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故乡之上
故乡之上


转过街角,有一面墙,墙上画满乌鸦,乌鸦飞过山谷,伫于高山湖畔的树枝之上,湖畔旅店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客厅边柜左侧墙上挂了《丽达与天鹅》复制品,厨师端出松果味甜品,室外,是哪儿?


某个地方的熟悉感来自深处,有神论者描述它为前世,无神论者称呼它精神之乡,或什么。


That’s it.



(Banner摄影:Eddie Crimmins)

柏林的三个冬日

那是2013年的深冬,柏林最冷的时候,我们年轻而心怀期望,生活是贫穷而浪漫的,这座城市像是我们灵魂的归宿。找工作的日子有些漫长,我们一边迫切地希望马上找到一份工作经济独立起来,一边对物质与“达人”的世界充满质疑与抵触。我们合适才会拥有摆放着Eames皮躺椅的公寓与房车?可这五欧一件的二手皮衣与跳蚤市场收市时低价收购的唱片机不也让我们干到快乐吗?

阅读全文

你该去博客鲁阿

抬脚走几十步,便望见一个新世界。一条笔直的柏油公路向下延伸,穿过一座村庄,在视线尽头分了叉,不知通往何处。从地图上看,这里紧邻老泰边境,跨过国境线,顺着湄公河,就可以抵达琅勃拉邦。

阅读原文

伦敦的力量

有时候我想,一座城市的真正伟大之处,并不是它给予的看得见吃得到的东西,而是丰富多彩的真实体验在潜移默化中给予的力量。从此,你看向生活里更美好的一面,懂得那是可以追求并得到的。

阅读原文

尼泊尔,写进生命

梦里我带着丫头在一个复古的小店里,店里卖书,也卖些有意思的宝贝。在店里,我遇到了梅朵,她找我换一些现金。我这才意识到,我是在尼泊尔,在Boudha大佛塔边。在梦里,我无比开心。Boudha,Boudha,我终于又回到了这里,魂牵梦绕的地方。

阅读原文

集齐意大利20大区,算真爱么?

当我在鞋尖部位的卡拉布里亚大区,向稀有能说英语的当地人提及自己收集满20大区的“壮举”时,总会被问到以下几个问题:为什么那么频繁的来?最喜欢哪里和哪个大区?意大利对你算什么?可你为啥还完全不会意大利语?

阅读原文

成都的冬日夜晚

《成都》中描述的那种微小而确实的幸福似乎就存在在这座城市的某个地方,但只有极少数的人找到它。我曾经用夸张的语气歌颂过成都的生活,但是在很多城市生活了很久之后,逐渐发现自己融入过的生活不过仅仅是对生活的浪漫化阐述而已。

阅读原文

缓缓的地方

总之,在静安寺站下车的那个刹那,他觉得无比亲切,不知道怎么产生出这种感觉?

后来才知道,上海最好的季节,是初秋刚刚凉爽起来的每个傍晚。

就这样,温度恰到好处的搬进跟台北老家地址只差一个字的短期公寓(家里是建国北路,这里是建国东路)。

阅读原文

生命之乡如码头

在橡树林里望着颜色变幻的大海发呆。在涌上沙滩的涛声中裸奔。坐渔民的机帆船去到深海,在渔排上清水煮海鲜,大胆吃河豚。我爱上海边那些古朴的村庄,也为它们的消失而扼腕痛惜。我面对海,默契中,所有交流都在无言中清洁。一无所有,又拥有一切。

阅读原文

再见次大陆

一个比中国还要拥挤,加塞儿的人比中国多,贫穷和脏乱覆盖了国土中央的大部分地方,到底有什么魅力,我也很难用“精神”和“神佛”这样的思路来说服自己,毕竟直到如今,我还是个无神论者,印度最热门的长期旅居目的瑜伽和禅修,于我都没有什么关系。

阅读原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