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刘子超的专栏
  • 绿色大巴扎

    绿色大巴扎
    我只看到一排排白杨树,掩映着苏联时代的建筑。我打了一辆出租车,进入规划整齐的市区。司机是鞑靼人,只会讲俄语,不会讲哈萨克语。在这座城市里,到处可见俄语标志牌,却很少看到哈萨克语的。尽管哈萨克斯坦的官方语言是哈萨克语,但是能讲这种语言的人却非...
    954 0
    By 刘子超 2017-10-14
  • 毕业旅行,矫情的力量

    毕业旅行,矫情的力量
    我不也曾像他们一样青春飞扬吗?但如今已是逝者不可追,往事不可留了。日子不知不觉地在流逝,我无法抓住它而是被它传送着向前走,一座座陌生的城市从我面前飞过,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从我面前消失。我感到虚幻,但这虚幻却又那么真实……我当时还不满18岁。毕...
    2466 2
    By 刘子超 2017-07-27
  • 小村亨比

    小村亨比
    我很快明白过来了——那个穿着便装的工作人员,始终在若即若离地跟着我。我瞟了一眼,发现他看似望向别处,余光却一直在我这里逡巡。他在监视我有没有拍照。只要我胆敢按一下该死的快门,他就会立刻出现在我面前,责令我缴纳高额罚款。...
    3078 1
    By 刘子超 2017-06-26
  • 丹吉尔的韩先生

    丹吉尔的韩先生
    我回忆着前天在直布罗陀眺望丹吉尔时的感受。当时,我坐在港口的一家酒吧里,正在喝西班牙啤酒。一个此前创业的朋友发来一封邮件,附有一个男人的照片。朋友告诉我,这是公司的合伙人。如今公司面临破产清算,而这位合伙人突然“失踪”。据朋友得到的可靠消息...
    1298 2
    By 刘子超 2017-05-26
  • 回家的默罕默德·阿里

    回家的默罕默德·阿里
    到了大巴上,阿里继续跟我讲述这个对伊朗充满偏见的世界。他喜欢在每句话后面加一句:“Am I right or not?”而我总是说,你说得对。我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受过教育,很有理性。我告诉他,被拒绝入境不是他的问题,而是欧洲人的傲慢和无礼...
    5344 2
    By 刘子超 2017-05-16
  • 马德望的竹火车

    马德望的竹火车
    我在《金边邮报》上也看到了新闻:柬埔寨政府已经引入中国投资,修建连通泰柬越的高铁——到那时高铁就将运行在竹火车铁轨的位置上。预计完工后,马德望将有望成为干线上的重要枢纽,而竹火车将势必成为历史。我想,司机和卖椰子的女孩说不定会找到更好的机会...
    2391 0
    By 刘子超 2017-05-04
  • 你说,跨越泰柬边界的柏威夏寺到底有什么?

    你说,跨越泰柬边界的柏威夏寺到底有什么?
    我打开手机上的谷歌地图,发现我实际上已经跨越了柬泰边界。那道看不见的边界线,大概就从我身后几米的地方穿过。但是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只有一只黄狗小跑着穿过我身后的一块牌子,上面用英语和高棉语写着:“柏威夏是我们的寺庙”。...
    1722 0
    By 刘子超 2017-04-27
  • 海德拉巴:德干高原上的孤岛

    海德拉巴:德干高原上的孤岛
    人们对黄金的痴迷,同样令我痴迷。因为这是一种典型的中世纪情绪,只有在中世纪,黄金才是财富的唯一象征。海德拉巴老城的一切似乎都在表明,中世纪仍在延续,并且可能永远延续下去。...
    5090 0
    By 刘子超 2017-04-18
  • “干旱”地带,让人心烦

    “干旱”地带,让人心烦
    他们去了一家雅致的阿曼风味餐厅,点了大扎的西瓜汁,等待新年的来临。零点到了,餐厅里没有一点动静。人们照旧聊天、抽烟、吃东西,甚至没人看一下手表。奥斯伯恩和女友接了吻,以为自己算错了时间。然而,直到喝完那大扎香槟的替代物,却依然没有什么新年的...
    1144 0
    By 刘子超 2017-03-31
  • 去往大帆船港的螃蟹船(下)

    去往大帆船港的螃蟹船(下)
    说到底,这个世界正在进行着的,不过是一种金钱与爱情的全球化交换。这群外国老人带着在本国已经卑微的养老金来到这里,寻找能够照顾他们下半生,但是并不爱他们的女人。对于菲律宾女人来说,嫁给外国老头则是一种职业规划,一种现实出路,一种略有保障的人生...
    2399 0
    By 刘子超 2017-03-06

刘子超

旅行作家、资深媒体人、定制旅行策划师;1984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2015-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先后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中文版、《ACROSS穿越》;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2014年“蚂蜂窝”年度旅行家;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现已出版。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张海律��ר��

    张海律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战地(后)记者,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音乐节玩家,电影外景地收集人;在路上就是在上班,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抓紧深啃世界。
  • ���м�袁云准��ר��

    袁云准

    旅日青年国际政治研究学者,草食男青年一只,<br/>偏爱东瀛文化之纤细,孤身远行,游学定居于此,目前于东京某大学潜心钻研政经外交;<br/>学术研究事务繁杂多忙,但凡有闲,定背包出行转换心情。
  • ���м�徐枫婷��ר��

    徐枫婷

    英国葡萄酒媒体10 O’clock Wine 创始人,独立撰稿人,80后,出生于上海,打滚于伦敦金融界,出版旅行笔记《世界是场浸没戏剧》。
  • ���м�薛荣��ר��

    薛荣

    宅男,前地理教师,作家,慢跑爱好者,景区梦游症患者,大龄书虫。
  • ���м�彭棠��ר��

    彭棠

    旅行指南作者,典型水瓶座,多年来行踪不定,虽为汉族,却酷似少数民族,不管去哪儿都会被认作成当地人,常出没于喜马拉雅一带,一度怀疑自己上辈子曾是那里的修行人,喜欢探究旅行与心灵的关系。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