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姜春苗的专栏 > 法国人,真的那么傲慢吗?

法国人,真的那么傲慢吗?

By 姜春苗 2018-08-08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300人阅读

晚上8点,终于从阿维尼翁回到了巴黎,天空还有微微的亮光。刚好够时间整理一下,9点半出门去蒙马特喝一杯。

 

聚会的是一群EnglishSpeaker——美国人、英国人、加拿大人和爱尔兰人,以及一半法国一半澳大利亚血缘的Albert。11点不到,地下室里的现场演出已经开始了,狭小的空间里大家保持着微妙的安全距离,毕竟外面夜晚正寒但还需要抱团取暖。半小时后不流通的空气终于还是让我坐到了大门外,跟巴黎人一样,边看着人来人往边聊天,随时准备一场热烈的讨论。

 

大家都在巴黎住了好几年了,聊的无非是最近看了什么书听什么音乐,于是轮到我这个来访者挑起话题,“你们觉得法国人傲慢吗?”

 

 

也许骄傲应该是对proud更恰当的翻译。从南部上到巴黎,我不得不感叹这个国家“艺术家”的密集程度,连每个烘焙房都挂上了Artisan的名号,所以是用了多少爱在发酵多少浪漫看面包在烤箱里成熟的。是,法国人对他们的文化认同感应该比他们的出轨率更高居世界前列吧(来自《卫报》、CNN等多个来源的数据,法国还真不是世界上最爱出轨的民族)。看看他们给葡萄园分级的细致程度,每个流域每个品种每个山坡,简直用上了在香奈儿高定上刺绣的精确眼神。同理推论的还有干邑、香槟、奶酪,甚至连鸡鸭羊肉都不放过。

 

而即便面对着的是一张张游客的面孔,法国人口中流出的还是法语。就算我常年服用“入乡随俗”这枚良药,到了法国还是得时不时提高剂量,以免文化冲击来得让人难以抵挡。

 

 

无论你是哪国人,语言总是到法国的第一大障碍。记得第一次来巴黎,自持带着微笑和流利的英语足够让自己过关,然而第一天就被当地人对hello这个单词的漠视程度打败了。于是我的新西兰小伙伴K给我安利了法语的“金三角”——bonjour,mercy以及aurevoir,其实就是“你好”、“谢谢”和“再见”。这三句话的确大大提升了我在巴黎的待遇。

 

在其他欧洲国家我还能沾点国人的光,带着“有潜力”花钱的光环,购物时得到各种优待,但在法国,如果不先开口说bonjour,店员多半会当你隐形人。通过我孜孜不倦的民意调查发现,这可没有国籍/容貌/装扮上的差别对待,无论你是哪种肤色打扮如何贵气,不懂打招呼的人是不配得到法国人的贴心服务的。看到貌美如花气质出众的娜塔莉.波特曼在访谈上聊到在巴黎血拼,如果她不主动说bonjour也是没人理会,不仅为法国人血脉里的平等意识而折服。

 

加拿大作家Barlow甚至认为bonjour其实比其他任何词都重要。在他的书里提到了很多英语国家来的游客会按照他们的语言习惯,以Excuze moi——也就是Excuse me的法语来跟人打招呼,但其实这样的方式并不正确,法国人会在任何地点以bonjour问候,在聚会上、在商店里、电梯里甚至公交车上,而更深一层的含义是——准备好,我要进入你的领地了。他就曾经在公交车上因为没有以bonjour开始问候,而被司机认为是教养不好。

 

 

巴黎宽敞通透的大道并没让在这里迷路的几率变小,相反,“花都”排进了“对路痴最不友好”的大都市前10名。即便有谷歌地图相伴,在道路错综复杂的巴黎还是少不了要问路的,通常用bonjour打过招呼后,我就马上转换频道用英语交流了,虽然也能凑合着用法语说出要问的地点,然而法国人总是非常兴奋地立马认为你可以讲流利的法语,一番机关枪轰炸后,还是得不好意思地请人家再用英语解释一遍。

 

于是这次我得到的建议是,在bonjour后面再加一句Parlez-vousanglais? ——你会说英语吗?

 

而且甩出这句话时一定要敏捷迅速。

 

“是啊,你不知道一开始学法语时有多难”,在我称赞了J流利的法语后,他却要开始倒苦水,“一旦你开始主动说法语,他们就会觉得你肯定已经掌握得很好了,理所当然地用正常语速跟你交流”——看来我不是一个人。

 

需要帮法国人澄清的是,很多人不主动开口说英文并不是他们不懂英语,而是担心自己英语不够好或者有糟糕的口音。人家其实挺害羞的。关于坊间流传的英法之间的世仇因素,倒并没有那么浓厚(虽然也会偶尔冒出来)。

 

 

“而且他们的服务也不是那么糟糕”,说话温柔的美国女孩A来插话了,“只不过享受美食对他们太重要了。”

 

听过太多人抱怨法国餐厅的服务太慢了,甚至有调查表明在巴黎,坐下来等服务生过来招呼的时间是伦敦的3倍。通常心宽的我会猜测是餐厅人手太少、没睡好或是挨老板骂了;来自英语世界的游客可能会说,在法国餐厅不需要给他们小费,所以侍者可以不在乎你——你又不是金主爸爸。A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挺有道理,法国人爱美食就像爱生命,连小学生都被教导要用上正式的餐具、坐下来细嚼慢咽(一次性餐具在这个国家市场很小,也是挺环保的),因此他们总是有很多时间在餐厅里,服务生的节奏也更悠闲。

 

但是今晚大多数外国人都倾向于最后一个原因,服务生在乎自己的尊严多过他们挣到的钱,他们并不觉得因为自己做的是服务业就应当被瞧不起,顾客和服务生并没有地位高低之分。看来Egalite(平等)并不仅仅是被写在了法国国歌里,也流进了这个民族的血液里。也许试试对服务生客气一些,听听他们的专业意见,会让你的用餐更轻松一些。

 

A说最让她尴尬的是,来自美国的朋友总会不自觉地提高音量。这大概也是一种lost intranslation时的本能反应——希望对方能听到你——但听得到和听得懂根本是两码事儿,这也就难怪有些巴黎人会对游客有偏见——他们总是那么大声!

 

 

“所有漂泊的人生都梦想着平静、童年、杜鹃花,正如所有平静的人生都幻想着伏特加、乐队和醉生梦死”——萨冈道出了本真的人性。作为世界上被访问最多的国度,每年见过4倍于自己人口的游客,就像吃过太多的同一种食物,人的心理多少会有些抗拒。尤其是在很多游客并不够了解法国文化的种种特别之处时。

 

但别误会,法国人并不是没有发现他们对自己母语的偏执,他们也并不是对别国文化不感兴趣。相反,破冰之后他们会丢出更多的问题,以这个国度对于不同文化的浓厚热情,来了解你和你的文化。所以我打算以相同的兴趣,破解更多关于法国人骄傲的真相。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在英国开车

姜春苗

LonelyPlanet 广东作者,自由撰稿人和摄影师;爱好建筑、艺术、民俗与美食的慢旅行者;TA的微博karen失忆樱国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彭棠��ר��

    彭棠

    旅行指南作者,典型水瓶座,多年来行踪不定,虽为汉族,却酷似少数民族,不管去哪儿都会被认作成当地人,常出没于喜马拉雅一带,一度怀疑自己上辈子曾是那里的修行人,喜欢探究旅行与心灵的关系。
  • ���м�刘冉��ר��

    刘冉

    农民,按摩师,学术派。
  • ���м�汪宗白��ר��

    汪宗白

    媒体人,曾是理工男,不坚定的遗民,数本源论者,吃货,辞职环球旅行两年半。
  • ���м�叶舒婧��ר��

    叶舒婧

    曾在京都游学、作为一个日料深度中毒者,吃掉近100颗星星,终究还是按捺不住上路的心,目前正在中东开始新的冒险,尝遍世界美食就是我旅行的意义,TA的窝<a href="http://www.mafengwo.cn/u/5259781.html">妖猫猫在路上</a>。
  • ���м�吉四六��ר��

    吉四六

    互联网非资深媒体人,不喜欢旅游,只喜欢眼前的风景。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