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薛荣的专栏 > 震泽:眉毛天井、半亭和评弹小教堂

震泽:眉毛天井、半亭和评弹小教堂

By 薛荣 2018-10-11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752人阅读

1864年,也就是同治三年,洪秀全病死,南京城被湘军攻破,横扫中国半壁江山的太平天国运动终于收场。撇开来自公海上虎视眈眈的外国炮舰不说,天下形势对震泽古镇上的徐汝福老爷来说,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口气徐老爷松得有点牛逼,他动用巨款,在镇上起了一座面阔五间、六进穿堂式大宅。

 

堂名师俭堂,其意与离此不远的同里古镇上的退思园相仿,一幅低调自处的风骨昭然若揭。也许正是这样的修为积德,师俭堂幸运地躲过日本的飞机炸弹、国民党的溃兵和文化大革命的冲击,以一种冷冷清清的排场,等待着我的第二次到来。

 

我喜欢这个地方,10年前来过之后时常念叨。


 

过去的十年之于震泽古镇,只是镇边上的工厂越来越多,住宅小区越发气派,马路也宽敞了不少,河道的水清了,而慕名而来的游人仍旧是那么稀少。这一以贯之的门庭冷落,其实也是命运的安排,所谓的大树底下不长草,有了周边乌镇、西塘的人山人海,震泽只能以一种遗世独立的面貌安然于太湖之滨。

 

它的自尊是有缘由的。传说大禹治理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水灾,耗费了巨多心血,终于留下了一句“三江既入,震泽底定”(语见《书·禹贡》)的记载,和名为禹迹桥的条石拱桥。震泽,就是太湖在远古时期的一个称谓,后来用作镇名,可见此地在太湖周边城镇中的历史地位。

 

现今的鱼米之乡在古代可是水乡泽国,环太湖都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和荒滩沼泽,先民们从兴修河道到开田垦荒,然后定居集聚,成村建镇,南浔、同里、盛泽、木渎、黎里、金坛、甪直、周庄……包括震泽都是这么来的。近现代湖州和苏州之间的人员货物来往,震泽差不多在其必经之路的中点位置上。1935年版的《中国经济志》说它“东集新塍之货,西会湖(州)广(德)泗(安)土产,太湖鱼鲜菜,莫不以该地为进出咽喉。”震泽不光物产富饶,而且商业发达,师俭堂徐老爷家的庞大家产应该是从工商业中得来的。

 

镇上最主要的商业街宝塔街从师俭堂的的头进二进之间穿过,就很说明问题。远在北方的朝廷和近到手边的渔利,震泽人的选择是现实的。师俭堂临河的房子备有公用的河码头,是为米行。其厅堂开阔、敞亮、正气,内有狭长小天井两个,一左一右,语称眉毛天井,猜测此布局不光有透光、通风之用,还有风水考虑。二进临宝塔街一字排开,分别有典当行、蚕丝收购行和酱园等店铺,把进出的大门通道弄得不是很排场,低调务实的家风可见一斑。自二进之后就迈入师俭堂族人的起居生活区,大天井、厅堂、天井,后面四进、五进是谓高大的两层楼,楼上有回廊相通,后门临河,便于水路进出。第六进的最右边有一谯楼,约三层楼高度,是整幢宅子的最高处,上有瞭望窗口,是家丁值守警戒之所在。

 

太湖自古以来,强盗土匪横行,像师俭堂这样当地数一数二的富户,且几百年传承的商宦人家,应该是与各路大股的湖匪都有不成文的定规,即每年捧上若干款项,以求自保平安。小而散的强盗,靠着高耸的风火墙和严苛的门禁,自家养的武装家丁足以对付了。

 

不过,外面再兵荒马乱,师俭堂的徐氏家族还是信奉诗书传家。书房、四面厅、花园、游廊都有着小而雅的风格,但不乏精致。四面厅用28扇细花透雕及坐栏围护,内施“藻井”,厅外牛腿雕以四尊护法神。

 

厅内悄然独坐,谤听镇外的桑园风鸣、太湖烟波,感慨顿起,耳边竟出现了一帮秀才文人赏菊花、品湖蟹,彼此吟诗联句的幻听。


 

厅前长方形花园与游廊相对的有太湖石堆砌的假山,山之顶与墙之侧,筑一小亭,一半嵌入墙壁,故名“半亭”。此种构思,得苏州园林之精髓,堪称神来之笔,令后人无法不感叹造园师傅螺丝壳内做道场的心功之巧。


 

整座师俭堂的木材用料虽非上乘,但还算考究,至少比平湖莫家庄园的要好。平湖莫家把福建等地的木材海运到乍浦开木材行,正好赶上了太平天国之后,大批江南豪绅重建被战火焚毁的深宅大院而得于发家,而师俭堂的木料购自于平湖莫家,也是有可能的。

 

记得10年前陪同的当地朋友曾开启师俭堂某条门槛前的方砖,下面出现了一个垒好的石窠,说是徐家用来藏宝的,这样的设置在整座大宅内还有多处。我在闲逛时偶尔留心,却一处也没找到,倒是二进后侧厢房内有关徐氏家族的介绍值得一看。民国之前的中国社会,朝廷对民众的治管到县一级为止,县以下的政治生态是以乡绅主导的平民自治模式。师俭堂的徐家作为震泽首富,长期以来救助病寡、收养孤儿,开办免费学堂,更不用说疏浚市河,筑堤防洪,修庙建桥了,财富与责任的对等是谓积德,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出师俭堂往东几百米,就到了吴中名刹慈云寺,进门需买10元门票,感觉瞬间有点不好。草草看了,出门过禹迹桥,桥边有个镇粮站改建成的评弹会堂倒是很有味道,同行的诸律师说它像极了法国的乡村小教堂。问管门的老伯,说是下午1点半评弹开场,开水费每位1元,杯子、茶叶自备,三弦琤琤琵琶叮咚,自弹自唱儿女情长,或许这也算是一种江南水乡的“布道”吧。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再见了,太湖蟹

薛荣

宅男,前地理教师,作家,慢跑爱好者,景区梦游症患者,大龄书虫。TA的窝薛荣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余晨��ר��

    余晨

    在校研究生,蚂蜂窝蜂首作者,常驻广州。
  • ���м�刘子超��ר��

    刘子超

    旅行作家、资深媒体人、定制旅行策划师;1984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2015-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先后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中文版、《ACROSS穿越》;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2014年“蚂蜂窝”年度旅行家;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现已出版。
  • ���м�张宝��ר��

    张宝

    爱旅游爱动漫,少女的身体萝莉的心,和普通女孩子一样会有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想成为公主,想成为女王,想要一个骑在白马上的王子,也想要驾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 ���м�Kiya��ר��

    Kiya

    美漂理工文艺女青年。
  • ���м�镜子��ר��

    镜子

    前《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现自由撰稿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