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白宇的专栏 >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之旅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之旅

By 白宇 2018-08-09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4723人阅读

两年前看过这本书,还记得书里的一些片段。“回家后我去跳舞,遇到喜欢的女孩,我说:‘我们交往吧。’‘有什么用?你是切尔诺贝利人了,我不敢和你生小孩。’”引发核泄漏的爆炸只在一瞬间,悲剧却持续了几十年。

 

这次机缘巧合来到乌克兰,终于有机会造访这个曾经只在历史书里看到的地方。普里皮亚季这个小城本身就是因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修建和运行而发展起来的,几万人在此安居乐业,1986年4月26号凌晨1点24分,一声巨响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祥和,我想可能当时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如此严重的后果——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被国际原子能组织定位为七级,也是迄今为止的最高级。

 

历史上很多城市都遭到过重创,除去火山,地震以及海啸这种自然灾害,人为因素诸如屠杀,焚城,瘟疫甚至原子弹,也极少让一个城市彻底化为乌有,但这次核泄漏却让普里皮亚季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遗址。城市原本的样貌早已面目全非,三十多年来这里渐渐被丛林覆盖,街道和房屋都被淹没在草木丛生中。建筑里是死一般的萧索,碎玻璃破瓷砖遍地,剥落的墙纸和斑驳的墙皮随时要掉落,废弃的家具,还有那些不值钱或带不走的生活用品零乱地躺着,落满灰尘,暴露在空气里的金属,无论电表箱,灯罩,栏杆还是钢丝床都长满了铁锈,可以想像出当时数万居民在只有两小时的打包时间里匆忙撤离的场景,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别就是永别。


(你已进入污染区)

 

早晨8点打uber在基辅的Shuliavska St.5集合,街边楼梯旁有醒目的切尔诺贝利tour的标识,进办公室核实护照信息后坐车出发。我们的向导是一个中年乌克兰女人,英语流利但带着严重的俄式口音,非常考验听力。靠近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会有两道关卡,分别是30公里限制进入区域的哨卡和10公里禁区哨卡,从这里开始进入当年最严重的核污染区。


切尔诺贝利的列宁像是第一个标志性建筑。如果是两天一夜的行程,晚上会住在旁边一家宾馆。据说,宾馆里的墙壁粉刷都包含了防辐射材料。从Monument of Those Who Saved The World雕像开始,跟随着向导的讲解,大家的思绪穿越了32年时光回到那场浩劫之中,雕像展示了几位消防员,工程师,工人以及医护者的形象。他们是第一批赶到4号反应堆爆炸现场的人员,他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几百伦琴的致命辐射。之后3个月内,最快的仅仅几小时内,都因为辐射病而去世。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将整个世界从核污染扩散的边缘拉了回来。


(从桥面上远观核电站)

 

车子驶向了普里皮亚季河上的一座桥,沿着宽阔的水面向西北眺望,16公里之外就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当时我以为只是远眺一下,没想到实际行程会直接到达核电站的4号反应堆(当年爆炸的那个)旁边,直线距离不超过200米的地方。当年前苏联政府调用了50万人力,去处理核污染,他们中有10%最后都因为辐射病而死去,无论是军人,矿工,消防员,都以“清理者”身份被世人铭记为英雄。


(Those who save the world雕塑)

 

整个切尔诺贝利行程最精华的部分还是普里皮亚季这个“遗迹”,可能是整个地球上历史最不悠久的“遗迹”了,或者可以用其他一些词来描述——寂静岭,末日废墟,遗忘之地——这里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些电影或游戏里的场景,而且更加真实震撼。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脑洞大开的问题,人类消失之后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那么这个小镇给出了最逼真最现实的答案。无论从google map的卫星视图上看,还是我们亲自行走在小镇之中,你都会有一种感受,自然的力量正在满满覆盖人类的遗迹,像是崩密列埋藏于热带雨林中,这里的针叶阔叶林也开始一点点侵吞曾经人类生存的痕迹,野生动物也开始繁衍生息,狼,野猪,驼鹿,狐狸,兔子都比灾难前要多。


(普里皮亚季小学)

(普里皮亚季小学体育馆)

(普里皮亚季学校游泳池)

(普里皮亚季小学走廊)

(教室里的防毒面具)

(普里皮亚季幼儿园废墟)

(普里皮亚季幼儿园泳池)

 

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先后探索了镇子里的小学,游泳池,幼儿园,游乐场,音乐厅,超市还有酒店,脑海中只剩那么几个词在回荡:阴森,死寂,萧索,破败……小学教室的桌上,列宁像插图的课本和沾满灰尘的防毒面具摊在一起,小学体育馆游泳池的水池已干涸,池边墙壁上一个巨大的钟将时间永远定格在1点24分——4号反应堆爆炸的时刻,幼儿园游泳池里还有水,可能是最近的雨水从天花板滴漏下来的,许多房间里随意丢弃的洋娃娃让人联想到恐怖片,游乐场的摩天轮锈迹斑斑,音乐厅非常昏暗,隐约可以看见摆在舞台上的戈尔巴乔夫画像,还有沾满灰尘的三角钢琴,超市一层有许多家具床垫,当时不愿意撤离的人们都在这里呆着,因为很方便拿取食物,而酒店是可以爬到楼顶俯瞰这座废墟之城的地方,爆炸发生两天后由核物理专家勒加索夫院士率领的科学家团队就住在这里——普里皮亚季大饭店。

 

规定里所有的建筑都是不允许进入的,但官方和向导已经达成某种心照不宣:你可以进,别被我看到就行。毕竟如果不能进入建筑内部的话,切尔诺贝利之行的观赏性会大打折扣,游客可能也就不愿意来了,而官方也不能公开允许游客团进入依然有轻微辐射的建筑内部,出了事儿谁负责?

 

所以导游带我们进入建筑参观的时候,像是特种部队在执行任务——保持安静,脚步要轻,不要让警察发现——we only got 30 seconds time,follow me,let’s do it——内心戏满满的可爱向导想故意营造出废墟探险的紧张气氛。在普里皮亚季大饭店楼顶,可以看到东南方向3公里左右的核电站,不知道当年驻扎在这里的科学家团队看着反应堆大火依然没熄灭的核电站是怎样一种心情。


(普里皮亚季大酒店)

(普里皮亚季废墟游乐场)

(普里皮亚季废墟超市)

(普里皮亚季音乐厅)

(普里皮亚季职工宿舍)

 

小镇的最后一站是前往船坞码头,距离核电站的直线距离约2公里,32年前这里的辐射是0.2伦琴,也就是2000微西弗,最多时达到80000微西弗,时至今日,我们的辐射探测仪依然不停地响着蜂鸣警报声,靠近地表的地方辐射量是40微西弗,比正常空气多出了300多倍。正常空气的辐射量约0.12微西弗,不过40微西弗对于短暂访问的游客几乎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之旅是安全的。向导说当年居民被要求撤离时,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是永远离开家园,很多食物放在冰箱里没有带走,后来这些冰箱统一被军方埋在地下封存,猜猜为什么?因为害怕老鼠吃了这些带辐射的食物而变异。离开船坞时,我从码头等候大厅里穿过,大厅里的彩色玻璃窗绘制着太阳和月亮女神的形象,这可能是整个灰暗的废墟小城里唯一一抹亮色了。


(普里皮亚季船坞里的彩色玻璃)

 

告别普里皮亚季,我们直接前往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真的没有想到此行会如此靠近当年爆炸的反应堆。如今4号反应堆被巨大的半圆柱顶金属“棺材”所封印,保证100年之内不会再发生任何泄漏,所以整个切尔诺贝利区域是安全的。这里天空开阔,阳光灿烂,比起阴森的普里皮亚季,反而丝毫感受不到当年灾难的阴影。


(背后银色半圆柱体遮罩的就是当年泄露的反应堆)
 

32年了,这座核电站和旁边的鬼城普里皮亚季,也一直提醒着人类,不要让灾难重演。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白宇

一个不浪会死的二货,一个热爱姑娘和远方的旅行者,一个拿不相信的事去说服自己的loser。Lofter ID:Rick's cafe 微信公众号:baiyu1984321 TA的窝无边落木的天空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郑洋��ר��

    郑洋

    华盖(Getty Images)签约摄影师,蚂蜂窝旅游攻略专栏作家,公益驴友团队80公升成员;具有丰富的生态摄影经验,摄影作品发表在《影像视觉》《摄影旅游》等媒体;“蜂鸟网”摄影大讲堂主讲人,为各种机构多次进行生态摄影、环保、科普相关讲座,接受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专访。
  • ���м�雷克��ר��

    雷克

    德国人,《徒步中国》作者,摄影师;2008年从北京徒步到乌鲁木齐,拍有视频《最遥远的路》。
  • ���м�洁尘��ר��

    洁尘

    作家,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报社文化记者、副刊编辑、出版社编辑等职;现居成都,从事职业写作,出版有散文随笔集《碎舞》《华丽转身》《提笔就老》《草莓的亲戚》《禁忌之恸》《小道可观》《生活就是秘密》,长篇小说《酒红冰蓝》、《中毒》《锦瑟无端》等20余部作品集。
  • ���м�阎鑫荻��ר��

    阎鑫荻

    媒体从业者;曾想周游世界,自以为是的眼界和阅历并未让胸怀有多博大,我执般的好奇心只是让人更加无法安住;无意义,还要走,生命的本质就是如此不堪。
  • ���м�付莉��ר��

    付莉

    2001年开始旅居海外,曾是世界500强大型跨国能源公司的唯一中国人,并被派驻国内,生活貌似很惬意,但是内心更爱自由,爱大自然,爱历史文化,所以毅然辞职走天下。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