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蜂窝问答 > 你们坐火车时有过哪些神奇的经历?
经常坐火车,有时候会遇见一些有趣的事儿。突然想来问问大家,坐火车时遇到过奇葩有趣的事儿没啊?瓜子小板凳已经备好,大家一起来聊聊呗~~
163007浏览 122人关注 关注
  • 73

    我在国外有过三次难忘的乘火车旅行经历。第一次是2015年与家人一起在阿拉斯加旅行,我们先飞到费尔班克斯,然后从费尔班克斯乘火车前往德纳利国家公园。之后从德纳利继续乘坐火车前往安格雷奇。一路累计约12小时的火车旅行,见识了阿拉斯加荒充满原始野性的壮美。阿拉斯加内陆只有一条南北向的铁路,与加拿大铁... 显示全部

    我在国外有过三次难忘的乘火车旅行经历。
    第一次是2015年与家人一起在阿拉斯加旅行,我们先飞到费尔班克斯,然后从费尔班克斯乘火车前往德纳利国家公园。之后从德纳利继续乘坐火车前往安格雷奇。
    一路累计约12小时的火车旅行,见识了阿拉斯加荒充满原始野性的壮美。

    阿拉斯加内陆只有一条南北向的铁路,与加拿大铁路国本土铁路都不相连,铁路以蓝黄为标志色,南起苏华德,北至菲尔班克斯,全长760公里,既是客运,也作为游览。每天只发一对上下行的列车。我们从菲尔班克斯出发,乘坐火车一路向南,开始我们的阿拉斯加之旅。

    阿拉斯加中央铁路公司于1903年开始建设阿拉斯加铁路,1914年开始运营,边建设边运营,完全建成于1923年,铁路纵贯阿拉斯加荒原,曾是阿拉斯加最主要的交通方式, 目前阿拉斯加超过70%的人口生活在阿拉斯加铁路沿线。

    铁路也是去往北美第一高峰麦金利峰的必经之路。除了南端苏华德和北端菲尔班克斯外,沿途主要停靠站点有德纳利、安格雷奇,在德纳利和安格雷奇之间的风景区还有一些小站。全程约行驶约16个小时。

    头等车厢一般都是团队观光客,二等车厢和普通车厢大多是散客。车厢之间可以随便走动。我们买了二等车厢的票,也很宽敞舒适。诺大的车厢内只坐了大约七八位客人,显得空空荡荡,我们得以随意走动,观赏两边车窗外的风景。
    看到来查票的列车员有没有仿佛置身于美国的老电影之中?

    阿拉斯加铁路不仅有运输功能,更是一条旅游观光风景线,火车在山谷、原始森林、冰河、荒原上穿行,有时要跨越大桥,有时要沿着山路转弯。令人不禁想象修建这条铁路时遇到过多少艰难。隔着车窗玻璃,我用手机记录了一路荒原风光。



    经过4个小时的旅行,我们到达德纳利。
    我们在德纳利停留了三天,第四天中午12点半又乘坐这列火车继续南行,前往安格雷奇。道路两旁依旧风光无限。晚上8:00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安格雷奇。

    在阿拉斯加将近12小时乘坐火车的过程就是一次美妙的旅行体验。窗外仿佛一幅幅画卷从眼前驶过,原始荒原带有野性的力量震撼人心。
    回来后我把这段经历写成了我在马蜂窝的第二篇游记:http://www.mafengwo.cn/i/3450435.html美国阿拉斯加游记之二—乘着火车游览阿拉斯加。
    第二次是2016年在欧洲旅行时,在瑞士因特拉肯小镇游览完少女峰之后,乘坐火车前往卢塞恩,欣赏一路美景。
    小镇不大,火车站也不大。

    游客直接在这里买票。



    我们乘坐的是这列红色的火车。

    车上有不少当地居民,乘坐火车往来不同的地方。车窗外可以看到白雪覆盖的阿尔卑斯山。

    车站之间的距离较短,火车经常到站停靠。

    坐在火车上欣赏一路车窗外美景是我们选择乘坐火车前往卢塞恩的原因。
    看白雪皑皑、大地一片苍茫。

    看雪山小镇,房屋错落。

    看湖水湛蓝流淌在雪山脚下。

    看大片牧场青草漫坡。

    一路美景不断变化着场景,令人目不暇接。
    将近2个小时的旅程很快就结束了,我们到达了卢塞恩。


    第三次是2017年和家人一起在泰国旅行,我们乘坐火车往来于曼谷与大城,见识了曼谷"堵城"的名不虚传。
    曼谷距大城76公里,每天几乎隔一小时就有一列火车往返大城与曼谷之间,火车票很便宜,15铢/人,如果不晚点正常情况下车程约2小时。
    曼谷火车站候车大厅里不是很拥挤,在泰国随处可见新、老国王及王后的画像。
    
    许多乘客在站台边等候上车,便宜的票价使得火车成为曼谷往来周边地区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

    火车内部很简陋,车内没有空调,依靠开车窗和风扇来降温散热。火车上的座位先到先得,后面再上车的人只好站着了,好在许多人都是短途,站不多久就到站下车了。

    开车不就后列车员开始逐一查票。

    2小时之后我们到达大城。
    2天后我们从大城乘火车返回曼谷时,却见识了火车的不靠谱。
    这趟车应在90分钟后到达曼谷,但越是临近曼谷越是走走停停。最后临近曼谷1公里处干脆停下不走了,此时火车晚点已经1个小时了。闷热的车厢仅靠风扇降不了温,大家都是汗流浃背。
    车厢门开着,一些旅客提着行李下了车。我们果断效仿,提着箱子下了火车,翻过路基走到马路上,准备打车前往酒店。
    当我们从火车上下来走到马路,才发现原来列车前进的方向已被汽车的车流堵死,既觉得不可思议能有这样的状况发生,又十分佩服我们做出了提前下车的英明决断,否则不知还要在火车上蒸多久的桑拿。

    发布于 2018-04-17 17:53

    全部评论

    0/600
更多回答
  • [题主采纳]坐火车那事儿可多了去了,不过,会暴露年龄的啊~!!怎么办?你比五环多两环……八十年代:先说说小时候,娘亲带着俺回我大东北,不说买卧铺了,托了n多关系买了硬座,娘亲肉疼半个月,一家人高兴睡不着觉,那时候不叫旅行,就是叫回老家。时间:一路上的时间就 不说了,在北京站倒车,每一段都是2、30个小时的... 显示全部

    [题主采纳]坐火车那事儿可多了去了,不过,会暴露年龄的啊~!!怎么办?你比五环多两环……

    八十年代:
    先说说小时候,娘亲带着俺回我大,不说买卧铺了,托了n多关系买了硬座,娘亲肉疼半个月,一家人高兴睡不着觉,那时候不叫旅行,就是叫回老家。
    时间:一路上的时间就 不说了,在站倒车,每一段都是2、30个小时的旅程,真可谓人生路漫漫啊!每一个经过眼睛的都是新鲜的。
    怎么吃:第一次84年回老家的时候,都不记得吃的什么了,89年第二次回的时候,第一次吃了推车的盒饭,太香了,太好吃了,好吃的我现在想起来都想哭。
    怎么睡:没有卧铺肿么办,娘亲是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的,随手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塑料袋和毛巾被,座下睡!虽然现在想起来都不好意思,但是确实睡着了,很香的说。然后,等从老家回来的时候,二舅母手巧,连夜赶制的小棉被妥妥的陪我一路平安到家啊!

    九十年代:好多了,敢自己坐火车了,有钱吃餐车了,还经常为了吃餐车的鱼香肉丝,走个短途什么的,飞机只是想想,什么时候吃吃飞机餐那该多好啊!

    零零年代:当时年轻的时候,向往闯荡江湖的经验,每次逢年过节回来见到爹娘,走的时候洒泪挥别双亲,那种酸爽只有自己体会了才知道,可是江湖是什么,只有身在其中,才知道险恶无处不在啊!有一次,自己去买盒饭,揣了盘缠千元,顺带给同道带了几盒,双手拿着,经过一番挣扎,终于回到座位的时候,一摸兜,只剩两块钱,两块坐了公交正好回到单位。打落牙齿和血吞啊!

    一零年代:火车已经几乎退出我的历史舞台了,很少坐长途火车了,即使坐火车也是高铁了,时间变迁的很快,飞机成了主要的长途旅行交通工具,但时不时携家旅行的时候,还是要陪孩子们坐坐火车,玩玩卧铺,吃吃餐车,打打扑克。

    2011年回大的时候,因为是举家出动,开车略远,于是买了火车票,一家人浩浩荡荡踏上北上的火车,两个孩子瞬间和卧铺车厢年龄相仿的孩子成个哥们,一起疯跑(现在不允许他们再干扰别人了)、一起吃泡面(和餐车比,泡面更好吃)、一起打扑克贴纸条,有一个当时9岁的孩子居然是一个人坐车回找爸爸妈妈,然而一路上自己睡觉、自己吃饭、自己洗漱,井井有条,应该是久经阵仗的,一副和自己年龄不相仿的成熟,让人唏嘘不已。
    发布于 2016-02-24 18:26

    热门评论

    • bird LV.5 : 作为一个90后的人,是忠实的火车硬座迷,在飞机高铁盛行的年代,依旧喜欢一个人通过坐火车去看看各种class的生活状态。坐过八九十年代的绿皮火车,绿色的外壳绿色无分割硬板座椅,没有空调也没有电风扇却有可以打开的车窗。 曾经一个人由最南往最北坐过三四十个钟头硬座,只为一路能欣赏沿途的景、听着不同人的故事…… 火车像个巨大的沙丁鱼罐头,曾经体验过一次春运站票,作为一个160的女孩,被一群威武雄壮的汉子挤得悬空几乎窒息,这样的体验并不想再有,却每年都在神州大地发生…… 很多人都有过在火车上不好的遭遇,还好自己从未有过财务上的损失,虽然火车上的卫生间总是塞住很臭,虽然洗手池总是没水,虽然对坐大叔总是喜欢脱鞋子,虽然隔壁大叔睡觉打呼噜还会不由自主靠到我身上,虽然车厢泡面烟味永远不间断,虽然来来回回高音小蜜蜂总是那些个推销产品…… 我依旧喜欢一个人,坐在窗边,看着舒服的文字,看着窗外四季不同的景,看着车内来来往往的人,听着此起彼伏的“民谣”(凤凰传奇,小苹果……),播放着人间百态……
      2016-10-09 10:23 回复 举报
    • 暗夜0912 LV.14 : 2008年4月,坐那个T97,从北京西站到香港九龙,本来应该没什么人的车,因为头两天的停运,那天人格外多,我拿了个NDSL玩,旁边的香港小孩子就一起跟我联机玩炸弹人。直到很晚了,我的机器没电,跑到车厢中部充电,小朋友还跟我一起,站着玩,他妈把他拎走去睡觉,我们才结束。
      2017-03-26 01:01 回复 举报
    0/600
  • 4

    懒得重新上传图片了,对故事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复制链接,或者去我公众号(侯子曰)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ODU3MzU4NA==&mid=2247484931&idx=1&sn=7c8ea36774702f29a6ebff... 显示全部

    懒得重新上传图片了,对故事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复制链接,或者去我公众号(侯子曰)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ODU3MzU4NA==&mid=2247484931&idx=1&sn=7c8ea36774702f29a6ebffc1e62948bd&chksm=9b6d81fcac1a08ea9e548ab8d18bb5982ee3d99389906d6322a75ef7b6ca882aed3654b128ca#rd

    友情提示:乘坐意大利火车转车请务必留足时间或提前想好Plan B,因为晚点是常事。

    坐了近17小时的夜船,早上9点多到达意大利巴里。下船后不知道怎么去市区,连问了几个工作人员都不懂英语。终于有人用几个单词连带比划告诉我出去坐18路大巴,但没听明白地点。最后误打误撞走到车站,上面写着free,但是需要买票,1.5欧。

    在火车站下了车,有小半天时间逛逛巴里,18点多乘火车去西西里。又是一个折腾的夜晚,睡完甲板睡火车。而且要倒三趟车,先从Bari坐3小时火车到Cacerta,转一趟区间车大约40分钟到那不勒斯Napoli,再从Napoli坐零点的夜火车到陶尔米纳Tarmina。转车时间差不多都预留了1小时。
    刚踏上陌生的国土,又要大半夜倒这么多趟车,再加上白天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No English”。老实说,出发前心里有一点怵,担心出幺蛾子。但最后安全到达西西里,虽然这一夜确实发生了好多故事。

    巴里火车站
    第一趟开往Cacerta的火车,我选了靠窗的座位,邻座是个身材娇小的年轻女士,对面是一对父子。因为前天晚上在船上没睡好,上车后我就靠着车窗闭目养神。但能感觉到对面的小男孩总是偷偷看我,大概是好奇亚洲人的脸吧。
    本打算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到达目的地。没想到中途火车突然停了,广播说给另一辆车让路,也没说什么时候开。已有些睡意的我一下子清醒了,看着窗外的夜幕突然焦急起来。万一延误赶不上去那不勒斯的火车,大半夜的我该怎么办。
    等了十分钟,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就问了下邻座的女士。她也没有更多消息,听说我要赶车便安慰了我几句。我想着得考虑最坏的情况,万一错过了下一程火车,要赶紧制定plan B。就问她,如果我错过了下一趟火车,那时还有没有大巴从Cacerta到Napoli。她说晚上没有大巴只能打车,可是打车很贵。我一听更焦虑了,只能期盼火车不会晚点。
    对面的父子听到我们的对话也加入进来。那个父亲说我的路线很奇怪,我应该白天坐大巴去那不勒斯转乘火车更好。我说自己也不清楚啊,是意铁官网根据两个地点给出的路线。我又问他们,如果我没赶上去西西里的火车,能在那不勒斯火车站待着么,那里安不安全。他们说火车站还行吧,外面就最好不要一个人大晚上走动。
    坐着也没办法只能干着急,于是开始跟他们聊天。那个女士叫Alessandra,是高中英语老师,怪不得英语不错。那小男孩英语不太好,听了Alessandra的解释才明白了我的情况,居然立刻双手合十作祷告状,说希望火车不会晚点,好可爱。

    男孩叫Matteo,开始还以为我是日本人,问我东京的事。他们都分不清亚洲人,说我不像人,还说典型的人不都是上挑眼吗,Matteo说着还用手拉眼角。他现在读11年级,还有两年中,说自己喜欢Justin Bieber,说着说着居然开始唱Justin的歌《Sorry》。
    大概又过了半小时,火车终于开动了,而且速度似乎比之前快一点。可爱的Matteo又把双手握在胸口,嘴里念叨着“speed”(速度)。女教师纠正他说应该是“faster”(快点),他改口念叨“faster”。多亏了他的祷告,火车一路狂奔,最后只晚到了一会儿,换车绰绰有余。

    可爱的小男生Matteo
    估摸着快到站时,我起来收拾了下行李,又塞回了座椅下面。Matteo指着我的背包说像一只死狗躺在那儿,问我有多重。我说两个包加起来20公斤,那个死狗大概14-15公斤。他又问我背包上有没有轮子,我说没有,然后他们几个都一脸诧异地问我背得动吗。女教师还一脸认真地告诉我,他们父子跟我一起下车,他爸爸可以帮我背包。

    注意他爸爸的手势,意大利人都是这么讲话的,包括打电话,对着空气疯狂挥手Matteo的爸爸叫Marco,是个典型的意大利男人,说话手舞足蹈。停车等待的时候,隔壁乘客也加入了我们的闲聊。然后大家开始自我介绍,发现隔壁还有两个Marco,就是说我们七个人里就有三个Marco。最搞笑的是他们彼此自我介绍的时候,你好我是Marco,哈哈我也是,哈哈哈我也是,哈哈哈哈。其中一个Marco跟我们一起下车,还一脸担心地问我真的能背的动吗。下车后,跟他们告别,也告别一段特别欢乐的短暂时光。
    向工作人员问了月台后直接去等车。因为是个小站,人不是很多,车站黑漆漆地闪着灯光。一个老爷爷看我一个人背着包瞎晃,示意我坐下来,问我



    上面的是区间快车,下面的是城铁慢车
    等了一会儿到点儿了火车还没来,就到信息栏看了一下。旁边刚好有一个家庭,就问了下他们,原来跟我一趟车。那个父亲过去问了下情况,回来说,计划乘坐的那趟快车晚点了20分钟,现在最好换乘即将发车的区间城铁,虽然停靠站多稍微慢一些,但比等不知几点到达的快车更好一些。还说他们到了地铁站会转乘出租车,可以帮我换乘火车。于是我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坐上了区间城铁。

    有朋友问,红衣服的小哥哥是不是抱了个光屁股的小孩,噗


    谢谢你,好心的列车员
    上车给列车员看了下我的票,换乘是没问题的。我问她在哪个站下车,她特意在列车员专用扫码器的地图上指出来,并说她到时候会提醒我下车,叫我不用担心。快到站时又过来解释说还有两站,还一直强调,她记得我,会提醒我的,还说我有足够的时间赶火车,不用着急。如她所言,到站时提前过来告知我,还祝我旅途顺利。
    那不勒斯中央车站很大,地铁站在地下,只要坐电梯上去就是火车站。走到火车站,具体月台还没有显示,就在大厅等着。


    半夜的那不勒斯车站
    旁边有个老爷爷让我坐到他旁边的空座,然后开始跟我聊天。他几乎不懂英语,聊天基本靠猜和比划和谷歌翻译。他不停说着有口音的意大利语,其中一些我靠着尚有些许记忆的西班牙语弄明白了,另一些靠语境和手势弄明白了,还有一些实在搞不明白就放弃了。
    他叫Nuzio,是西西里巴勒莫人。我说自己也要去巴勒莫,但是在几天之后。他让我去了巴勒莫来他家做客,还一直说要打电话。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卡,让我记下电话号码,做了打电话的手势。又问我是不是sola(独自一人,女性用sola,男性是solo),还夸我coraggiosa(勇敢,这个词是我用谷歌翻译听明白的)。中间又指着我的脸不知道说了什么,后来知道应该是在夸我(希望我没猜错,或者就当做我没猜错吧)。

    可爱的意大利老头Nuzio

    终于坐上了最后一趟车,可以松一口气。我买的是三人的女士包间,上中下铺,我是上铺。除了空间狭小,其他都很方便。床单四件套已经铺好了,床头有充电插座和小灯,小桌上送了一瓶水。最开始不知道怎么上去到处找梯子,原来梯子隐藏在门后,为了节省空间,平时是收起来的,用时接起来就好。

    一排三人小包间

    还有一个小桌子和一面镜子


    支好梯子就可以爬上床了
    经历了一个神奇的夜晚,我还处于亢奋之中,跟室友们又聊了会儿天才睡。下铺是个德国人,特别喜欢西西里,这是她第二次来,一个人度假三周。她还自学了意大利语,想来西西里学习意大利烹饪。中铺是个意大利人,好像是累了,没怎么说话。
    早上5点多列车员来敲门,到了墨西拿,是那个德国女孩到站了,提前送来了早餐。我才想起昨天没定闹钟,幸亏提供叫早服务。后来列车员提前20分钟过来提醒我下车,问我要咖啡还是果汁,没想到还提供早餐。背着行李下车,找了个椅子坐下开始吃早餐。


    清晨车站的阳光,格外迷人
    算起来已经两天两夜在路上了,今天还要再折腾一天才能到住处,就是说整整三天一直独自在路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走。有时我也问我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疲惫不堪的几天,除了疲惫的确没什么意义。


    在陶尔米纳路边休息,一边是海一边是山
    我也并不是为了省钱,只是觉得这样子很爽,就好像跑完10公里还想继续跑下去,就想看看自己的极限是多远。大概是我太害怕死亡了,不知道究竟用怎样的方式才能证明自己活着。
    发布于 2018-04-24 17:23

    热门评论

    • 马蜂窝问答君 LV.37 : 亲爱的蜂蜂,截止到04.25号,你的这条回答收到了195次浏览,26次收藏,感谢你的分享~窝里有你更精彩!
      2018-04-25 20:01 回复 举报
    0/600
  • 3

    提起坐火车就想到那些有趣和神奇的事第一次坐火车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那年我4岁,父亲所在的部队奉命从北方换防到南方,军列由一节节闷罐车组成,火车长鸣一声,咣当咣当开起来,在闷罐车厢里我和其它孩子高兴的转着圈子跑,感觉比坐马车好玩多了,可吓的大人心惊胆战,晚上,火车在南京浦口上轮渡过长江,那时南... 显示全部

    提起坐火车就想到那些有趣和神奇的事

    第一次坐火车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那年我4岁,父亲所在的部队奉命从北方换防到南方,军列由一节节闷罐车组成,火车长鸣一声,咣当咣当开起来,在闷罐车厢里我和其它孩子高兴的转着圈子跑,感觉比坐马车好玩多了,可吓的大人心惊胆战,晚上,火车在浦口上轮渡过长江,那时长江大桥正在建造当中,大人小孩都跑到船舷一侧看光景,江面塔吊林立焊花飞浅甚为壮观,每当我描述这一壮观的情景时,大姐就会笑我:瞎扯!你那时候睡的呼呼的,根本没出来!大姐说那时候我们是四家人一节车箱,我们坐的那节正好被夹在其它两节车厢的中间,必须跑到外面才能看到江面。都说小孩子记吃不记打,不过第一次火车旅行给我留下真真切切的记忆是在,我第一次喝汽水,双手抱着瓶子可劲的喝,喝的肚子鼓起来直打嗝。
    没想到从此后火车便与我的人生结了缘。70年代初,我上小学,父亲的所在的部队已经移防前线,我们没有随军,每年暑假母亲都带我坐着火车去探望父亲,那时候坐火车可真是受罪啊,路上一天一夜,车箱内闷热的不得了,过道也站着人,夜里我躺在椅子上呼呼的睡,母亲一夜无眠的给我打扇子,人多的时候她还时常起身,让过道上站立已久的旅客坐一坐调剂一下。留下好印象的是车上2角钱一份的盒饭,是用要以重复使用的铝饭盒装着的,用餐时列车员用手推车沿车厢售卖,吃起来感觉特别香。上初中开始母亲就有意放手,让我自己坐火车来往了,第一次自己旅行,吃饭的时候也上餐车奢侈了一把,也不过才花5角钱,有饭有炒菜有汤值呀!那时候最羡慕的是老爸休假可以坐卧铺,心想舒展着身体躺在车上那该有多舒服呀。
    80年代初我到外地上大学,每年放假挤火车又成为常态,虽然人多拥挤,不过凭着年轻把这一切就当成玩了,那时候归心似箭只要一宣布放假,同学们纷纷提起包就走,遇到什么车就坐什么车,无论是坐也好站也好萧萧洒洒。伴随着每年的假期火车旅行度过求学的是光。毕业后第一次到部队报到,心想当军官了,无论如何要享受坐卧铺的待遇,那时候一票难求的就是硬卧票,要找关系才能搞掂,恰好班上一个同学是铁路子弟,我的第一张卧铺票就是通过他父母买到的,那年我20岁,坐在卧铺车箱自我感觉挺爽!之后几年里坐火车的经历就一言难尽了,改革的大潮在中华大地上涌动,流动的人急剧增加,交通基础设施绝非今日可比,火车速度不快,因为人多,车上的服务和卫生,甚至比我小时候去探望父亲时还要差。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第一次来也是那个时段,他曾经坐过当时的火车,在随后的游记《边境近境》中写道:“从开始被塞进挤得连厕所都去不成的、堪称式混乱极致的满员硬座车,摇晃了一夜十二小时,累得一塌糊涂,到达站时,觉得脑浆组织也好像随同周围汹涌澎湃的情景而大面积重组了一次”。彼时铁路的情况其实比村上描述的要艰难十倍百倍不止。我休假从部队驻地一个四等小站出发到家里,中途要转2、3次车,特别是从京沪铁路这段是最艰难的,都是深夜的路过车,找位置那是异想天开,从车厢门进已经算撞上大运,经常发生的景况就如电影《铁道游击队》里八路军扒鬼子火车的镜头再现,火车进站减速迎面徐徐而来,我就一溜小跑起来,如同运动员百米前的助跑,边跑边瞅准其中一个车箱的窗口,车还没停稳就一个健步扒住车窗,周围的旅客尚未反应过来时,我人已经稳稳的落在车厢里了,接着下面战友再把行李呼的扔上来,有时候是自己先扔行李进去,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般迅雷不及掩耳,车厢沙丁鱼罐头般拥挤,有稍微宽松点站的地方已经不错,沿途经过苏、皖、沪、浙四省市,吃饭找回来几个省的粮票;最有意思的是最后一程的转车,因为还要在车上度过一晚上,为了一张硬卧票我会软磨硬泡与车长、列车员套近乎,这时段的经历让我认识到,人在旅途中尽管有这样或者那样事情不尽人意,但是真、善、美总是多过假、丑、恶,以诚待人相互理解仍是真谛,记忆中失手的情况不多,最后基本都能如愿弄到一张卧铺票,有一次真的没折了,列车员便请我坐在她的乘务员室里面,也挺舒服。除了休假要坐火车,每年部队要赴外地实弹射击,一概都是坐火车去,火车拉着一列平板,平板上面是我们的火炮和牵引车,威武的榴弹炮披着炮衣炮口昂扬的直刺天空,停站时如果偶遇旅客列车,人们都会惊异的瞧着军列上的火炮、坦克,我的心头便悠然而生一分的自豪。那是最沸腾的年代,也是我坐火车最频繁的一段时光,有辛苦不过现在回忆起来更多的是欢乐。记得有一次军列临时停靠符里集车站,我请客买了两只烧鸡请战友们,大家边吃边喝,随手把鸡汁擦在被子上,一个多星期晚上我都伴随着烧鸡的香味入眠。坐火车时间最长的一次是赴滇参战,坐了5天5夜。我们从上车一路向西经沿着宝成铁路南下目的地是,那次的列车岁月在我的人生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第一次坐软卧,说起来又可气又可笑,和太太新婚从转车,那个时候坐软卧可不是有钱就行,必须是厅局级以上干部才能享有这个特权,普通人要想坐必须要有县团以上单位的介绍信,心想奢侈一次吧,正好部队委托我在办事随身带着介绍信,在售票窗口我递上介绍信说买两张软卧票,售票员冷漠的告知我只能买一张,我说我们俩个人而且是夫妇能不能特殊情况照顾一下呢?她用不容商量的口吻说:不行!说话间已经丢出一张软卧票,那个年代就是这样,别说没钱,有钱也不能任性,没折,捏着手里的那张软卧票,我对妻子说白天两人坐,晚上你一个人睡,可她怎么也不答应,两人互不相让,只好退掉那张软卧票买了两张硬座票。此后我转业到地方,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出差,不过出行条件已大为改善,基本以飞机为主,心里经常想自己很庆运,那些年坐火车坐怕了!告别铁路近十年,近年来高铁建设迅猛发展,又把我引回了铁路,和高铁第一次握手是去,沿途经过几个点,于是决定体会一下高铁,从南站出发北上,中午到达,下车在办事吃了午餐,下午2点接着铁,晚上到达,办完事次日一大早坐高铁到达,从,再从到达,从南到北完成了一次高铁大旅行,坐在明亮、整洁的高铁车箱里感觉真是享受。我是有火车情节的,这些年在国外旅行有机会我也会选择坐着火车,多年前有部电影《卡桑德勒大桥》,看到影片里欧洲人坐着的火车干净、舒适、安静很是羡慕,第一次去欧洲旅行我们就购买了欧铁通,坐着火车从巴黎出发,从西欧到东欧转了大半个欧洲,从意大利小镇文蒂米利亚沿着地中海岸到米兰,坐的就是影片里那种包厢座位的火车很感慨,当然也体验了法国和德国的高铁;去俄罗斯旅行坐着他们宽大双层卧铺车箱,里面的设置与国内软卧一样,会觉得慢点还是可以接受的吧;坐朝鲜的火车从新义州到平壤225公里走了6个小时,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的6、70年代;在伊朗坐火车要有点耐心,每个车站都有供人们做宗教仪式的地方,火车停靠,车上的男男女女纷纷下车做祷告,一丝不芍;亚洲很多国家的铁路都是殖民时代的产物,陈旧而落伍,有一次在缅甸从曼德勒到浦甘我选择坐火车,好家伙就像坐上了过山车,颠的人五脏六腑都要出来,我们和对面的两个美国年青人吓的面如土色,再看看当地旅客,上车席子就地一铺睡的踏实着呢;在芬兰火车旅行会感觉到社会的包容及人性化,多数是两人一间的包厢更具私密性,一些特定的车厢还给你注明可以带宠物上车,总之无认国内国外,世界各地的火车旅行是如此的奇妙和令人兴奋,
    发布于 2018-05-16 23:07

    热门评论

    • 马蜂窝问答君 LV.37 : 亲爱的蜂蜂,截止到05.17号,你的这条回答收到了187次浏览,31次收藏,感谢你的分享~窝里有你更精彩!
      2018-05-17 20:01 回复 举报
    0/60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