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昆仑的专栏 > 邂逅高山兀鹫

邂逅高山兀鹫

By 昆仑 2018-10-10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867人阅读

(阿尔金山上的高山兀鹫)


众所周知,高山兀鹫是一种大体型的食肉类猛禽,成鸟体重达10公斤左右,体长一米半,翼展可达两米以上,多分布于海拔两千米以上至五、六千米的高山地带。它们具有极为灵敏的视觉和嗅觉,可以远距离、大范围地搜寻目标,常以死去的牲畜和野生动物为食,偶尔也捕食蜥蜴、蛇鼠和其他大型昆虫。在我国境内,高山兀鹫主要分布于西北部山区和青藏高原一带。

 

由于高山兀鹫具有这种位居高远、喜欢静僻的生存习性,使得人们虽然对它的名字并不陌生,但除了在藏区之外,却很难在一般城乡环境中目睹其真容。充其量也就是在近山地带,对其在高空中游弋的身影隔空远眺而已。

 

但近年来,我却有过几次与其近距离接触的经历。

 

2016年春夏之交,在东天山山脉的榆树沟内,一株怪异地生长在山顶上的“小树”引起了我的注意。从远处看,那株模糊的小树形态奇异,并带有略微的运动迹象。似乎像雷达天线一样,能够不断地微调自己的指向。依据历年的户外生活经验,我立即排除了产生视觉错误的可能性,断定那是件活物。果然,当我迂回接近并转往侧光方向后,最终看清那是一只高山兀鹫。那时,它正大张着翅膀,将身体舒展为一个美丽的扇形,朝着阳光的方向微微扇动着。看那动作,很像是正在晾晒羽毛,或者正在享受一次日光浴。但事实是,那天上午,整个东天山山区晴朗无云,更不用说降雨,晾晒羽毛之说很难成立。至于一只升限可达六千米以上的大鸟,却要落在一个小山头上享受日光浴,这猜测也同样难以服人。如果将这种怪异的行为解释为求偶炫耀,但事实却又是,在它持续良久的“炫耀”过程中,周围视界中并未出现过第二只高山兀鹫。这场表演,竟弄得我一头雾水,心存疑惑。但很可惜,那天出行,我没有随身携带远摄镜头,竟无法将这个奇异行为记录下来。但在其后,我也曾多次注意到,不仅高山兀鹫,如同鸬鹚、豆雁、天鹅这些鸟类,也都有极其类似的行为,并且不限于在求偶期发生。这说明“炫耀”说也未必成立。内中奥妙,只有交由动物行为专家去解释了。

 

2017年7月,我和同伴又在阿尔金山南麓阿拉亚里克萨伊牧场遭遇过高山兀鹫,并为拍摄它们做出过一番努力。但其结果,却并不如意。这一对大鸟很机警,它们既不因为我们的到来而离去,又执拗地拒绝我们进入它的警觉距离以内。这个距离,总在百米之外。一旦接近这个距离,它们立即展翅起飞,就近转移到其他山头上去。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我们被这两只大鸟在各个小山头间来回调度着,虽步履轻缓,却疲于奔命。那里海拔高,空气中缺氧,不久精疲力竭,没了脾气,只好收拾起家什,驱车走人。但回想两只高山兀鹫既老成又傲慢地戏弄我们的过程,确实心有不甘。

 

两三天后,我们班师回朝。当从阿尔金山以南转移到北坡地带时,又遇到一次机会。那时,我们正驰骋在车尔臣河西岸,往且末县城方向赶路。混沌驰行中,大戈壁前方出现了一堆乱纷纷的黑影。但车到近前,我们已经来不及有所反应,眼看着八、九只高山兀鹫丢开一具被肢解得所剩无几的羊尸,以那种垂首拱背的刁钻姿态助跑几步,便鱼贯升空了。这让我们十分懊恼,但好在它们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久久围绕那只羊尸在空中盘旋着,歪斜着秃脑袋向下面打量着,看上去很留恋。那刻,我们终于从混沌中恢复了聪明,佯装驱车离去,走出很远又兜圈子将车开回来,隐蔽在车尔臣河的高岸后,然后静静地俯卧在河岸边,以逸待劳,等待着掠食者的回归。毕竟,那具所剩无几的羊尸对它们是珍贵的。

 

最终的结果是,直到夕阳西下,我们已经等得再次没了脾气,它们却还在高空中慢悠悠地盘旋着,左一圈右一圈,既不下落,也不离去,慢条斯理,却又老谋深算,下定决心要与我们拼耐心。它们似乎并不在意晚一点再来对付那具羊尸,但却确信我们早已饥肠辘辘,盼望着赶回县城去享受多日劳顿之后的美餐。事实的确如此。那天,在那场熬人的等待后,我们被迫再次放弃。后来想想,那场“守尸待鹫”的埋伏的确是愚蠢的。在居高临下的位置上,它们那双锐眼显然早已明察秋毫,我们真像是在掩耳盗铃。野生动物们天生的警觉,绝不是靠那些小九九就能迷惑得了的。

 

今年7月底,当结束了对哈尔里克山野生雪莲的考察、由其南麓返回哈密时,我们恰恰又遇到一个高山兀鹫繁殖群。这一次,由于幼鸟的存在,使我们有机会较为从容地进行一次观察。


(哈尔里克山上的高山兀鹫繁殖群)

 

当皮卡车驶上一座达坂的顶端时,一只高山兀鹫突然从山脊线后面腾起,如箭矢一样地升空,随后便在达坂上空盘旋着,若即若离。以此为线索,我们很快就发现了聚集在达坂背面的那个兀鹫群。这个群落由几只褐色的成鸟和七、八只头颈部泛着灰白色的幼鸟组成。它们正围拢在一只倒毙的羊只周围。我们出现时,它们已经停止了争抢和打斗,一个个昂起头颅,万分警惕地注视着我们。大概那只升空的兀鹫,已经提前向它们发出了某种警示信号。

 

双方即刻进入一种难堪的相持状态。

 

在寂静的大山莽中,两辆原本轰鸣着的汽车突然在近旁熄火,这种突变对于野生动物的刺激,或许更甚于它们的出现本身。从这群高山兀鹫的举止,就看得出对闯入者所抱有的高度怀疑和警觉。头颈泛白的幼鸟仅仅是抬起头来,呆呆地张望着我们,而体型硕大的成鸟却已占据了能够护卫起幼鸟的靠前位置,满怀敌意,神若雕像。一只体型硕大的秃头兀鹫,凶狠地拱起背脊和肩膀,耷拉下双翅,做出怪异的度步巡视状,像是随时就会发起一场拼搏,或审时度势率队离去。那只已经升空的兀鹫,依然警觉地盘旋在达坂上空,像预警机一样居高临下审视全局。无法猜测,这天上与地上之间究竟有些什么默契。


(高山兀鹫成鸟与幼鸟)

 

很显然,那时,任何一丝大意,都会使机会丧失殆尽。多次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谨慎的心理磨合,才是稀释其警惕性的唯一途径。而心理磨合的初始阶段,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不做任何事。因此,我们将车静默在那里,不进也不退,不开车窗也不开车门,摸索着关闭了手机,木偶一样地凝固在车厢里,不做任何动作,不说话甚至压抑着喘息,只是睁大眼睛默默地隔窗观察。高山兀鹫,也几乎采取了和人类一样的策略,并以超乎于人类的静默,观察着。一场静默的哑剧,在这座3200米的达坂上上演。我真担心,我们会像以前一样,终因熬不过对手而功亏一篑。


(高山兀鹫的一个家族)

 

但这次,松动的契机却来自于幼鸟的存在。它们纵有天然习性,却难免不谙世事。那只尚未来得及被肢解的羊尸,对它们难免形成太大的诱惑。在经历了时间的熬煎却并未出现任何实质威胁之后,终于有一只幼鸟解除了它自身的凝固状态。它先是怯怯地将眼光转向那只羊尸。看到此举并未引起任何继发事件,又怯怯地迈起瘸子般的脚步,率先踱向羊尸近旁。它打量一眼眼前的食物,又环顾周围,偏起脑袋,显然不知该从何处下嘴。它纵有千千志,但缺乏长辈们的指导,无法自行筹其心愿。原来,我们的两辆车是在这顿大餐尚未开始之前,就闯入了它们的餐厅。

 

但,开拓者的行为却是极具诱惑性的。有了第一个试水者,不出一会儿功夫,那些幼鸟们就都聚拢在了羊尸周围。它们胆怯地、却是徒劳地做着各种试探。也许,自问世开始,它们除了享用父辈们带回的并不富裕的食物外,还从未经历过如此规格的全羊大餐。面对晚辈们的窘态,那几只成鸟却无动于衷。它们任由幼雏们在那里试探着,折腾着,自己并不参与,仍然固执地警惕着我们这些入侵者的存在。


(高山兀鹫幼鸟守着一只羊尸不肯离去)

 

但那时,高度紧张的相持已经有些缓解。借此机会,我们也从“凝固”中解脱出来,开始小心翼翼地松动身体,调匀呼吸,设置相机,再像贼一样轻缓地半降下车窗,打算相距百米开始拍摄。这些在平日里只需要几秒钟的动作,我们将其小心翼翼地拖长到一两分钟,以求做到声色不动。但最后那个降下车窗的响动,却引起了它们的警觉。现场再次进入万籁俱寂的凝固状态。好在,有了先前那段磨合,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这让我们得以蜷曲在逼仄的车厢内,用极不规范的动作开始了拍摄。


(成鸟护卫下的高山兀鹫幼鸟)

 

几乎是在第一串快门声响起的同时,两只成鸟腾跃起飞,升空而去,另一只成鸟在幼鸟面前做出种种引领动作,看似要将它们带离现场。但或许是贪恋食物,或许是低估了面临的危险性,也或许是飞行技能尚不成熟,幼鸟们纷纷离开羊尸,东张西望,甚至跃跃欲试,却始终没有实质性的响应。这就为我们赢得了时间。片刻后,我们惊喜地发现,大概是出于对幼鸟们的担心,那两只刚刚飞离的成鸟又迅速降落回原地,共同担负起了护卫幼鸟的职责。只是,从那以后,幼鸟们再也没有靠近那具羊尸。它们在三只成鸟的护卫下,不远不近地等待在羊尸附近,既不靠近,也不离去。似乎双方又要进入车尔臣河岸边那种比试耐心的状态中。


(高山兀鹫成鸟将幼鸟隔离在远端)

 

那天,我们没再选择对峙,很快就主动离开了那座达坂。不是因为不能,而是因为,我们理应将这份大餐尽快还给它当然的拥有者。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昆仑

新疆大学教师,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会员,新疆观鸟协会会员;酷爱登山、徒步、地理探险、摄影和写作;十数年来,其足迹遍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之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阿尔泰山、东帕米尔高原及塔里木、准噶尔盆地等地。TA的窝昆仑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西门媚��ר��

    西门媚

    小说家,著名专栏作家;曾在广州、北京、成都三地媒体工作十年,先后在中国上百家媒体开设专栏;代表作品长篇小说“新闻三部曲”之《实习记者》、《看不见的河流》,随笔集《纸锋》、《说我爱你》、《结庐记》等。
  • ���м�蔻蔻梁��ר��

    蔻蔻梁

    本名梁春雪,旅行美食作家,故事收集爱好者。
  • ���м�海尔森��ר��

    海尔森

    业余游民,现居广州。
  • ���м�刘冉冉��ר��

    刘冉冉

    农民,按摩师,学术派。
  • ���м�老狼��ר��

    老狼

    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曾宦海十载,后身患恶疾,历生死考验,悟此生之真谛,遂放弃一切走出体制桎梏,签约新华社摄影师、投身互联网,和有缘人做快乐事。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