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喜喜的专栏 > 俄罗斯除了熊和伏特加,还有摩托球

俄罗斯除了熊和伏特加,还有摩托球

By 喜喜 2018-07-11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976人阅读

莫斯科,我和沙发主人Max刚刚在饭馆结束晚餐。趁着天色还早,我们打算一起走路回家。老远我就隐约听到了摩托车发动机轰鸣的声音,等我走近一看,发现被围起的一片场地正尘土飞扬。场地内,几个小伙子带着头盔,骑着摩托,手指正在车把上熟练地操作着,摩托也在快速的前进、暂停和倒退。


(守门员奋力扑球)

 

本来我以为这是一场摩托特技表演,但仔细一看,这些人的脚下,竟然还有一个被踢来踢去的足球。原来这是一项在俄罗斯非常受欢迎的运动,本地人称为“摩托球”。顾名思义,它是把摩托车这项极限运动和足球比赛糅杂到一起的一项运动。

 

(比赛现场)

 

这项运动始于1929年,来自以制作芥末酱出名的法国第戎市,随后只用了10年时间,便风靡英国、荷兰、比利时、西班牙等欧洲国家,逐渐走向职业化、规模化。1963年,第一场大范围的职业比赛于前苏联举办。

 

(队伍全速前进)

 

Max指着场上的摩托车手,告诉我这些年轻人日复一日进行枯燥刻苦的训练,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加入“Metallung”俱乐部——摩托球行业的翘楚。为此俱乐部树立霸主地位的是一位叫做Valey Nifantyev的骑手,他早在1970年代就已在摩托球圈内非常出名。退役后,他来到Metallung的老家——莫斯科南部小镇Vidnoe。在他的带领下,从2000年起,球队曾8次获得国内比赛的冠军,在国际上也曾代表前苏联参赛,夺得过多次世界冠军,正是这些辉煌又瞩目的战绩,吸引着热爱摩托球的俄罗斯年轻人义无反顾的加入。

 

摩托球的比赛规则也很特别:首先,摩托车手在比赛时的用球类似足球,但又不同于足球,大概一公斤重,体积是普通足球的一倍;其次,一场比赛由三节组成,每节持续20分钟,共计一小时;再次,上场人数每边由5名队员组成,分别是左边锋、右边锋、中锋、后卫和守门员,场下另有3名替补队员及两名维护摩托的机械师;最后,比赛的时候,摩托车手和足球运动员一样,可以在场上任意驰骋,但不得进入守门员的红色球门区域。

 

“哇,要边骑摩托边踢球,只是听起来,就感觉难度已经很高了。”听完了Max的介绍,这是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Max点点头,表示同意,摩托球致胜的关键就是骑手们娴熟的驾驶技术和闪电般的车速,当然,巧妙的传球和专业的射门同样也很重要。

 

前俄罗斯摩托足球运动员鲍里斯-洛吉诺夫曾经说过:“虽然摩托球很危险,摔断胳膊和腿的意外事故稀松平常,但我仍然热爱这项充满活力的刺激运动。”对于这句话,Gesha深表同意。Gesha是一方球队的场下替补队员,自己一个人正在冷板凳上坐得无聊,便走过来和我们搭话。


(球员的训练场地)

 

我好奇的问起Gesha,摩托球到底有什么魅力,让这些俄罗斯年轻人宁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继续玩下去。

 

(摔倒在球场的骑手)

 

Gesha听到这个问题,脸上瞬间散发出了光辉,“你知道吗,对于我们俄罗斯人来说,这项运动最好的体现了‘人车合一’的骑士精神。想象一下,驾驭着由钢铁组成的摩托,感受着机械的力量和速度,这就好比是男人力量的外延,让我们体会到驾驭的乐趣,再结合足球,我们可以使用诸如‘后跟带球’‘全速进球’‘快速过人’‘勺子点球’这些足球场上的技能,世界上还有比结合了这两项最‘爷们儿’的运动更美妙的事情吗?而且,想要赢得比赛,同样需要团队成员的互相配合——队友需要给你打掩护,帮你开路,和对手对抗。对于男人来说,这就像自家兄弟齐心协力做一件事情一样,使得我们彼此更加惺惺相惜。”

 

这些热血男儿也曾创造过俄罗斯摩托球的黄金时代。在首届比赛开始后直到1985年的22年间,还是前苏联的俄罗斯队共计赢得14次世界冠军——这段历史是老一辈俄罗斯摩托球迷最引以为豪的事情之一。随着前苏联解体,200个摩托球队就此解散,如今专业球队仅有不到10支,最夸张的时候,一场比赛前需要反复确认能到场参赛的人数,人数够了才能确定开始比赛。

 

(机械师在维修摩托)

 

摩托球没落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不是一项便宜的运动,尤其在俄罗斯经济连年恶化的情形下,维持这项运动更是“杯水车薪”。要知道,看似场上只有10人,总计只有60分钟的比赛,背后却需要庞大的资源支撑,首先是汽油的开销,虽然一升95号汽油在俄罗斯只要4.4元人民币,但却需要维持多辆摩托车的正常运转,累计下来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其次,好的摩托最少需要花费几千美元的价格购入,一般能拥有自己摩托的年轻人,要不是家境还算富裕要不就是父母紧衣缩食,为了满足儿子心愿所购;除此之外,摩托车手的头盔、夹克和护膝、手套等一系列保护器具的购买,日常摩托零件的损耗、维修等,都绕不过“钱”这个现实问题。

 

Gesha最后还给我讲了一个真实又血腥的故事。一次摩托球队比赛的时候,两名骑手因为骑行速度太快,来不及刹车撞到了一起,一名骑手的手指严重受伤,一块皮肉被掀了起来,他不是赶紧让医生消毒包扎,而是做了一件令大家目瞪口呆的事——停车熄火,走到场边,要来一把剪子,把已经掀起的皮肉用剪子直接剪了下来,而且为了不让流血分散比赛的注意力,他直接戴上了手套,镇定自若重返比赛现场。

 

(胜利的一刻)

 

听完这个故事,我理解了为何摩托球这项运动给俄罗斯民族带来了不同寻找的快乐——它虽然彪悍、野蛮、凶猛,却同时又能让人们感受到肾上腺素直线飙升的刺激。


Photo by Mikhail Domozhilov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喜喜

自由记者,神经大条、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我还喜欢和本地人交谈,用“沙发冲浪”的方式73次住进陌生人的家里,用独有的眼光去观察本地文化,写出和别人完全不同的旅行故事。微信公众号:喜喜见闻(Wanderlust_An)TA的窝喜喜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胡续冬��ר��

    胡续冬

    江湖人称胡子,天蝎座大叔,执教于北京某大学;除教师之外,还有诗人、随笔作家、译者、厨子、山寨主持人等多种身份,但目前最常实践的身份是娃她爹。
  • ���м�Janet谢怡芬��ר��

    Janet谢怡芬

    旅游节目主持人,1980年出生于美国得州休斯敦,踏遍40多个国家;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被小S推荐进入演艺界,主持Discovery旅游生活频道《疯台湾》,在2011年获得金钟奖。
  • ���м�行者橙子��ר��

    行者橙子

    郭诚,基督教徒,国内第一支公益驴友团队80公升创始人。
  • ���м�郭子鹰��ר��

    郭子鹰

    自由摄影师、旅行作家,曾是国内著名旅行杂志执行主编,自助旅行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现为佳能相机特聘摄影讲师。
  • ���м�老狼��ר��

    老狼

    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曾宦海十载,后身患恶疾,历生死考验,悟此生之真谛,遂放弃一切走出体制桎梏,签约新华社摄影师、投身互联网,和有缘人做快乐事。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