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白宇的专栏 > 阿贝尔塔斯曼国家公园徒步记

阿贝尔塔斯曼国家公园徒步记

By 白宇 2018-06-12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053人阅读

阿贝尔塔斯曼国家公园步道是此次新西兰之行的最后一次徒步,这个新西兰最小的国家公园,是因荷兰航海家阿贝尔塔斯曼发现黄金湾而命名,虽然旅途只有短短的两天一夜,但却非常特殊。

 

因为我们第一天23km的行程中,有11km是要在塔斯曼湾的海面上用皮划艇的方式完成。这也是我们一直心怀忐忑的,毕竟缺乏经验,甚至没有概念划11km需要多久,手臂肌肉会酸疼到什么程度,季爷说她此前在挪威峡湾跟教练划过一次14km,累得手臂都抬不起来。上午出发之前在租聘皮划艇的R&R Kayak公司还有大约1小时的简短培训,更是营造了一种让人隐隐担忧的紧张气氛。


 

我们划的是船身修长的双人海洋舟,属于带尾舵带舱盖的皮艇,得穿防水围裙,相机手机都要装在防水袋里,此外教练要求我们必须穿泳衣泳裤或速干衣裤,因为无论防水措施做得多好,总还是会湿的。除此之外教练还教了在紧急情况下(比如船被浪打翻了)应该如何自救,我们要练习翻船时紧急拆除防水围裙逃离座舱浮出海面,以及使用抽水泵和求救信号烟花。当然,教练也说了,99%的情况下是不需要用到这些的,只是以防万一。两艘船从马拉豪海岸出发,我和小甜一艘,季爷和阿寇一艘,阿寇平常健身撸铁,臂力堪比男生,被我们称为电动螺旋桨,季爷也就不再担心自己会累得抬不起手臂。


 

今天阳光灿烂风平浪静,非常适合划皮艇,除了方向不太容易控制之外,划船本身比预想的要轻松,一个多小时左右我们便到达Stilwell Bay,在这里吃午饭小憩一下,然后往东边划到距离海岸线1km远的阿黛尔岛,这里栖息着很多可爱的小海狮。我们不能距离岸边太近,只能远远看着这些海狮躺在岩石上慵懒地晒太阳,大家干脆停止了划桨,只需要注意避开水下的暗礁和岩石,就可以静静地让皮划艇缓缓随波逐流,然后跟这些海狮们大眼瞪小眼相互打量,久久不肯离去。


 

也有调皮的小家伙会游到我们船边,在海面上翻跟头,几乎都要碰到我们的桨,大眼睛扑哧扑哧的特别萌,这应该是整个阿贝尔塔斯曼之行最惊喜的时刻了,第一次如此亲密地接触海狮,把自己丢进大自然中去拥抱这些鲜活可爱又自由的海洋精灵,这跟在海洋馆里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新西兰,动物几乎是不怕人的,无论是羽毛鲜艳的食肉鹦鹉Kea,还是黑白相间的扇尾雀Fantail,在海边森林步道行走的这几天,经常能看到体态轻盈,飞起来像蝴蝶一样灵动的小鸟跟着我们玩捉迷藏,季爷第一次看到这种鸟时还以为是蝴蝶,所以干脆称其为蝴蝶鸟。


 

离开阿黛尔岛之后,我们往Observationbay划去,并将皮划艇拖上岸存放,11km左右的海上行程没有想象中那么累,但双手虎口还是被船桨磨得生疼,裤子也被海水浸得全湿。接下来还有12km左右的徒步。翻过一座小山之后来到Torrent Bay,我们开始选择走近一些的Low Trail——这也是阿尔伯塔斯曼徒步的一大特色,徒步步道会在一些海滩上分岔,可以沿着森林走远路,或横切海滩走近路,但海滩上的近路在涨潮时被海水淹没,只有退潮时才会显露。


 

徒步信息里写着每一个海滩的潮涨潮落时间,我们到Torrent Bay时还没完全退潮,滩涂非常泥泞,冒着白色泡沫发出汩汩声的地方都是寄居蟹的身影,鹭鸶、塘鹅和海鸥在湿地里寻找饕餮。我们沿着滩涂走到一半,就被横在面前的一道海水溪拦住去路,我脱鞋探路发现深的地方快齐腰了,并不好走。三个女生的意见是等待完全退潮之后再走,但也不知道会等多久。过了几分钟,我看到有一对欧美情侣涉水横穿小溪,那条线路比较浅,海水不过膝盖,于是我也选择脱鞋过去,但同伴们不愿意脱鞋执意再等。过了半小时,潮水虽然退得很快,但这条溪依然很宽,她们还是不得不选择脱鞋下水。


 

继续往前没多远,快穿越TorrentBay时又遇到一道小溪,我的帆布鞋走滩涂的时候已经湿了不少,所以干脆穿鞋涉水湿个痛快,顺便把三个女生依次背过去,总算是走完了最艰难的一段。大家感慨了一下近路未必好走,往往欲速则不达。此时已是下午4点,接下来距离我们今晚的露营地Bark Bay Hut还有6.7km,为了避免天黑前进,我们走得很快。此刻也无心顾及丛林中的风景,只有腐烂树根旁一朵鲜艳的毒蘑菇吸引了大家的眼球,这段路小甜在前边带节奏,山林起伏小径我们硬是走出了6km的时速,季爷说小甜是她见过的徒步速度最快的女生,感叹跟不上呀跟不上。


 

跟路特本步道相比,阿贝尔塔斯曼的小木屋的厨房是不提供燃气和灶台的,需要徒步者自己带炉头和气罐,我这背了一路的炉头终于派上用场。屋里的壁炉烧得特别旺,木屋里干燥温暖,可以烘干湿透的衣物鞋袜。我们用于装睡袋和食物的大包是通过water taxi直接送到Bark Bay,但只送到front beach,为此我们还得在天色将黑时跑到偌大一个海滩上找背包,好几次把岩石甚至是坐在海滩上的情侣误当成是背包,折腾了蛮久才在campsite的标记处找到。



夜晚外边满天繁星,我背着相机走到海滩上,看银河拱门从天顶一直倾泻到正东方向的海平线上,这是旅途中最惬意的时刻,半人马座的南门二和马腹一两颗亮星在银心部分依然夺目,而两者延长线上著名的南十字星则需要在星海中仔细辨认,银河左边一颗泛红的亮星就是天蝎座的心宿二,但所有这些恒星的亮度都远不及东偏北方向的那颗木星,天边的云已经被月光烧成了鲜红色,月光火烧云与星空一起组成非常魔幻的画面。当看到相机屏显上长曝光的银河背影越来越蓝时,那便是月亮要升起了,满月之后两天的下弦月非常明亮,她的出现,让所有星星都变得黯淡,海面被划过一道波光粼粼。

 

和一起等候月出的一位荷兰大哥聊天,他的印象里,中国人的生活比较hard,不容易有假期和钱出来旅行,我告诉他在北京生活固然压力大,生活节奏快,但也不至于hard,但和新西兰对比,还是觉得这里的生活太舒适了。回到小木屋,喝着杜松子和旅伴说起曾经的旅行和以后的愿望……没有手机信号的时光总能纯粹于当下,这样远离尘世的自然之旅,足以不辜负所有的奔波辛劳。

 

次日继续14km的森林海滩徒步之后,下午1点到达Awaroa海滩,在这里我们乘坐WaterTaxi回到马拉豪,快艇上大家的神情都有一些疲惫,目光放空地看着我们这两天曾经走过的漫长的海岸线,内心波澜不惊——行走的意义在于行走本身,星辰大海不过是额外的奖励。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白宇

一个不浪会死的二货,一个热爱姑娘和远方的旅行者,一个拿不相信的事去说服自己的loser。Lofter ID:Rick's cafe 微信公众号:baiyu1984321 TA的窝无边落木的天空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刘笑嘉��ר��

    刘笑嘉

    旅行作家,“全世界给我勇气”公益活动发起人,图书作品《我怕没有机会,选择真正喜欢的生活》、《全世界给我勇气》等。
  • ���м�吴昊��ר��

    吴昊

    不知名旅游达人,有正当职业的骑行爱好者;2006年开始单车骑行,曾豪言壮志,要用车轮丈量世界;现工作于上海,从事财经媒体工作。
  • ���м�麻辣tongue��ר��

    麻辣tongue

    译有德国青年雷克(Christoph Rehage)的游记《徒步中国》。
  • ���м�郑轶��ר��

    郑轶

    摄影师,策展人;从事影像创作(摄影&Video),Audiovisual arts(Visuals & DJ)以及写作;嬉皮风格的旅行者是她的终身职业;曾游学欧洲多年,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艺术管理专业,曾在奥地利维也纳从事Audiovisual arts;热衷于研究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跨文化跨学科研究,在各种大学里把理工科文科艺术科以及经济管理都学了一遍,是个书呆子气十足的技术宅,立志当一个呆萌的学霸。
  • ���м�章晶��ר��

    章晶

    现居柏林,生长于长沙,曾在南非与荷兰生活过,去过一些地方,以四海大自然为家,写过音乐专栏,做过花艺,混过电影圈,现从事数字媒体行业。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