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俄罗斯 冰雪下的诗与酒
俄罗斯 冰雪下的诗与酒


25年前的圣诞节,世界最大的红色帝国苏联解体,那曾是一代中国人心中的天堂:静静的顿河,伏尔加河的纤夫,莫斯科郊外的别墅,乌克兰的工厂,西伯利亚的白桦林……俄罗斯大地那实实在在的广袤与荒凉下生长的刚强与浪漫。

 

我们穿越西伯利亚的蓝眼睛贝加尔湖,感受俄罗斯火车的干净与舒适,在莫斯科红场遥想那个在卫国战争中付出巨大牺牲的国家,去只有1万2千人的俄罗斯最早的聚居地苏兹达尔享受堙没于历史角落的静谧,看看涅瓦大街上闪耀自信的俄罗斯姑娘,进到漫长冬夜最好的避难所——博物馆,在简陋拥挤的小酒吧和平日冷峻沉默的俄罗斯面孔饮尽伏特加,便最终来到摩尔曼斯克,看那无尽的北方原野,如何延伸到天涯尽头的水与蓝天之上。

 

冰雪下的诗与酒。

 

2016年结束了。愿世界平安。

秋行俄罗斯,危险与失常

依山而建的古老修道院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最后日光雕琢得更有味道,让近20天来一路上看腻了克里姆林和东正教教堂的我们这些“观光者”又重燃激情。这是广袤东欧平原上为数不多的山丘,乌云散去后,阳光争先在落日前,伴着形状各异的云朵,将草原一遍遍地调色。阅读全文

一个人的俄罗斯25天火车之旅

每天都会有大量游客从莫斯科去弗拉基米尔再去苏兹达尔。我住在一个有白花花胡子的老爷爷家里,一幢蓝色的木屋,两层楼,漂亮的院子,暖气十足,温馨舒服,有一种老式苏联的时代感。去往老爷爷家的路上,有一条像童话故事里一样的银杏小路,地上落满金黄色的银杏叶,每一次走过这条小路,我的内心都充满了不真实的梦幻感,风吹过的时候,无数银杏叶落在我的身上。阅读全文

贝加尔湖畔姑娘的嫁人问题

你没办法不去想念一个俄罗斯姑娘,尤其在她很美的年龄。在贝加尔湖畔,音乐诗人李健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月光把爱恋,撒满了湖面,之前,一直觉得贝加尔湖的海豹很孤独,后来觉得贝加尔湖里的鱼啊虾啊应该都挺孤独,至少孤独不逊于海豹。现在,我在贝加尔湖,觉得这个世界很孤独。阅读全文

在北方的河海上

摩尔曼斯克有开往北极的游船。但我们没有报名,只是来到这最北方的海港,看看人类是怎样无畏惧地在这寒冷中建造现代。很巧,我们呆的那两天,小雨不停,但那尊巨大的,直面北冰洋入海口的红军雕塑下,花圈上的鲜花打着霜,火坛里的火,仍在冷雨中跃跃跳动,像是有源源不断的伏特加注入,挨过了百年的冷酷。阅读全文

苔原上的驯鹿与彩虹

艾略特写下《荒原》之前,可曾来过此处?

这是一次空前的行走,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无边,却又全然放空与好奇。与蓝色小湖擦身而过,与萧索的树擦身而过,与无数浆果擦身而过,与偶尔透过云层的日光擦身而过,前方,还是只有瓦涅尼独自行走的身影。阅读全文

白夜行

博物馆是圣彼得堡的精髓,白夜的时候还有博物馆日,那一天所有博物馆通宵营业到第二天早晨六点半,你会看到大大小小博物馆门前蜿蜒的队伍,穿行的博物馆日专线公交,兴奋讨论着的人群,清晨六点,精神的狂欢即将结束,最好选择安排一场音乐会作为最后的目的地,半睡半醒间,管风琴低沉吟唱。博物馆是彼得堡人保持知识分子自豪并世代相传的精神食粮,对我来说也是漫长冬日最好的避难所。阅读全文

俄罗斯的“生命之水”

伏特加就像西伯利亚森林里粗糙却生机勃勃的生命,只要一有机会便枝繁叶茂。如果少了这热烈火辣的伏特加,陀斯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小人物将如何应对无可依托的孤寂人生?伏特加也是战场上战士的密友,在充满不确定的生存焦虑面前,伏特加无疑是最神圣的祈祷。阅读全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