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春树的专栏 > 迷失在仙境

迷失在仙境

By 春树 2018-08-09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4847人阅读




没有想到,在中国就能找到“世界尽头”的感觉,根本不用去什么海外仙境。

 

在“草原天路”上开着车,阴天时的风景失色不少,完全没有网上显示的那些蓝天白云的风光照诱人,甚至就像是“模特照”与“买家秀”的区别。好在离开北京出门本身就是种乐趣,碰到什么天气就算什么天气吧。

 

在“草原天路”前,先找了个顺眼的(其实也没什么选择,店名都是“老战友”、“在路上”啥的)吃了顿饭。餐厅大堂正聚着几个人在吃羊蝎子火锅。我本来不想吃太多肉,可是又冷又饿,一看别的菜也不便宜,就点了这个。菜做得不错,做饭的就是那个看起来很热情的阿姨,吃饭时她走过来跟我们聊天,说这两天变天了,昨天有个男的过来,连衣服都没带,只穿了个短袖,跟她借了件衣服,住了一晚把衣服还了又哆哆嗦嗦地走了。我们确实来早了,五月份草原上还挺冷,尤其是前几天刚下过雨。


 

吃完饭,开车看风景。风越来越大,车似乎也越来越少。开着开着,起雾了。雾越来越大,几乎看不清前面的路。光线让雾显得有些迷幻。道路两侧的树及草木在雾中时隐时现,巨大的风力发电机也隐藏了起来。除了两辆车前后超过了我们,路上再也没有见到别的车。我想起电影《湮灭》里的场景,突然觉得它们像一个个有生命有情感的人,只是困于机器中无法动弹。

 

本想找个地方随便住住,但几个住宿区都因为天气太差没有开门,开着的都是很可怕的那种,远远看着就吓人,比如路边突然冒出来的一座五层高楼,垃圾遍地,楼外挂着彩灯,霓虹闪烁,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车稍一开慢,路边几个人就围过来打算拉客。还有一家是一对老夫妻开的店,没有任何客人,门一关像住进了监狱。主人倒是挺好客的,说住不住随意,下次有机会再来。

 

没办法,只好回到原来吃饭的地方。客房的条件不好不坏,就是普通小城镇那种招待所的条件。半夜我还吓醒了一次,总想起来一些恐怖片,这荒郊野外的,万一碰到黑店怎么办?实际上确实是想多了,毕竟这里还是中国。


早晨起来看到外面的雾更大了,楼下热热闹闹地又坐满了一桌刚来的游客。吃完饭,我们去外面走了走,牛和马在草地上吃草,一丛丛野花在草地上开得鲜艳,即使是大雾的天气。垃圾不少,大部分是被游客随手扔的塑料瓶,还有缠在花丛上的薄塑料袋。我把垃圾袋揪下来,扔回到车的后备箱里。我真恨不得把视线所及处的所有垃圾都拾干净,但一是太冷了,二是我太懒了。若有机会组织一个“走天路、捡垃圾”的活动就好了。最好有奖励,比如捡完以后吃饭免费,必须发动群众搞环保,光靠志愿者是不行的。

 

雾太大了,“草原天路”被封了,于是我们离开了这里。怎么说呢,开心是开心的,但离开的时候也毫不留恋。

 

 

我曾去过一座英国的岛,名为Lindisfarne岛,又称“圣岛”。它位于英格兰的最北部,进岛需要走一条堤道,只有落潮时才有路。那次是参加英国的书展,活动之余去岛上住了一晚。我向来是个对“偏远”、“荒凉”等词所形容之地无兴趣的人,那次也是本着“来都来了”的心态去了一趟。

 

当时我们借住在朋友家,秋末冬初,岛上天气寒冷,屋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暖气,就穿着厚厚的衣服睡了。第二天早晨,绕岛一周,找了一家有当地特色的餐厅吃了海鲜,嘴唇被海风吹得干裂,的确有种“孑然一身”之感,一座岛带给人的心理感受不容置疑,当你想到你的四周都是海水,心就情不自禁呼唤大陆。在这里,我强烈地明白户外类服装的必要性,尤其是离开的时候,简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晕车下车呕吐,我错过著名的雕塑“北方天使”。反正去哪里都是寻找自己,当晚我住进了纽斯卡尔,离开了“世界尽头”,我高兴得都快哭了。

 

这几年吧,感觉自己对旅行已经失去了兴趣,至少那种天南海北的地方,肯定能不去就不去。就连著名旅游景点,也是兴趣缺缺。想来可能是因为在欧洲呆得太久了,本身就处于一种“漂泊”状态,更渴望回到母国,想回到自己的航空母舰,自己的大陆。

 

前几个月,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的情感就像这雾一样迷茫且迷失,我太容易爱,也太容易就失望。归根结底,我总结出来,可能是因为我不幸福。因此我会紧紧抓住感情的稻草,紧紧抓住任何一点安慰。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卡拉马佐夫兄弟》里借米嘉的口说“情欲就是狂风恶浪,甚至比这更凶猛!美是很可怕的、怪吓人的!之所以可怕,因为它神秘莫测;之所以神秘莫测,是因为上帝尽出些让人猜不透的迷。”

 

人是种矛盾的东西!而不幸福是失去了对生活的控制,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没有办法控制我的生活,惶恐中我靠近的“爱”其实更像一场下坠。停止下坠的唯一办法就是改变自己。​​​​因为你完全无法改变他人,所有为了让自己不痛苦而陷入的感情都会让你更痛苦,如饮鸠止渴。

 

那天因为雾太大了,“草原天路”被封了,于是我们开车去了另一个城市。这次旅行时我们或者都没想过我们的结局,如此可悲,像那场大雾,直到雾散时,才能看清现实的全貌。而地上确实有那么垃圾需要捡啊。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亦出版个人诗集《激情万丈》及《春树的诗》,写诗是她的最爱。目前她和家人及一只叫Caesar的猫一起生活在北京及柏林。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谭源��ר��

    谭源

    知名视觉摄影人,日本摄影协会会员, 旅日13年,日本时尚・旅游・艺能娱乐信息传播者, 国内外数家摄影杂志、时尚杂志供稿人。
  • ���м�昆仑��ר��

    昆仑

    新疆大学教师,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会员,新疆观鸟协会会员;酷爱登山、徒步、地理探险、摄影和写作;十数年来,其足迹遍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之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阿尔泰山、东帕米尔高原及塔里木、准噶尔盆地等地。
  • ���м�张抒涵��ר��

    张抒涵

    最东北的姑娘,留学德意志,法律人;肉食控,油豆角控,旅行控;爱厨房不爱洗碗,爱码字不爱论文;再见了理想主义。
  • ���м�叶孝忠��ר��

    叶孝忠

    旅行家,踏足80多个国家,曾任孤独星球(北京)指南出版人。
  • ���м�小麦��ר��

    小麦

    故乡:汕头;长居:上海;星座:双子;旅行作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