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沈寅的专栏 > 夏夜鹈饲

夏夜鹈饲

By 沈寅 2018-10-10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789人阅读

1921年,作家川端康成才22岁,他来到了长良川,在此写下一则短篇小说《篝火》,小说中的女主角“道子”的原形是作家的初恋对象。失败的初恋成为作家难以愈合的伤痛,他为此先后写了数十篇小说。在《篝火》中,“我”与“道子”一同见到了鹈饲,船头的篝火阑珊,“于是,我拥抱着红彤彤的篝火,凝视着道子那张在火光映照下的忽隐忽现的脸。在道子的一生中,这样艳丽的容颜,恐怕很难再现第二次了吧。”

 

没想到将近一百年后,我住进了川端康成当年所住的温泉旅店“ホテルパーク”,也见着了他看过的鹈饲表演。就在长良川,位于日本岐阜县,离名古屋很近,下了飞机直奔而去。这家旅店据说有120年历史,旅店大堂特设了一个区域,张贴川端康成的照片和新闻,展示他的小说集。

 

鹈饲在中国江南水乡也常见,渔民在饲养的鱼鹰喉部系绳,鱼鹰捕获鱼而无法下咽,只能吐出。时代至今,如此捕鱼方法自然落后,但鹈饲未被淘汰,反而成了一项观光,原本捕鱼的目的也变成了表演。所以,长良川的鹈饲和中国见到的鱼鹰表演不太一样,它更像是一种祭祀。


 

日本夏季多祭祀。有些城市在海外不出名,却是日本祭祀重镇,比如高山。高山祭是日本代表性的祭典,与埼玉县秩父市的夜祭,京都祇园祭并称“日本三大美祭”。高山祭以豪华绚丽的屋台和机关精妙的大型人偶为看点,造型华美,色彩绚丽,能追溯至1718年,高山站内就有屋台展示。木曾福岛,原是江户到京都必经的古道中山道的一站,现在是一个小镇。我曾在夜晚走在古道上,两边刷得漆黑的店铺依旧保持着以前的面貌,远处飘来曼妙的乐声和童声歌唱,循声而去,一个破旧的院落内满满都是五六岁的孩童,正排练着为即将到来的夏日祭典而准备的歌曲。

 

鹈饲也像是祭祀。据说应是登船驶向湖心,从船上观看,因今年台风骤雨,山上泥石堵塞河道,改为从岸边观看。晚餐后夜色昏昏,客人在旅店门前候车,一批批驶向河边。河边白色砂石,并不好走路,旅店老板娘穿着夏日浴衣提着纸灯笼在前方引路,足下是日式木屐,走起来倒是轻快。夜色迫近,长良川边人渐渐多了,往川上游看,只见数个火点摇曳临空在江上,仔细分辨,原来是六艘小船,船头悬着一团篝火,篝火挑出船身,远看倒像是半空中漂浮着火团,为渔船引路。待船驶近,夜色中,仍能见到船两侧鱼鹰游动,每一只都系着绳,绳的另一头聚拢在船夫手中。于是,漆黑水中行驶的小船,仿佛是被这些漆黑的鱼鹰拖拽着,鬼魅前行,令人不由想到冥河中的摆渡人。


 

小船之间仿佛有着默契,在河道两边或聚拢或散开,摆开列队,来回往复。无法真切地看清鱼鹰是否真的捕到鱼获,但觉耳边似有梵音吟唱,声音悠悠,鹈饲表演也到了高潮。六艘小船齐齐聚拢在岸边,将船头的篝火对着岸,此时可以清晰看见渔民的装束,头上系着白色头巾,下身穿着蓑衣如草裙般。待渔民靠岸,一一将水中的鱼鹰拽上床,鹈饲表演也告一段落。人们四散归去,梵音并未消失,我侧耳分辨,原来是树林间挂着音响在播放,作为鹈饲的背景乐。

 

归去睡觉似乎有些早,即兴想登附近的金华山,去看山上的岐阜城。其实,温泉乡大多没什么可游玩的去处,多是一条商业街,几家温泉旅店,就构成了一泊二食的旅行方式。夜晚若是饿了,连便利店也未必有,更别说居酒屋了。不过,日本人去温泉乡本身也带着和去城市旅行不同的目的——就是为了短暂遁走,离开城市烦嚣换些清净暇意的日子。


 

成濑已喜男电影《浮云》里,幸田幸子在战争结束后重逢昔日情人富冈兼吾,可惜已为人夫,无奈之下,两人相携遁去温泉乡,实际上也是遁入了“桃源乡”,没有现实世界的种种烦恼,也没有世俗规则和伦理,有的只是两个人的快乐时光。仔细想想,日本文艺作品中的不伦恋,都爱往温泉乡逃,就算是多金如《纸月》中窃取银行巨金的《纸之月》的梅泽梨花,她能想到的偷欢挥霍方式,也就是和小情人在酒店开一间房,吃了睡睡了吃,过二人世界。

 

温泉旅店就能满足这一切,私密而无忧无虑。不为偷情,去温泉乡玩个周末,好比中国的“农家乐”或“周边游”,在旅店里反复泡泡温泉,从室内泡到露天,从屋顶泡到海边,吃上一顿高级会席料理,第二天吃过早餐后,再采买些手信回去。所以,温泉乡满足的仅此而已。不过长良川不同,老街上各种日本古老手工艺店铺,如纸灯笼、纸扇作坊等足可一逛,打发了下午的时光,三四点的太阳斜斜照在日式老屋上,昏黄而斜长的光线,仿佛也拉长了岁月。



长良川还有岐阜城。穿过公园就是缆车,坐缆车而上,视野变大,小镇的版图也变得越来越大。日本城堡分平城和山城,岐阜城绝对是山城,下了缆车还需要拾级而上二十分钟。据说最初建城的诸侯二阶堂行政,看中了此地居高临下,鸟瞰天下的气势。而后沧海桑田,城堡易主。1567年,织田信长在稻叶山之战中夺下城堡,后又送给儿子们。直到1601年后,当时的藩主奥平氏另筑加纳城而舍弃此城,待明治时重建。

 

一路往上,并不好走。所谓的山路由粗粝不同大小不一的石块铺砌成台阶,并不平整,费力走了许久,抬头一看,树枝遮住的缝隙中,一座白色城堡在夜空中展露着修长身姿。估算一下,才走了一半,继续往上,真到了城堡底下,喘过气后想细细打量,才发现城堡并不大,占地不过百来平方,高度三四层,放在中国也就是城门或钟鼓楼大小。沿着楼梯回旋而上,城堡顶层能够从“阳台”眺望四方,山风吹进,暑气全消,顿感情凉。再往远处看去,灯光点点,应是小镇民居,是路灯,是车灯,是尘世间的烟火。而此时,这些都在脚下,如此卑微。当年织田信长也站在此处鸟瞰天下,那江山尽在足下之气势,让他决定将居城从原本的小牧移至此。他为此城改名岐阜城。岐阜城,典出于周武王居岐山而平天下,织田信唱也从此“天下布武”。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大闸蟹与风流雅集

沈寅

《Travel+Leisure》中文版新媒体总监,旅行vedio导演,前《外滩画报》主笔。曾经读万卷书,如今行万里路。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搂大卫��ר��

    搂大卫

    西班牙歌手、西班牙驻沪领事馆文化处文化使者。
  • ���м�乌拉��ר��

    乌拉

    80后,黑眼睛人文旅行创始人;为了这些文字,他需要喝最烈的酒,爱最爱的人。
  • ���м�武妍汐��ר��

    武妍汐

    中国摄影家协会云南会员,独立摄影师,SanStudio摄影机构创始人。
  • ���м�刘子超��ר��

    刘子超

    旅行作家、资深媒体人、定制旅行策划师;1984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2015-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先后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中文版、《ACROSS穿越》;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2014年“蚂蜂窝”年度旅行家;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现已出版。
  • ���м�老伯虎��ר��

    老伯虎

    理工男,原媒体记者,后辞职长期旅行。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