅袅,天地辽阔,山河浩荡,江湖渺远。

 

 

更没想到,这里有我看过最美的日出。

 

清晨五点半,我们打着手电摸黑爬到观景亭附近,站在田埂上,静静等待。起初天边一点点亮光,四周一片漆黑。慢慢地,东方开始出现无比绚烂的云霞,该怎么形容那种颜色呢,有点词穷,只觉得只有大自然才能调出这种色彩,浅金、桔黄、嫣红、榴花红、胭脂……像羽毛一样轻盈,像水墨一样晕柔,深深浅浅地涂染在天空中,映得整片天空都发出迷醉的光芒。

 

 

梯田的轮廓渐渐显现,起初并不清晰,随着朝霞越来越艳丽,倒影在水中,梯田破碎成无数块镜子,霞光和云影在镜中闪闪发光。太阳出来前的一瞬,朝霞绚烂到了极致,又渐渐暗了。山头那边,一小点耀眼的金光开始展露,一点点爬升、扩大,最后咸蛋黄一般的太阳露出全脸,照亮大地上的一切。

 

一首蓬勃的诗篇。我完全沉浸在对自然的感叹中。这里的日出,因为有梯田的存在,更加多变、壮美,富有层次感,与朝霞交相辉映,如镜花水月般,迷离梦幻。

 

 

加榜梯田的好,在于它并不单调,如果纯粹是大片田野,看久了不免乏味,苗寨的存在,带来一番生机勃勃。

 

加车村的苗寨非常原生态,保持着传统的农耕生活。离开主街,见不到多少现代痕迹。穿行村寨中,甚至需要时时注意脚下的鸡屎牛粪。苗家的吊脚楼,除了屋顶盖瓦,其他全部用木材建筑,一般分为上下两层,上层通风、干燥、防潮,是居室,下层用来饲养牲口或堆放杂物。从老旧的吊脚楼可以看出,苗族人的生活,特别是老一辈的,千百年来一样,早出晚归,稻饭鱼羹。


 

小孩在空地上玩耍,妇女在水龙头前洗衣,老人弓着背在筛谷子或在自家窗前望风景,更多的人,腰上挎着竹篓镰刀或扛着锄头,在梯田里播种。也时常见到小孩跟大人一起下田,梯田一层层沿着山脉阶梯式铺陈,侧面看去,苗人们插秧的身影,仿佛在天边悬崖。真真实实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很多老人,因为常年弯腰弓背下田,成了永久性驼背。有点心酸。村里人也有跟我搭话的,都很老实淳朴,对待外人非常友好。


 

沿着主街往山上走一点,可以看到一个小山包上,盘着一圈圈梯田,呈闭环圆圈状,像螺蛳的环,被称为螺丝田。这片田旁边也有一个小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在青山环绕之中,古意盎然,很像武侠小说里大侠的最后归隐之处,或者,功夫熊猫的故乡。广袤的大山,吊脚楼依山而建,错落,自然,恬静,穿越古时,而我,是一个行走江湖的侠客,正赴秘境探访隐世高人。

 


日落时,一定要找一个观景亭,什么都不做,只是静坐,吹风。看漫山遍野,一弯弯的水田,以令人叹服的线条雕刻在山腰,似银河跌坠人间,蜿蜒流淌;看茫茫大山,梯田盘绕吊脚楼,像遗世独立的世外桃源;看风从山那边吹来,拂过树林,拂过秧苗,拂过每一个在此刻停驻的人。内心涌起感伤又壮阔的情绪,天地之大,物我两忘。正是:行走田陌,寻村穿寨,从艳阳灼灼游到浮云日暮,夕临高台,风从四方来。山川绵邈,客心感怀。


 

离开加车村前,正跟客栈里的小狗玩,客栈老板的妈妈,一位苗族阿姨,邀请我一起包粽子,说着就把一盆糯米塞进我怀里。第一次在端午节包粽子,还有一位苗族奶奶,她们说着方言。我们三个就这样凑在一起包粽子,地上放着糯米花生腊肉粽叶,坐着小板凳,小狗趴在脚边。包完粽子,差不多到了坐车离开的时间。

 

头一晚跟司机讲好在客栈门口刹一脚,结果车来了却没有停下,我跑着追上去,阿姨比我还着急,冲出去大喊停车。总算停下了,我们拿着行李急匆匆坐上去,阿姨隔着车窗大声说,“哎呀可惜了,粽子都包好了,再多坐20分钟就蒸好了,可惜了,可惜了,你都还没吃上你自己包的,下次一定还要再来啊,我们再包粽子!”车已发动,她一边说一边挥手。

 

我真是好久都没进入这么淳朴的画面了。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余晨

在校研究生,蚂蜂窝蜂首作者,常驻广州。个子小,却想游遍整个大世界。会跟路上的汪喵打招呼,也会为了一朵小花停驻。世有喧嚣,心存诗情。我用自己的方式,去用心记录,用心体验,用心生活。这世界太美,岂可颓废?
TA的窝Sarah小晨TA的微博Sarah小晨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王增杰��ר��

    王增杰

    《北京漫步》杂志总经理,畅销小说《娃娃亲保卫战》作者,青年作家。
  • ���м�阿滋楠��ר��

    阿滋楠

    自由撰稿人、摄影师,旅游名博。
  • ���м�马大象��ר��

    马大象

    曾从事建筑设计,目前长期旅行,写身边发生的故事。
  • ���м�邱晨晨��ר��

    邱晨晨

    90后,不知道怎么定义作家与旅行家,但一直折腾着前进。
  • ���м�喻添旧��ר��

    喻添旧

    1980年代生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