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何亦红的专栏 > 漂流额尔齐斯河

漂流额尔齐斯河

By 何亦红 2018-08-09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6984人阅读

中国大部分河流是东流入海,而这条发源于新疆阿尔泰山南坡的默默流淌着的河,一个华丽转身,便独身闯荡向西奔着北冰洋而去,它的名字叫做“额尔齐斯”。我们漂流的是布尔津到哈巴河的一段,秋季景色绝佳,河流秀美而悠缓。


★ 随波逐流也不易



从布尔津五彩滩附近的跨河大桥上俯瞰我们即将下水的额尔齐斯河,河水如镜面一样平整,毫无波澜,两岸胡杨将金黄的色彩慷慨地挥洒在水面上,镜面反射出一个静谧的空间,让人简直不忍心用小船划出的水痕破坏了这方宁静。


然而当划着小艇离岸,置身水中时,才发现这种宁静是从远处观看时的视觉假象。其实水面风很大,小艇不时会偏离方向,而且水是流动的,途中遍布激流漩涡。


我划的是一艘单人硬艇,作为新手,在有风吹来的时候,很难控制方向,所以全身一直在跟风向作斗争。开始我不停地用船桨做出后舵来纠正偏离的航向,但这种方法会迅速降低甚至停止刚刚划起来的向前的速度,之后就采用在即将偏离的方向一侧补充几桨的方法,但是力度和频率总是难以掌握,有时候甚至船身直接横了过来,我就只好随波逐流,等力气恢复了再来调整方向。



可是随波逐流也不那么轻松。当船身与前进方向垂直时,遇到大一点的浪,船身摇晃得更厉害,心里更没底了。于是我老老实实摆正船头,劈浪前行。


教练朱修宇和齐双岳划过我的身边时,看起来无比轻松且颇具速度,船身从不打转。他们的经验是,不要等船被吹得无法挽救了再来补救方向,当你看到船有偏向苗头的时候就要及时调整。同时教授了正确的划桨姿势,即手肘下垂,每一桨都要用到腰腹部的核心肌肉群,进行转体,带动手臂的力量。


经过一整天的调整和较劲,下午我已经基本能划出直线,获得一定的行进速度了,并且划桨不再使蛮力,开始享受这项运动带来的美妙感受。


划船的道理是否和生活的道理相通?人都想活得轻松没有约束,可往往外表看似游刃有余的生活,实则需要具备驾驭的智慧,也要经过风浪的洗礼并付出辛苦的代价。如果不进行一点点控制而放任自己随波逐流,那翻船几率是很大的。


★ 换个角度看世界



第一天大家划的船型互不相同,划单人艇的羡慕双人艇,毕竟是两个人在划,应该更省力些吧?划双人艇的羡慕单人艇,船小更容易控制些,速度更快些?第二天大家互换了船型,发现其实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回事。我和老极划一艘双人充气艇,划桨力度上并没有觉得比单人艇省力多少,好在老极比较有经验,一直在后面控制大局。两个人划艇配合是相当重要的,后面人要根据前面人的频率划,同时还要注意随时调整方向,如果两个人的频率和力度不同,就会相互抵消向前的力量,还不如一个人划。双人艇的好处在于载重很大,可承重近220公斤,适合长途的河流旅行,携带多日的补给。


以前都是在岸上看河流,划艇则让人换个角度,置身水里,观看岸上这个陆离的世界。


深秋的北疆,我们见过无数次牧人赶着牛羊浩浩荡荡转场,可在河中这次遇到了牧人用木船运羊渡河。主人费力地把羊群集中在一起赶到岸边,可是渡船很小,只能容纳几只羊,只见他们抓着头羊的角,扔到了小船上,再顺便捎上另外几只。主人摇橹划向对岸,船上那不知所措的羊惊恐地望着哗哗流过船身的河水。正当我们替主人发愁这样的小船要运多少次才能运完整个羊群时,其他的羊已经扑通扑通全跳进了河里,跟着小船一起游向对岸。羊原来天生会游泳!这是多么生动的一幅额尔齐斯河的生活画卷。



途中也能偶遇岸上的其他动物:不停在点头的马,想要赶走一直盯在脑袋上的蝇虫;呆呆地站在岸上高处地平线上的骆驼一动不动,像是被施了石化的魔法;谁家的小泥屋里跑出来的狗,对着我们狂吠,不知是欢迎还是要把我们赶出它的领地。


这个时候刚过夏季,是个水量应该不算小的季节,可大部分地方的水还是比较浅的,我们的小艇经常不注意就会搁浅,底部蹭到鹅卵石。教练齐双岳也告诉我们,尽量避开那些从水面看水的颜色突然变暗的区域,那些地方往往就是靠近河床较浅处。领队老极也说,这条河的水量比他几年前首漂的时候小多了。额尔齐斯河号称新疆第二大河,水量仅次于伊犁河居第二位,接近边境处河面很宽,可通轮船。可近几年,大量水被其他区域调用,向城镇生活及农田灌溉供水,河水变得越来越浅,已经很难想像这是条以前有轮船航行的河流。虽然我们在河上划皮划艇非常安全舒适,即使落水也基本没有危险,但同时我们也为环境的巨大变化而担忧着。


★ 天鹅之旅



看前面,野鸭,野鸭!我所在的双人艇上,坐在后面的老极激动得用脚猛踹我的后背。远处水面上密密麻麻分布了好多黑点,眼神不好的人很难看到。我们停止了划桨,静声屏气,让水流推着小艇缓缓靠近,野鸭群已经清晰可见。待后面同队的船也靠过来时,野鸭群还是最终从水面群起。起飞瞬间带起的浪花异常壮观。额尔齐斯河栖息的野鸭有十余种,其中最常见的是赤嘴潜鸭、针尾鸭、绿头鸭、鹊鸭、琵嘴鸭、秋沙鸭、凤头潜鸭、赤麻鸭等。赤嘴潜鸭的种群最大,眼前这片水域的种群几乎有几百只之多。



额尔齐斯河还是天鹅的栖息地,我们三天之内多次与它们邂逅。阿勒泰山脉刚刚下过新雪,一群天鹅高傲地挺着脖颈,卧在以雪山为背景的河面上,美轮美奂。我们数了下共有四十多只。起飞时它们排成人字形掠过树梢,飞过我们头顶。大天鹅(学名:Cygnus cygnus)是一种候鸟,嘴黑,嘴基有大片黄色,黄色延至上喙侧缘成尖。它是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类,能飞越珠穆朗玛峰,最高飞行高度可达一万米。在野外遇到野生动物的几率本来就很小,何况是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聆听它们的鸣叫,看着它们逆光中展开透明的羽翼,每个人都觉得相当梦幻。

 

★ 梦幻营地



额尔齐斯河孕育了世界四大杨树派系(白杨、胡杨、青杨、黑杨),素有“杨树基因库”美称。欧洲黑杨、银灰杨等八种天然林是中国唯一的天然多种类杨树基因库,也是全中国唯一的天然多种杨树林自然景观,还有中国独有树种盐生桦。白天漂流在两岸金黄杨树夹道的河面上,夜晚我们的营地就安置在这些金黄的树林之间。胡杨树看起来颇有年头,树干粗壮,扭曲成各种形状,有的柔美,有的狰狞。风吹落叶,雨般纷纷飘散,醉舞夕阳中。帐篷就搭在厚厚的落叶之上。牧人的牛群和羊群夕阳时分经过我们的营地,好奇地打量这些奇怪的“房子”。偶尔几峰骆驼在一旁悠闲地吃草,夜晚的帐篷中清晰地听到它们的几个响鼻。


这就是我们的河流旅行,以平和的方式接近河流,安静地与栖息在河流上的生灵共处,在旅行中欣赏美好,参悟生活。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火的狂欢

下一篇: 大理-老挝摩托日记

何亦红

资深户外旅行者、媒体人,摄影师、旅行作者,马上走旅行文化工作室创始人。马背旅行、摩托车旅行爱好者、践行者、推广者。微信公众号:马上走(mashangz);微博:@何土匪;
TA的窝何亦红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洁尘��ר��

    洁尘

    作家,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报社文化记者、副刊编辑、出版社编辑等职;现居成都,从事职业写作,出版有散文随笔集《碎舞》《华丽转身》《提笔就老》《草莓的亲戚》《禁忌之恸》《小道可观》《生活就是秘密》,长篇小说《酒红冰蓝》、《中毒》《锦瑟无端》等20余部作品集。
  • ���м�尼佬��ר��

    尼佬

    居住在中缅边境附近,Lonely Planet最资深的中文作者之一,迄今为止已经参与了十多本孤独星球旅行指南的写作;同时也是一位旅行专栏作者,旅行和写作的主题大多与边疆的地理和文化相关,身体力行地做一个“跨界者”。
  • ���м�马伯庸��ר��

    马伯庸

    著名作家,代表作有《古董局中局》《风起陇西》《三国机密》等,曾获银河奖、人民文学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
  • ���м�鲈鱼正美��ר��

    鲈鱼正美

    旅行者,摄影师,旅行定制师,小众目的地爱好者。
  • ���м�七个酥饼��ר��

    七个酥饼

    喜欢探索原始与野性的世界,用镜头记录东西南北的旅行故事。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