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沈寅的专栏 > 宫娥占领马德里

宫娥占领马德里

By 沈寅 2018-09-12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657人阅读

走进普拉多博物馆,很容易就找到委拉斯凯兹展厅。委拉斯凯兹的画作遍布好几间展室,进入普拉多博物馆大门,沿着走廊没多远,左手边的一间展室内,正中就挂着委拉斯凯兹的名作——《宫娥》。


普拉多博物馆

 

委拉斯凯兹是17世纪巴洛克时期的西班牙画家。年轻时,他想去马德里试试自己的才华和运气,写了一封信给爱好艺术的国王菲力浦四世,“赏识一下真正的艺术家吧!”。国王被他自信的语言吸引,立即招他来为自己画肖像,还让他留驻王宫。于是,委拉斯凯兹的传世作品中,有29幅是国王菲力浦四世的肖像,还有大量宫廷中人物的肖像和宫廷生活。


委拉斯凯兹雕像

 

《宫娥》就是其中代表性的作品,它尺寸颇大,占据了展室整整一面墙。参观普拉多博物馆的观众们走进展厅多一拥而上,围着《宫娥》细细看。可是,带领我们参观的Mar Doval女士却不是,她并不急切将我们带到画作前,而是故弄玄虚地开始讲解展厅内其他画作。比如国王菲力浦四世和其他几幅宫廷女士的肖像。Mar Doval女士是马德里的历史学家,一番讲解后,她终于来到了《宫娥》前,原来,先前提到的这些人物,也都出现在《宫娥》中。


(《宫娥》)

 

Mar Doval女士用西班牙口音的英语提醒我们,观看《宫娥》时切勿走得太近,这样才能从画中感受到立体感。委拉斯凯兹在创作《宫娥》时,匠心独具,以至于后世人在观赏画作的同时,也费力解开画家留在画作中的各个谜题。米歇尔-福柯就钟爱《宫娥》的镜像关系,他曾在《词与物》一书的第一章着重描写这张画。

 

《宫娥》有何妙趣呢?从画作上看,一个小女孩被宫女们侍候,是常见的宫廷生活写实景象。位于女孩身后,是画家本人,他正在画画,而画架背对着观众,因为视角的关系,观众无法知道画家究竟在画什么。而玄妙就在于此,画家在墙上留了一面镜子,通过反射,观众能够清晰瞧见,画家原来在为国王夫妇绘制肖像。观众的视角恰好就是国王夫妇的视角。这种由镜子构成的关系,实际上也是为后世作家艺术家所着迷的。

 

巴洛克时期的几位大师各有千秋,也各有缺陷。比如鲁本斯,略显油滑俗腻,伦勃朗沉着老辣,梵戴克阴柔温存,卡拉瓦乔神秘莫测,哈尔斯潇洒有余,而委拉斯凯兹,似乎恰好处于平衡点,既不过于“巧”,更不过于“拙”,他的画真正把握了古典绘画艺术的核心审美。与此同时,他又具有创新,比如《纺纱女》中对于人物动态的描绘,飞转的轮轴,纺纱女模糊的动态的手臂,无疑是他以精湛的技法和巧思,再现现实,这也称得上他的故乡塞维利亚那座雕像上刻着的赞誉:纪念真实的画家。

 

相比起达利、毕加索,委拉斯凯兹在海外的知名度似乎不高。不过,他可是西班牙相当重要的绘画大师,在普拉多博物馆的介绍册上,都写着:“要了解普拉多博物馆,首先要了解委拉斯凯兹。”既然委拉斯凯兹如此重要,于是,马德里近期做了一个马德里宫娥画廊(Meninas Madrid Gallery)的项目,委拉斯开兹画笔下的“宫娥”入侵马德里,占据这座城市的街道、广场和地标,展示这座城市在其创作者眼中的模样——创作者包括来自艺术、电影、体育界的名人。

 

这项活动以雕塑的形式重新诠释了委拉斯开兹名画中玛格丽特公主的宫娥们。创作者试图以80多个位于大街小巷的宫娥雕塑寻找马德里的多重身份。这些雕塑由玻璃纤维制成,高1.8米,深度为1.6米,重30公斤。每一个雕塑都拥有一条个人信息,这些信息合在一起,旨在揭示委拉斯开兹“无穷的信息”。



参与马德里宫娥画廊项目的当地名人名流,有西班牙鼎鼎大名的设计师Agatha Ruiz de la Prada,男影星Jordi Mollá、歌星Jorge Vázquez等等,还有西班牙双胞胎名厨Torres兄弟,他们用蔬菜和水果为元素,做了一对宫娥双胞胎。


 

漫步在马德里大街上,特别是地标性的广场、建筑前,都可以见到缤纷多彩的“宫娥”雕塑。MarDoval女士为我们设计了一条寻找“宫娥”的马德里步行路线,起点从菲尼克斯盛美利亚酒店开始,终点是马德里皇宫。菲尼克斯盛美利亚酒店位于马德里中心位置,门前正对的哥伦布广场,广场中间的哥伦布纪念碑,建于1885年。哥伦布的白色雕像站立在高17米的圆柱顶部,面向西方,那是他发现的新大陆的方向。雕塑坐落的卡斯蒂利亚大道,两端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就像通往两个不同的时间隧道,一段朝向18、19世纪,一段通往20世纪。


(哥伦布雕像)

 

马德里就是这么一座城市,古典又现代,混杂缠绕。菲尼克斯盛美利亚酒店边上就是著名的高级购物区Serrano,大牌林立,而街的另一边,哥伦布广场的雕塑上镌刻着发现新大陆航海者们的名字。边上的沉降式广场下,是演出的汇聚地,弗拉明戈舞和前卫戏剧轮番上演。再往前,是国立考古博物馆,阿尔卡拉门和丽池公园……阿莫多瓦电影中经常能见到的马德里风景,此时被奇装异服的宫娥占领。各色宫娥雕塑错落其间,散布在大街上,十字路口处,或独自一人,或两两成伴。画作中的女孩,蓬松的金色卷发,改成雕塑后,像时髦的波波头。双手叉腰的站姿,蓬蓬裙,再加上创作者们各异巧思,街头的宫娥雕塑无形中带着一种“娇俏”的神情,引得路人纷纷驻足合影。


 

这条寻找宫娥雕塑的步行线路,也会经过普拉多博物馆,可以一睹《宫娥》真容。再从普拉多出来,过街则深入了马德里城市的历史深处,狭小的街道,古老的商铺,塞万提斯等作家的故居,碎石铺成的道路上,金色的字样写着西班牙作家作品中的句子。之后,你能见到圣安娜广场,这里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如黄金时代的作家Pedro Calderón de la Barca 和格拉纳达诗人Federico García Lorca都从这里走出。19 世纪的Teatro Español剧院也在这里,还有许多露天酒吧和小吃店,当年海明威就偏爱流连于此,在街头喝酒吃tapas。


圣安娜广场


圣安娜广场上也有两尊宫娥雕塑,一尊正对着ME by Meliá,一座粉白建筑的酒店,这是马德里时尚和潮流的集聚地,年轻人喜爱在酒店顶楼的酒吧Radio享受马德里美妙的夏夜。ME by Meliá酒店的建筑始建于19世纪,最初叫维多利亚大酒店,位置是拿破仑三世的妻子童年生活的地方Teba。自从1923年开业以来,维多利亚大酒店一直是西班牙首都优雅和奢华的象征,贵族、外交官和艺术家均使用该酒店作为会议场所。而后,这里又成为斗牛世界的中心,人们会在酒店内举行战斗之前着装的仪式。至今,酒店的墙上依旧保存着斗牛的标本。


(ME by Meliá)

 

在英国建筑师Keith Hobbs的改建下,维多利亚酒店变成了如今的ME by Meliá,风格也改头换面,艺术、时尚和音乐,是如今酒店的主体。走进酒店,就能见到一件当地艺术家创作的装置作品,由无数人脸塑像组成——最初,白色塑像放在街上任行人涂抹不同的色彩,完成后收藏在酒店的大堂内,作品名字叫做“Now You Can See Me”。

 

马德里皇宫这座仅次于凡尔赛宫和维也纳皇宫的欧洲第三大宫殿,是寻找宫娥之路的终点。皇宫前肃立着西班牙最伟大的作家塞万提斯的雕像,当然也少不了宫娥雕塑的身影。行走在在马德里,能见到许多西班牙历史人物的雕塑,戈雅、塞万提斯、委拉斯凯兹、哥伦布等等,西班牙将历史人物塑成雕像,以纪念他们对西班牙甚至全人类的贡献。散落在马德里的宫娥雕塑,似乎也带有相同的意义,虽然它们形状相同,可身上绚丽多彩又各异的装饰图文,恰好代表了当代西班牙人的风姿。


(普拉多博物馆中的雕塑作品)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沈寅

《Travel+Leisure》中文版新媒体总监,旅行vedio导演,前《外滩画报》主笔。曾经读万卷书,如今行万里路。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王婧��ר��

    王婧

    SocialBeta联合创始人。
  • ���м�苏学��ר��

    苏学

    旅行摄影师,多家杂志的签约摄影师,<br>2011年度中国十佳数码摄影师。
  • ���м�余晨��ר��

    余晨

    在校研究生,蚂蜂窝蜂首作者,常驻广州。
  • ���м�孙冉��ר��

    孙冉

    中国新闻周刊资深记者,中新社日本分社社长,现为日本《东方新报》主编兼副社长。
  • ���м�Kiya��ר��

    Kiya

    美漂理工文艺女青年。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