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小贤 回复了 山峰不会写游记 的游记 小城澳门和伊莎贝拉。 2017-12-13 14:04:05

贝小贤 回复了 面面 的游记 #我的2017#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是重逢的一年! 并举了一个"来看上帝"的评价牌 2017-12-13 10:45:24

贝小贤 回复了 Mike 的游记 朝鲜,失联7天,相反日子,信仰国度 2017-12-08 08:45:40

贝小贤 关注了 在远方的阿伦 2017-12-05 16:19:35

贝小贤 回复了 面面 的游记 面面呱呱牵手环游世界--从我的阴天,走向你的晴天,厦门寻爱七年不痒 并举了一个"馆藏作品"的评价牌 2017-12-01 10:48:15

  • 封面
    缅甸/ 亚洲/ 04月
    走过的那些路,逝去的时光,若不以笔墨记录下来,便了无踪影,未免辜负了遇见的风景,以及那些人和事。缅甸之行定于年初,本是一场约定,无奈旅伴们终因各种原因错过了行程。于是成就了我此番的独行。坐在去机场的大巴上,我渐渐习惯一个人披星戴月的出发...
  • 封面
    重庆/ 中国/ 03月
    3792

    【重庆】Lost in Chungking

    70642/930 3063 2017-03-20 09:04:02
    我走出江北机场,望着暗蒙的天空,缓缓的吸入一口雾霭的空气,将重庆拥入怀中。她说,我就是这样,即便都是迷雾,也是热烈的。这座城不会冷,在空中看时缥缈虚幻,落地后,是让人感到异常踏实。如果说厦门是我青春期的憧憬,那么重庆便是我长大以后的冲动...
  • 封面
    澳门/ 中国/ 01月
    84

    【澳门】無言書 Macau

    1547/52 23 2017-01-16 22:54:15
    我总是做同一个梦,在澳门不宽阔的老街上,跨越日夜,走着,走着,不知疲倦……
  • 封面
    帕劳/ 大洋洲/ 12月
    我的12月,就是体会从冷酷到热烈的反差。接到被选上去帕劳参加活动的时候,我正在焦急的处理手头工作,准备飞赴寒冷的新疆出差。 帕劳到底在哪?我也只是在报名时匆匆瞥过,也并没想到幸运女神真会降临,自然不会去过多了解。 当然,成行之前,我也并非...
  • 封面
    婺源/ 上饶/ 11月
    婺源,是很多人心中的温柔乡,青山绿水,望而动衷。 而这秋日里,缭雾缥缈,高高的枫叶树尖,首映日光而摇曳。 我为枫叶,越岭而来,却只得了秋雨与浓雾。 在蚂蜂窝上又沉寂了好些时候,工作、学习让半年时间过得匆忙。不过旅行实在是缺不得,它提示我...
  • 必须推荐
    蒲甘的日出是独特的美,不同于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旷野上,没有四季之分。眼前的佛塔从十二世纪开始,陆续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每天的清晨,伴着群鸟掠过树林,辽阔的天空微亮,呈现神秘的蓝紫色调,然后会变成暖人的黄色。渐渐的,阳光跨过地平线,光芒笼罩眼前的整座平原。分不清是晨雾还是飞扬起来的沙土,远处的景色半隐在一片迷蒙中,若隐若现,仿佛神之所在。世间总有一些场景让你觉得似曾相识,而蒲甘的日出则是心中唯一。

    每一座佛塔供奉着一个神,背后蕴含着一个故事。此时此刻,面朝着东方,面对着成千上万座神,成千上万个故事。我想,总会有一个神在注视我,庇佑我,也有一段故事是单单属于我一个人的。于是我双手合十,默默为你许下一段誓言,期盼着众神能够听见。

    在瑞山都塔看了两天的日出,第一天的天空中布着一团祥云,第二天的日出自然安静,毫无阻碍。不幸的是,热气球在四月的最后一天升起后,就被暂时取消了,可那也不会阻碍蒲甘的日出之美。蒲甘的日出原本就是属于静谧,属于纯净的。我在这座塔上,听着人们用不同的语言交流,遇见了好玩有趣的人,遇见了之前遇见过的人,遇见了之后还会再遇见的人。这座佛塔便是我饱览蒲甘众生的起点。
    0条回复
  • 值得一去
    进入老蒲甘区域,沿着大路一直往西到达陆地的尽头,眼前是开阔的洛瓦底江,卜帕耶寺便修建在这里。佛塔形状像葫芦,通体金色。传说这里是古代的葫芦状怪物被征服的地方。江边就是一处码头,人们偏爱聚集在这里游览朝拜,十分热闹。

    准备离开时,遇到一群可爱的童子军。男孩们在进行一项竞赛,比赛谁跟外国人的合影多。于是我享受了一次明星的待遇。他们挨个拉着我合影,场面热闹又有趣。拍完照还不忘对着我鞠躬祝福,笑容清澈纯粹,友善可爱。

    蒲甘最后一天的傍晚,我在看完日落后又来到了卜帕耶寺。相比白天的热闹,我更喜欢此时。坐在江边的围栏上,看着忙碌了一天的江面渐渐平静下来,太阳已经落在远处的山脉背后,天空中的云层像被温和的紫红色火焰点燃。汽笛声悠扬,愈行愈远,浑浊的伊洛瓦底江也在晚霞的映衬下变得些微动人。
    0条回复
  • 值得一去
    苏拉玛尼是我在蒲甘去的最后一座大佛塔。不幸的是,它在2016年8月的大地震中失去了塔尖。远远看着,顶部一直在进行着修缮。也是因为这场地震,苏拉玛尼内部那些堪称有着蒲甘最完美的回廊壁画,无缘得见。

    顺着幽深的回廊绕圈,遇见一群年轻的僧侣,他们正兴致勃勃的对着一尊大佛拍照。在缅甸,佛教徒中的每个男子到了一定的年龄都必须出家一次,只有这样社会才承认其已成人。我走上去询问是否可以给他们拍张照片,两人听完后面无表情,却直挺挺的站好供我拍摄。直到我示意拍摄完成后,他们才露出了微笑,像两个纯真的孩子。
    0条回复

素猫-凯特:
画素描,崩皮筋儿,在西安古城墙上吃着肉夹馍弹尤克里里。

添加我的猫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