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狗子的专栏 > 铁山寺的一位女护法

铁山寺的一位女护法

By 狗子 2018-09-11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690人阅读

跟随一个剧组进驻盱眙县铁山寺风景区已经一周了。

 

说到盱眙,人们大概首先或干脆说唯一的联想就是小龙虾。铁山寺脚下大大小小饭馆里的头道招牌菜都是小龙虾,红烧、麻辣、十三香、清蒸等等,景区小卖部里摆满了各种型号尺寸的小龙虾模型,当然也是红烧小龙虾模型,人们似乎不愿面对其活生生状态下的青黑本色和张牙舞爪的形貌,而只钟情于它们被料理后的尸体。2000年前,有“汉人出家第一人、中国翻译佛典第一人、中国修庙建寺第一人”等称谓的严佛调在此开创铁山寺时绝不会想到今天的盱眙以“龙虾之都”自称,这种生长在淤泥污水中据说能活50多岁的奇怪生物大行于世,这算是末法时代的真实写照吗?

 

温比亚台风过后的两三天,我随剧组伙伴们探访了铁山寺。因为住在景区内,我们是从铁山寺后山的“半醉桥”开始跋涉的,这样可以不再买门票。所谓“半醉桥”,就是一条架在天泉涧溪上的铁索桥,人走在上面难免晃晃悠悠,但以我多年对醉汉的观察及身为醉汉的体验,人在半醉时往往步履矫健意气风发身手灵活,真喝到走路不稳时,那已经是大醉至少马上大醉即将断片的状态了,但叫“大醉桥”明显不合适,太煞风景了……有恐高症或胆小的朋友不用担心,“半醉桥”很结实,护栏也很高很牢靠。


 

后山这条路比较僻静,加之是早上八点多,一路上除了一位清洁工人,没遇见游人。清洁工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汉,红黑脸膛,目光晶亮,见着我们只是笑眯眯地点头。大家都说在这里干这份差事真是健康职业啊,据说铁山寺是天然大氧吧,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高出城市100倍。

 

因为潮湿加之山路狭窄,走在最前面的伙伴屡屡被蜘蛛网糊住,那哥们干脆找了根树枝时不时做披荆斩棘状。还好,石阶山路修砌得很规整,也不算陡。这里是大别山的余脉与长三角的交接处,属丘陵地带,最高的山不超过海拔200米。


 

不时路遇粗大的葛藤,路边石碑有前人写的一首赞美葛藤的诗。我忽然意识到我常年必备的戒酒神器葛根、葛花正是来自眼前这种南方常见植物,早就有古代酒鬼这么赞叹过:口含葛根,千杯不醉。路过山间小卖部,我买了几小包葛花,打算送给平日里我的酒友。我平时赴酒局,有时想起来也会带点葛花让服务员泡一壶大家都喝点,我这么做并不说明我多么关心朋友,我只是想在酒桌前坐得踏实。


 

经过铁山寺旧址,历经近2000年的雨雪风霜,这里除了茂密的树丛和树丛间编织精美的蛛网,只有一块今人立的告示牌,在感叹沧桑变化的同时,又想及千百年来,有多少追求精神卓越的高僧大德已湮灭得无影无踪……忽然觉得我不配谈这一切。

 

快到铁山寺时,遇见朴树了,剧组里一个姑娘兴奋异常。大家别误会,我们遇见的不是歌手朴树,就是一棵树,那姑娘之所以兴奋是她一边拿手机拍朴树一边放《No Fear In My Heart》玩起了抖音。


 

我们一行溜溜达达连歇带走,上午10点多到达铁山寺山门。这是个晴天,天空碧蓝,白云朵朵。有拖家带口的游人的喧闹了。

 

看山门前寺院介绍,得知2017年铁山寺成为北京龙泉寺下院,龙泉寺僧团及学诚法师曾入住于此。就在一周多前,因为米兔运动,学诚法师刚刚辞去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职务。


 

在大雄宝殿前的石阶上小坐,看五星红旗与佛教旗在蓝天白云下迎风招展。殿前一群小孩在写生,一个40岁上下戴眼镜的精瘦女子在辅导他们。起先我以为她是夏令营老师,后来进到大雄宝殿内又见她给游客讲解佛教知识。我好奇便凑过去听,她在讲目前正值佛教的“夏安居”,铁山寺的方丈、和尚们都在闭关。在2000多年前的印度,夏季的雨季长达3个月,佛陀乃订定4月16日至7月15日为安居之期,在此期间,出家人禁止外出,聚居一处精进修行,原因之一是雨季期间草木、虫蚁繁殖最多,恐外出时误蹈,伤害生灵……


 

待游客散去,我和她单聊了起来,这才得知她是义工,新疆人,来这里一个多月了。我问她会在这里待下去吗?她说也许吧,看缘分了。她又跟我聊起她为何信佛,我觉得就是向我宣讲佛法吧:关于死,关于往生、今生、来生,我忽然觉得她有点说到我心坎里去了,之前我对佛教虽充满好感,但讲到转世等等总是半信半疑或基本就是不信,此刻我忽然有了一种“信”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这感觉很奇妙,她说的那些我以前也听过或读过,是什么让我当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呢?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处境的变化我越来越无依无靠以至急于“抱佛脚”了吗?还是近在眼前的这位女子的神态让我觉得安定、至少觉得她和我差不太多是个可以亲近的人?或许都有那么一点吧。

 

也因为觉得她是个可亲近之人,俗人的那点好奇心让我斗胆跟她提起了学诚。我问铁山寺会受到影响吗?她说要说没影响是假的,不可能不受影响。她说我们平常做点好事也经常被周围人误解、嘲笑,更别说做了那么多事了。她说弘扬佛法就是这么艰难,真是太难了……这时我发现她哭了,眼泪从眼镜片后流下来,但她还在几乎不动声色语调平稳地说着……我靠,我心中一酸,一股热流涌上来,我把头扭向一边,我眨了眨浑浊的老花眼,没让眼泪流出来。学诚事件的真相姑且不论,我确是被她的虔诚感动到了吧。


 

伙伴们在招呼我回去了,我只得跟女义工告辞,并说谢谢。离开前我匆匆在大殿里转了一圈,转到佛像前立住,我在犹豫拜还是不拜。我本就是个犹豫的人,每次在佛像前更是如此,有时会拜,有时走开,内心千头万绪:拜是迷信,佛早就说了不立偶像,但不拜是不是又傲慢了呢?您那一副臭皮囊就那么难五体投地吗?而且拜还是会给自己和家人朋友带来平安的吧?不拜会不会有不好的报应?但这么拜佛是不是太功利了呢?等等犹豫。这时,在殿内一侧的女义工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走到我身边,她说我来带你拜佛吧。我或多或少解脱了一般,说好啊。

 

在女义工几乎手把手的耐心带领下,我和她一起拜了三拜:跪,手掌方向,静心,排空一切,俯首,叩头……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这么正规甚或也是第一次这么虔诚地拜佛。

 

拜完佛,我起身和她道别,大概有点不舍。我说了好几次谢谢,她双手合十弯了好几次腰。

 

之后的几天,直至现在,每当想起铁山寺里的这位女义工,我心里就会有一种力量。这算是佛光乍现带给我的吗?这算是一份佛缘吗?它能持续多久呢?

 

对于她这样的义工,佛教也以护法称之。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末日旅行三天

狗子

本名贾新栩,生于北京,出版有长篇小说《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1、2,随笔集《一个寄生虫的愤怒》,《活去吧》,《散德行》。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陈夏红��ר��

    陈夏红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院博士,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博士,专注于近现代法律人物研究,协同著名法学家江平整理其口述自传《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编有《法意阑珊处:20世纪中国法律人自述》、《辛亥革命实绩史料汇编》等。
  • ���м�张璐诗��ר��

    张璐诗

    任职新京报文化记者8年,《Time Out 北京》古典音乐专栏作者;2009年频繁游历欧洲各国,2010年旅居欧洲至今,密集记录下访问大小音乐节、艺术家及一切音乐主题的出行。
  • ���м�琳家花花��ר��

    琳家花花

    媒体人,天文爱好者,非典型天蝎座,喵星人天然盟友。
  • ���м�马伯庸��ר��

    马伯庸

    著名作家,代表作有《古董局中局》《风起陇西》《三国机密》等,曾获银河奖、人民文学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
  • ���м�远风男男��ר��

    远风男男

    藏在国企里的隐身旅行者,媒体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