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蜂窝问答 > 你有没有在旅途中交到过好朋友?你俩是怎么认识的?
如题。独自旅行是会遇到聊得来的人,这也是我为什么对旅行很着迷~交个朋友喝点小酒
周五了,目测又要下雨,如果你和我一样没有约,我们来聊聊吧
jerry罗曼 2018-07-20 18:43:39
58337浏览 38人关注 关注
  • 3

    我们几个朋友👬都是在K3这条铁路上认识的,2015年8月的夏天,我们几个买了从北京开往莫斯科横穿西伯利亚的绿皮火车🚞K3,每周三从北京出发。其实,大学期间很早就在老师课堂上听说了这趟火车,惊讶之余更多有一种冲动。直到2015年趁着去欧洲交换之前的空白暑假,我决定实施一下我的这个横穿西伯利亚的计... 显示全部

    我们几个朋友👬都是在K3这条铁路上认识的,2015年8月的夏天,我们几个买了从开往莫斯科横穿西伯利亚的绿皮火车🚞K3,每周三从出发。其实,大学期间很早就在老师课堂上听说了这趟火车,惊讶之余更多有一种冲动。直到2015年趁着去欧洲交换之前的空白暑假,我决定实施一下我的这个横穿西伯利亚的计划,于是我开始在网上查攻略,偶然查到一篇马蜂窝的帖子,里面有讲到有这样一个QQ群,群主是K3的某位列车长,群里基本都是要去或者计划要去坐K3的人。于是我加入了其中,没想到很快就通过了。本身K3有散客票和集体票两种,但散客票价格要比集体票高很多,为了节约成本我开始找在群里发话找小伙伴的集体票成员们,7人成团,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到处招人搭伴成团的人,她拉我进了另一个微信群,我拉上我的同学一起进群、正好7人。但是好巧不巧的是,我的同学在临行前几天就生病住院了,我们不得不再找一位散客和我们一起拼团。于是,重任就落在了我的头上,于是我又开始在QQ群里物色,但所有人的行程时间都跟我们不一样,但有一位群里管理员说让我给订票的地方去个电话。这个办法可以说是特别特别有针对性的了,按照管理员提供的电话号码,我打通了,一问卖票阿姨,跟她解释了我们的情况,她说,稍等,这边29号出发的貌似还有一位散客,还没有来取票。她告诉我,让我去跟这位散客联系,说服他改票就好。于是,我一个电话过去就结实了团队里最后一位小伙伴。

    距离我们西伯利亚之行已经过去了3年,有人出国留学了,有人荣归故里了,有人转战魔都了,还有人移民大不列颠了。但很好的是,我们依旧保持着联系,一年一聚,今天几个人也一起行了一圈,来年计划美国西海岸~我们的认识很简单,为了同一个名叫“在路上”的目的和憧憬~

    发布于 2018-08-11 08:28

    全部评论

    0/600
更多回答
  • 21

    天交五月,乍暖还寒,虽然天空中一轮太阳,照在身上却没有热气。风吹过来,也是冷嗖嗖地,冷不令丁要打个冷颤。上了车,卧铺车厢相对要安静很多,也暖和很多。当我走到我的下铺前,那里己经有个女人,抱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在铺上玩耍。床上堆着尿不湿,奶粉,玩具和衣服。在我的对面,还有个女人,也抱着个小男孩在... 显示全部

    天交五月,乍暖还寒,虽然天空中一轮太阳,照在身上却没有热气。风吹过来,也是冷嗖嗖地,冷不令丁要打个冷颤。上了车,卧铺车厢相对要安静很多,也暖和很多。当我走到我的下铺前,那里己经有个女人,抱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在铺上玩耍。床上堆着尿不湿,奶粉,玩具和衣服。在我的对面,还有个女人,也抱着个小男孩在铺上玩耍。还没等我开腔,两个女人就先说了:"大叔,这是你的位子吗?"我点点头,刚要把背包放到床上,这个女人用商量的口吻对我说:"我们换换吧,我在上铺,你看我弄个孩子实在是不方便…”我无语。这时,我对面的中年男子也到了,同样被这两个女人央求。无奈之中,我们只有对望苦笑,只得重新拿起背包,走到顶上去了。躺在床上,脸离车顶仅一尺,坐起身来,又打不伸腰杆,真是难受。而在下铺的两个女人和孩子,偏偏又哭闹起来。两个小男孩声音宏亮,两个女人也是不让须眉,喉咙出奇地尖亮。一时间,小孩嘶声的哭喊,女人尖利的哐哄,夹杂着耐着性子的呵斥,让这个中午无法平静。我对面的男子,(姑且称为A先生)先是用耳机听歌,后来索性用被子盖住了头。不过一会儿又掀开了,把头伸向下边说道:“大姐,孩子是不是饿了,兑点奶喂喂吧。“"就是就是,我这就兑去。"说着,一个女人拿着两个奶瓶朝车厢当头的开水房走去。一会儿,兑好的牛奶送进小孩嘴里,小家伙一口含住奶嘴,贪婪地大口大口吞起来,听得见奶水下咽时的咕咕声。不一会儿,两个小家伙吃饱喝足,又换了尿不湿,真是一身舒爽,呼呼睡着了。我们下来,坐在侧座上喝茶。列车在一片平原上行驶,驶上一座大桥,轰隆隆地声音迴荡在空旷的四野。午后的太阳斜斜地照在河中央,河水干涸,仅在中间有一条几米宽的水面。桥下宽阔的河滩地,很大,堆着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有几辆装石头的车停在河滩上,等待装车。不远处,城镇的轮廓越来越谈,高楼似剪纸般依附在天幕下,被一层灰濛濛的雾岚笼罩着,渐渐地逝去。车厢那头,送餐车来了。服务员一路吆喝着,推着餐车叫卖。这趟餐车是机务段的,所以盒饭主要是北方口味。我和A先生各要了一盒,匆匆用起来。那两个女人各吃了袋泡面,现在正带着小孩午睡。(下面将以A女士,B女士称呼。)餐车刚走,一个大嗓门北方乘务员,提着蓝子卖玩具:"买玩具咧,买玩具咧…,又好玩又便宜的玩具咧…""哇!”地一声,先是睡在我床上的小孩张开嘴大哭起来,不到五秒钟,睡在A先生床上的小孩加入进来,一时此起彼伏哭成一片,惹得两位女士一阵抱怨。"小声点嘛,看把孩子吓哭了…"A女士一边拍着孩子一边给乘务员打招呼。"不要叫了,没人会买你那破玩意儿…"B女士直接示意乘务员快走:“孩子要睡觉哈。"乘务员虽然知道两个女士的用意,但並不急着走,而是拿出一条玩具鱼,通体雪白的鱼。乘务员揿动开关,那鱼通体变得红润如血,头尾也不断摆动,一阵刺耳的音乐随之弥漫在车厢,显得非常吸引人。两个正哭得嘶声哇气的小男孩,这时却齐齐停止了哭闹,张大双眼盯住这条活蹦乱跳的鱼,不但咧开嘴笑了,还伸出双手,要从乘务员手中抢夺。乘务员立即把鱼放在一个孩子手中,不无得意地对女人说:"不哭不哭,妈妈买,妈妈买!…"B女士从小孩手中夺下玩具鱼,丢给乘务员,推着他道:“快走快走,不要再惹了…"活音未落,小孩再次大声嘶吼起来。A女士一把抢过乘务员手中的鱼,塞回到孩子手中。"多少钱嘛?""一个拾元。"乘务员又拿出一条鱼来,A女士连忙递给他拾元钱,推着他道:"快走快走,不然就不买了。…"而这时,另一个小孩也把手伸向乘务员。我和A先生相视一笑,真心佩服这个乘务员。鱼在地上乱板乱跳,窜进卧铺下,又从另一处出来,红光闪闪,歌声不断。惹得两个小孩瞪大眼睛,乐不可支。两个女人也没闲着,跟在小孩身后,又是牵小孩,又是捡玩具,又忙又热闹。好不容易将两个小孩哐上床,让鱼在床上乱板,逗得孩子喀喀大笑,女人终于坐上床沿休息了。"太淘气了,搞得人累得很。”A女士说,脸上却洋溢着幸福。“泼烦得很,这些小个的,又惹不起,只有将就他…"B女士把掉在地上的鱼拣起来,重新放在床上,揿动开关,玩具鱼又吸引住了小孩的目光。"只是麻烦二位了,真对不住哈,哦,对了,我们把差价补给你们哈…"A女士象突然想起似地拍着脑门,红着脸对我们说道。"不用不用,…"我和A先生连忙站起来,摆着手,阻止A女士欲掏钱的动作。"就是嘛,出门在外,全靠朋友帮忙,又何必那么认真呢。…"B女士一席话,顿时让推来推去的我们都停了下来,不好意思再坚持己见了。这时候,一阵喧嚣声从车厢那头传来。一个女乘务员,身上挂着许多电线,左手挎一蓝子,右手举着几个充电宝,正往这边走了过来,清亮的北方口音,一時灌进整个车厢内。“充电宝充电宝咧!有要充电的没有?充电宝充电宝咧…"车厢内有电充插座,方便旅客随时使用。我见这个乘务员如此认真,不禁疑惑,她的充电宝卖给谁啊。探身桌下,果然看见几个插座,就在桌子下方,用起来应该很方便。"你不用看了,那些插座根本用不起。”A先生对我说。我不太相信,马上从挎包中拿出充电器,插进插座内,果然没有反应。连着试了几个都是如此,只得苦笑道:"果然不能用,在这个列车上,真是商机无限啊…"在我们谈笑间,那个满身披挂充电宝的女汉子己然到了跟前。她似乎嗅到那两个女人的商机,直接把充电宝放进A女士手中,逗着两个孩子:"哟,带孩子出门咧,挺不容易的哈?孩子他爸呢,去见爸爸的哈,啧啧啧,瞧这两肉疙瘩瘩,真是搁心尖尖上了哈…"她这一串快语,顿时将两个孩子吸引住了,他们放下手中的鱼,却将手伸向了女乘务员,要她挂在身上那些五颜色的电线,同时去拿A女士手中的充电宝。A女士还没回话,B女士已经一把拿过充电宝,眨眼间己将自己的电话插上,见充电宝泛着蓝色光点,不由得紧张地问:"大姐,这就充上啦?不会爆开吧?"女乘务员开心地笑了,迭声地说:"怎么会呢,这是有合格证的,要一个哈?""多少钱啊?"B女士把玩着正在充电的手机,一付漫不经心的样子。A女士却取下电话,把充电宝还给女乘务员,不料B女士却抢先拿回充电宝,重新插上电话。"多少钱一个?"B女士又问道。"要多大的?“"就这个吧。"“一百二。“"贵了吧?"B女士一付内行的样子,掂着手中的充电宝:"这才多大呀。""一万二的,够充三,四个电话哈,怎么会贵呢?"女乘务员说:"专卖店要四,五百呢。"“网上才四,五十,你忽悠我呢。"B女士又说。"网上的你也敢买?妹子,你也太胆儿大了哈。"她二人你来我往打着口水仗,A女士用手拍着B女士的肩头说道:"算了,又不买,何必耽搁人家呢。"我看B女士也不是真心要买,只不过借着说话的时间想多充点儿电。果然,她把充电宝往自己身旁挪挪,对女乘务员说:"先放我这儿充着,等会儿你回来,如果行,六十元我买一个,怎样?"这时,两个孩子看这泛着亮光的东西,几次没抓着,咧开嘴,马上就要哭闹了。女乘务员趁B女士弄孩子的时候,取下充电宝,又扯着她那清亮的嗓门叫卖起来:"充电宝咧,充电宝…"乘务员一走,B女士就扁着嘴对我们说:"这些人精得很,专瞅住急用电话的人。我们才不上她当呢…"车厢里恢复了平静,二三两两的人,各自一团在小声地交谈。也有几个年青人围在一起斗地主,不时地发出轰炸的叫喊。马上天就要黑了。夕下,大地一片金黄,一团团白云,挂在蔚蓝色的天空,飘来飘去。列车正经过一个小站,错轨的声音和车体的晃动融合在一起,匆匆地跑过小站台,向越来越沉重的夜幕奔去。送餐车适时赶到,菜香飘来,谁能抵挡得住!民以食为天,天以物养人。暮色苍茫中,列车经过了多少城市,涉过了多少条河流,已经无人知晓了。车厢里到处是酣声,夹杂着脚味,人体味,震耳的呼噜声也如音乐般美妙,疲倦不堪的旅行者,还是沉沉睡去。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车内,我已在则座上,喝了很久的早茶了。一切漱洗声音静止,早餐的咀嚼消失,列车广播,准时播放的流行音乐响起,不消说,没人还能安睡了。被吵醒的两个小孩,刚开嘴要哭,被奶瓶凑进嘴里,立刻咕咕地吸起来。蹬着小腿,甩着小胳脖,一双小眼睛黑黑的,在妈妈脸上转悠。列车上的生活,枯燥而单调。看书的依然看书,刷屏的依然刷屏,那几个昨夜斗地主到半夜的年青人,这时已经又开始厮杀了。天气不错,蓝天白云下,村庄沐浴着金色的阳光。一排排树木,一块块农田,绿油油地,从车窗晃过,真是人勤春早,绿意盎然了。喝茶,吃饭,聊天。车上的日子,就这样打发。两个女人带孩子在睡午觉,我和A先生在喝茶。三点以后,车厢里又热闹了。先是两个小孩有一声无一声地浑哭,怎么哄也哄不住。两个妈妈没办法,只好抱着孩子到车厢连接处去哄。从车厢那头,一个女乘务员来了,带着一大筐大红纸盒包装的东西叫卖:"嘿,大家看这边哈,神水不老汤,机会只给有眼光的人…"声嘶力竭的喊叫,手中举着的不老汤,适时地分发给靠近的人:"盒子上印着的这个太婆,一百二十八岁了,大家看有多年轻,是这个不老汤的代言人,…“顿时有很多老爸老妈围了上去,伸出手去拿不老汤。"这个干什么用的?"我问A先生。"不太清楚,好象是的一个什么东西,现在和挨边的东西太多了,你知道吗?”A先生说。“知道点,是一个村。”我回答道。这时侯,两个女人抱着孩子回来了,孩子手中还拿着一盒不老汤玩耍,又试着朝嘴里喂去。"儿子,咋啥都往嘴里去呢?这个不能吃的哈。"A女士拉住儿子的手,又指着盒子上太婆的俏象说:"看祖祖,看祖祖,你吃祖祖要骂你…““你们不去要?”B女士把孩子放在床上,对我们说。"这个恐怕不是送的啊,"A先生对B女士抱以一笑,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应该是要给钱的哈。"“要钱我就退给她,"B女士嘴巴一扁,又问道:"晓得这个怎么吃不?"A先生还没开口,女乘务员已经接过活头:"大家要搞懂哈,这个不老湯不是用来喝的,那用来干什么呢?怎么用才会呢?有谁知道,来说说…"大家闹轰轰地,没一人正经站出来。女乘务员吊足了大家胃口,这才一字一腔地说:"泡脚。""泡脚,就这么简单?"有人问。"本来就简单,越简单越有效。"女乘务员这时己经很兴奋了,看見有这么多人拿着不老汤,她终于亮出了杀手锏。"今天,我们照顾老年人,原价一百多的,今天只卖五十,买四盒送一盒。有要想的,准备二百元钱,货不多哈,机会只有一次…哪个先来,这个大妈,好,货收好。…"接下来就是一阵忙乱。有人买的,把手举得老高,捏着二百元朝前挤。不想买的,也把刚才拿在手中的不老汤还给女乘务员。不一会儿功夫,女乘务员己来到我们面前,看着孩子手中被挤捏变形的不老汤,却对两个女人说道:"妹子,要吗?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能少点啵?”B女士从孩子手中拿过不老汤,对女乘务员说。"已经搞活动了,你不能太贪心。”“多送二盒行啵?"B女士又说。A女士从孩子手中拿过不老汤,两盒全递给女乘方员,轻轻地说:"她不会买的,她跟你说着玩的,你别多心哈。”女乘务员接过盒子,悻悻地说:"我早就知道,我是和她闹着玩的。“B女士背对着女乘务员,用手捂着嘴巴悄悄地对我们说:“哄鬼呢,这些把戏我都会耍,骗人的。“待到女乘务员走远,两个女人都不再说什么,用奶瓶给孩子水喝。整个下午,车厢里象走马灯似地,交替着各种叫卖。有卖指甲刀的,卖钱包和各种挎包,背包的,有卖食品矿泉水泡面的。等到这一切走过去,送餐车就来了。接下来又是一夜。旅行者的步伐,和着车轮的滚动,在夜空中飞驰。,我来了…

    发布于 2018-07-28 20:37

    热门评论

    0/600
  • 21

    走过一次Gap Year旅行,认识了非常多的朋友,如今4年过去,这些朋友中大多数还一直保持联系,甚至会经常一起出去旅行。我经常会想念起在缅甸遇到的智利人安东尼奥,可以说是Gap Year里我相处最舒服的一个旅伴了,他总会让我想到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每次回想起这个旅伴,那一幕... 显示全部

    走过一次Gap Year旅行,认识了非常多的朋友,如今4年过去,这些朋友中大多数还一直保持联系,甚至会经常一起出去旅行。
    我经常会想念起在缅甸遇到的智利人安东尼奥,可以说是Gap Year里我相处最舒服的一个旅伴了,他总会让我想到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每次回想起这个旅伴,那一幕吃辣椒比赛的场景总是第一时间跃然脑海:当时我们一起徒步掸邦高原,当路过一片辣椒田时,不知哪根筋跳了一下,两个人竟然孩子气地打赌谁更能吃辣——他来自辣椒的发源地美洲,而我则号称是拥有一个胃。两人直接采摘红色的小指椒生吃,最后安东尼奥含着眼泪认输。随后他看到我吃剩下的辣椒,发现我只吃了辣椒皮没吃辣椒籽,直呼上当地捶了我一拳:“白,你这个混蛋!你太狡猾了!”

    一开始是在仰光苏雷塔旁边冲绳旅馆的一楼大厅遇到安东尼奥的,我进门时迎面与他撞见,聊了几句,得知他也是当晚的夜班大巴前往曼德勒,只不过车次不一样,于是便约好了曼德勒一起逛。安东尼奥说他预订了曼德勒的住宿,提议跟我share一个房间,能节省一点旅费,我也爽快答应。本来只是礼貌地打招呼,没想到因此结缘,之后整个缅甸的旅途我们都是结伴而行。



    到了曼德勒,我们一起出门吃早饭,误打误撞走进一家华侨开的馆子,人均两美元吃到了一顿丰盛的中餐,安东尼奥用起筷子来竟然相当娴熟,他说自己一直都很喜欢菜,在智利的时候就经常去中餐馆。“每次我跟朋友聚会嗨到凌晨结束,肚子饿了上街找吃的,所有的店铺都关门,只有中餐馆还开门营业!”他一边说一边冲我竖起大拇指:“你们人真是特别勤劳。”早餐结束后我们一起租了自行车逛曼德勒山脚下那些佛塔寺庙,山达穆尼寺里有700多座白塔,700多个塔顶铃铛随风作响,声音婉转凄美,我对着旅行指南书上的介绍用英语跟安东尼奥讲解:“这是一位国王的弟弟被谋杀之后,国王为了纪念他而修建……”半小时后我们又逛到固都陶佛塔,同样也有700多座白塔,安东尼奥转头问我,若有所思的样子:“怎么着,国王另外一个弟弟也被谋杀了?”一瞬间我觉得这小伙子真是太可爱了,但还是严肃地纠正他:“想象力不错,不过,这座寺庙是为一次佛经修订大会的举行而修建。”

    曼德勒的重头戏当属乌本桥的日落,我专注于拍摄这座世界上最古老的柚木桥的倒影和剪影,等晚霞都渐渐黯淡之后,发现安东尼奥正跟两个当地的僧侣聊得火热。我在一旁倾听了一下,然后惊叹于他们的英语都是那么棒!当时Gap Year旅行已近10个月,自认为英语听力和口语还不错,但他们聊的居然是“爱因斯坦相对论和佛教思想分别是如何去解释宇宙万物”这个话题,我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单词量是多么贫瘠。最后两个缅甸僧侣拉着安东尼奥合影,坦言其实他们就是想多练习一下英语,但安东尼奥却是一副据理力争的认真模样,试图说服两个僧侣。



    曼德勒的第三天,我们一起去逛西南边25公里外的因瓦古城。安东尼奥租了一辆摩托车,手动挡比较麻烦,开始是他驾驶,我坐在后面用手机GPS导航,到了古城附近的田间小道,烂泥路坑洼不平,安东尼奥两次滑进泥水坑里,还伤到了脚踝。于是换我来开,一开始他还不大放心,神经高度紧张,见我开了一段田埂路相当平稳,安东尼奥开始崇拜我:“You are great buddy!In Bai we trust!”我问他后一句什么意思,他掏出一张一美元纸币,指着背面一句话——“In God we trust”,然后竖起食指指向天空特别虔诚地又强调了一遍:“In Bai we trust”。



    他有时候像一个孩子,在敏贡古城遇到一辆牛车,车篷上用炭笔涂着“Taxi”字样,他便兴奋地像发现什么新奇宝贝似的,要拍照片发facebook。傍晚登曼德勒山,我们按当地习俗从山脚下就开始脱了鞋光着脚爬,到了山顶却发现大部分游客是从另一条公路直接坐车上来的,安东尼奥就跟我使眼色:“这些人都作弊,都不虔诚,只有我们这种光脚徒步上下山的人才能受到佛祖保佑。”在蒲甘我们原本打算坐热气球,一打听价钱发现简直是天价,他便忿忿不平说:“还记得昨儿我们遇到了乌本桥一起拍日落的两个荷兰女孩吗,其中有一个是当牙医的,你知道吗,当牙医的!当牙医的都觉得坐一次热气球要330美元简直太离谱了!”我被他认真生气的样子逗乐了:“咱不坐不就得了,干嘛抓狂?”

    在蒲甘平原,晚上天黑后,我说服安东尼奥跟着我一起骑脚踏车到苏莱曼塔的边去看星空。一路上都是沙子很容易陷车,茫茫多的蚊子也特别烦人,关键是田野深处漆黑一片,手电筒光掠过佛塔时冷不丁还会被怒目圆睁的石像吓一跳。然而,当关上手电筒,眼睛适应黑暗后,便可以清楚看见银河拱门下佛塔的剪影,完美的几何轮廓代表着混沌之中的秩序,安东尼奥惊喜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拽着我手臂拼命摇晃:“白,你太了不起了,来到东南亚之后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星空。”



    看够星星,拍够照片,回去的路上我俩干脆推着自行车慢慢走。安东尼奥一路上也说起他的旅行故事:他比我大两岁,曾经的工作是做城市规划设计,30岁之前算是循规蹈矩,但也曾沿着切格瓦拉的足迹绕行了南美大陆。除了旅行之外,他还有一个业余爱好是瑜伽,如果不是亲眼见他示范,我很难把这个朝夕相处的小伙伴跟阿斯汤加瑜伽联系到一起。同样也是30岁那一年,安东尼奥做了一个重要决定,辞去稳定的工作,前往澳洲一边打工一边学英语,那一年的时间他也走遍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怪不得!我心里想到在曼德勒他跟僧侣们聊天时英语那么流利……

    来东南亚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一边用手比划着一个球形一边说:“相对于智利,这里是地球的另一端,东方对我来说一直是最遥远也最神往的,而且在这里我可以更好地学习瑜伽,了解东方文化。”然而东南亚之旅对安东尼奥来说从一开始便十分坎坷,在泰国得了登革热,高烧不止,浑身疼痛,卧病在床两周多,他坦言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医院都有阴影了,当时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听闻我大半年前在印度走了两个月之后,安东尼奥一脸震惊:“难的没事吗,我在泰国遇到过一个欧洲的背包客,他去印度呆了两周就得了疟疾,然后极力劝阻我去那里冒险!”我摊了摊手回应:“可能因为我在长大,身体抵抗力不是一般的强悍吧。”

    结束缅甸之行时,他已经收到了斯德哥尔摩一家瑜伽馆的offer,这也意味着,结束半年的东南亚之行后,他的下一站将是北欧。我说我还从未去过欧洲,没有特别趣但是还是很向往北欧的,安东尼奥拍拍我说:“下次你来瑞典,就住我家。这次去欧洲打算生活两年,一边教瑜伽,一边学滑雪。”“那你什么时候来?到时候我带你玩!”“哈哈,最好的要留到最后,欧洲的下一站我想去非洲大草原,然后再去找你!”我们拥抱,告别。

    这个大男孩聊起他未来几年的愿景,眼神里满满都是期待和兴奋,像是人生才刚刚开始。什么是少年心,大概就是永远对这个世界好奇吧。



    发布于 2018-07-24 18:20

    热门评论

    • 手写纸条 LV.17 : 看照片就觉得是比较会玩儿的人,还觉得怎么有点谦逊,哈哈哈
      2018-07-25 09:20 回复 举报
    • ___Vivi LV.24 : 哇 这个小伙子简直太可爱了!国王的另外一个弟弟也死了哈哈哈~~~小白欧巴就是腻害!百事通
      2018-08-16 13:12 回复 举报
    0/600
  • 9

       第一次看到鱼妹的时候,是在重庆的洪崖洞上.我坐在靠江的座位上,愤恨的跟鱼妹说:你特么一个人占四个位置良心不会痛吗?  我顶着黑眼圈,想在江边坐一坐,小酒吧坐落在洪崖洞的....几层?忘了..临江的四人座位坐满了人,只有一个卡座四个位置被这个不要脸的人霸占着,... 显示全部

       第一次看到鱼妹的时候,是在的洪崖洞上.我坐在靠江的座位上,愤恨的跟鱼妹说:你特么一个人占四个位置良心不会痛吗?
      我顶着黑眼圈,想在江边坐一坐,小酒吧坐落在洪崖洞的....几层?忘了..的四人座位坐满了人,只有一个卡座四个位置被这个不要脸的人霸占着,我实在站不动了,舔着脸问他这有人吗?他抬起头说没有.我一屁股坐下.我摆弄我的相机,他摆弄他的相机,突然一抬头,四眼对视,有点尴尬....于是我说:你一个人啊...他尴尬的呵了一呵,是啊你也是啊......
       我这么一瞧,对面的小男生长得有点像周杰伦(当然后来我也说有点像李荣浩了,但是他拒绝了他说周杰伦好看一点),打开了话匣子就关不上了.
       第二天的我就去了,突然想起忘记给一个朋友的小孩寄明信片,所以拜托鱼妹给我寄一张,他跑到磁器口挑了两张明信片,一张寄给了小朋友一张寄给了我.他问我,写给小朋友的明信片署名写什么?我说随便吧, 你爱写谁写谁,写周杰伦我也不拦着你.
       几天以后,朋友跑来跟我说,那个周杰伦是不是你寄的?........
       鱼妹成为了我的星标好友,受委屈的时候总是第一个想到他,可惜没他的照片,因为我这样的小公举是不屑和他拍照的.


    ------------------------------------------

         去土耳其的时候认识了haken,他加了我的微信之后问我是不是喜欢旅行.他想在开一个土耳其的旅行社,问我有没有兴趣合作.
         然后我赴约了,因为土耳其真的对我来说是一个梦境.我期待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多来这边转转.结果我们见面以后压根就没聊工作的事,聊他在呆过的日子,聊土耳其的特色,聊的美景.之后每次去土耳其我都会和他聊聊天,微信上通常是一天一条消息...因为可恶的时差,哈哈哈.
    有次过去的时候和他聊了很久的天,突然他说seven,我们抽水烟吧.
    我说:不!我是个好孩子,虽然我纹身染发但是我是个好姑娘.
    他说:抽吧是个好东西.
    我说:不,妈妈说抽烟不是好孩子.
    他把桂子门打开,朝圣一样的跟我说,这个是苹果味的,这个是芒果味的,这个是草莓味的.
    我说:来个苹果的吧.
    他吸了一口然后把烟嘴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又给了我.
    我一个洁癖不能忍啊,但是看着他期许的小眼神,我深深的吸了一口.
    香!好香香!我喜欢水果味!
    我对他说:我要去大巴扎买大一堆在家天天吸.
    他一把抢过了烟嘴说:这个东香烟一样对身体不好的,女孩子不要吸,不许买.

    我????
    -------------------------------------------------------------------
    好像大家还挺喜欢看我遇到的这些人的,我再和大家介绍几个朋友吧.

          Ali,我在格鲁吉亚遇到的伊朗朋友,是个导游,英语很棒,Mark,同样在格鲁吉亚遇到的捷克的朋友.他们两个是在青旅里认识的.
          我走在格鲁吉亚的旧货市场,当时满肚子愤恨,因为刚甩掉了一个傻缺,刚好一头遇到了这个家伙.他看着我,摆了摆手,说:HI~
          秉着友好的小心态,我点了点头,回复hi,他说我名字和能不能加个facebook好友.看了一眼,眼睛大大的,笑起来有个酒窝,不就是一个回国就不上了的平台嘛,给你.然后快速走了.
          一会坐在高高的山顶,Ali给我发消息了,说要喝个咖啡,我说我在山顶呢你爬上来找我吧.一会他真的气喘吁吁的跑来了,他摘下了帽子我看到了他头上有点微微脱发的头顶.
         Ali的英语真的超级棒,最关键的是他讲话特别的慢,每个字都能让你听懂,然后他给我讲了一些伊朗的小知识,还给我一张大钞!


    最下面那张!

    然后一会,mark来了,资深老玩家,背包环游世界,现在的朋友圈和facebook一直在环游,真正的穷游.英语很6,但是讲话太快了,所以他说一句,同声翻译Ali就再用慢放2倍的速度重复一遍.
    mark给我看他在的游玩照片,给我看了一个塌到不行的糖醋鱼,跟我说是在吃的"松鼠桂鱼"简直好吃到爆.....我说你下次来吧我请你吃正宗的!mark点头好呀好呀好呀.


    晚上我们三个人去点了好多吃的,然后我们笑谈说我们是国际会晤.
    回来之后Ali一直会给我发语音刚好也可以练英语,而mark我给他发了一次我吃的松鼠桂鱼,他表示最近就会来...吃货太可怕了.
    -------------------------------------------------------------
    柬埔寨的时候遇到了两个小姐姐.人.
    我们三在金边住同一个酒店,酒店送了夜游湄公河,两个人英语好烂,站在那观察,后来看到我了,抓着我的手问,你是人啊,快问问怎么去船上!
    然后到了暹粒,我们包车早上4点起.看日出等夕阳,满大街搜寻好吃的,还妄想跟我去西港(可是时间太赶了.)
    好喜欢他们,真的.


    空下来继续更新

    发布于 2018-07-30 10:46

    热门评论

    • sunshine LV.5 : 起源于一个忘记手机的故事
      2018-08-05 11:13 回复 举报
    • 马蜂窝问答君 LV.38 : 亲爱的蜂蜂,截止到08.02号,你的这条回答收到了312次浏览,6次评论,69次收藏,感谢你的分享~窝里有你更精彩!
      2018-08-02 20:09 回复 举报
    0/60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