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蜂窝问答 > 你最难忘的旅行经历是怎样的?
很羡慕有特殊旅行经历的人,可我为什么只是玩玩玩,没什么升华呢?
【本题为超赞答主申请帖】http://www.mafengwo.cn/g/i/10132538.html

拾间 2016-10-08 23:10:09
287485浏览 69人关注 关注
  • 21

           要说难忘的旅行经历,这个真的是太多了,因为我比较喜欢印度,那就先聊一个在印度发生的事儿吧,时间要追溯到14年的6月初。        在瓦拉纳西预定去大吉岭的火车票的时候,工作人员再三叮嘱我我的发车火... 显示全部

           要说难忘的旅行经历,这个真的是太多了,因为我比较喜欢,那就先聊一个在发生的事儿吧,时间要追溯到14年的6月初。

            在预定去的火车票的时候,工作人员再三叮嘱我我的发车火车站不是在城区,而是在乡下的一个火车站,离大概三十公里。离开那天我打了TUTU车谈好价格直奔火车站,但是因为的交通实在是太乱,到了火车站之后发车时间已经过了,我就以为自己没有赶上去的火车,特别郁闷,当时天色已经黑了,回到又不可能,我已经欲哭无泪了,旁边有个年轻的男士走过来跟我搭话,问我从哪里来,我说,然后我问他晚上七点半去的火车是不是走了,他说没有,他也是去的,车晚点,还没来呢,我听了之后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于是一边等车一边跟这个人聊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快三个小时了,火车还是没来,夜里车站的蚊子很多,气候干燥,我拿出防蚊水又朝露出的皮肤上喷了喷,然后继续坐在地上等车。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男人拍了拍我肩膀,说车到了,然后他就飞奔着跑向火车,我看了眼手机,时间是凌晨1点一刻。
            我买的车厢是风扇硬卧票,到山脚下的火车站需要大概二十四五个小时,然后到了之后还要去发车的小汽车站,到了小汽车站再坐五个小时的越野吉普车才能到达山上的

    乡下的火车站,疲惫至极的我就坐在地上等着晚点的火车。


    终于坐上了开往的火车。

         在离开之后的四十个小时内,我经历了发现自己没赶上火车的痛苦,经历了发现没赶上的火车不是自己要座的,而自己要座的那班火车晚点了的惊喜,经历了火车由晚点2个小时到晚点7个半小时,从惊喜变成欲哭无泪的过程,经历了43小时内tutu车+长途火车+tutu车+吉普车的极致交通体验,特别是座吉普车去公路上,司机简直就是在用绳命让我体验的交通文化。在能见度仅为一米的宽度为两米多的公路上以四五十迈的时速不停的刹车,转弯,给油,而且天还在下雨,要不是我心大,可能心早就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经历了因为火车晚点太久而到达已经是深夜导致我找不到住处只好在路边的一辆tutu车里睡了一夜的悲剧,经历了从气温三十多度的一下子到了海拔高空气稀薄雾气环绕冷得让我瑟瑟发抖的边境小镇,这四十多个小时,真是让我终生难忘的四十多个小时。
       
           的一个边境城市,到边境关口大概要三四十分钟,到山上的则需要五个小时的车程,而且路况非常不好,常年云雾缭绕,气候湿冷。火车到达火车站时大概是晚上五点多,直接找tutu车去汽车站买去的票。
     
           到达买车票的地方才发现根本不是什么汽车站,就是两个小亭子,里面有人卖票,车满员就走,问了司机大概几个小时能到,司机说三四个小时,买完票已经六点了,三四个小时也就是九点最晚十点就到了,于是决定立即走,放弃第二天在走的计划,可是就是因为太信任司机了,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不可预料的发生了。

           从上山到的这段路全部都是山路,而且还下着雨,路面坑坑洼洼,湿滑湿滑的,阿三开车果然是开了挂的,做这辆车心一直挂在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喘,各种漂移急刹转弯,在看看坐在车里的其他几个人,镇定自如。夜里十一点多,吉普车终于停在了的主街上,我下了车看到路边有路边摊,匆匆的买了个炒面吃掉,一天没吃饿死了。

           来之前我看LP上对的介绍,并没有提到晚上八点半过后所有的商家旅馆全部都会陆续关门,所以我以为到了哪怕是夜里也不用怕直接找旅馆入住就可以了,可是现实就是我背着沉重的旅行包和吉他在镇上走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一家开门的旅店,连商店都关门了,路上偶尔会走过几个当地人,只有路边昏暗的路灯陪着我。
          这下我傻眼了,没有住的地方,怎么办,在这山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若是有人抢劫怎么办,于是我打算先回到的小火车站里坐着,然后再想办法,最起码火车站里的灯光很亮,能多多少少让我感觉到安全一些。

           背着包走了近一个小时,我已经放弃了继续找旅馆的打算,已经决定了就在小火车站内的长椅上躺一夜,等到第二天旅馆开门了在找住地儿。就在我躺在长椅上快要睡着的时候,火车站里来了两个人,过来跟我搭话,问我是不是没有地方住,我说是,他们俩说他们也是找不到住的地方才来火车站的,问我要不要跟他们继续一起找找住的地方,我想了想,决定跟他们一起在找一找,火车站里实在是太冷了。
            这两个年轻的人跟我说他们是从过来的,是来参加一个什么佛教节日(后来我确实在赶上了一个佛教节日),也是因为火车晚点,导致他们到了已经是深夜,也是找不到地方住。我们几个一起在山上又陆续的敲了几家旅馆的门,但是老板都没给开门,问了两家还亮灯的老板都说客满,这时我已经走不动了,我把包和吉他放在一家旅馆门前的台阶上,然后做了下来,对他俩说,你们继续找吧,我不打算找了,就在这坐一夜,明天天亮再找,他们听了后还一直劝我继续跟他们找旅馆,让我不要坐在这里,我出于安全考虑不想继续跟他俩一起找了,他们看我态度很坚决,于是也不劝我了,但是,他们开始提出无理的要求,问我能不能把我的吉他给他,我说我不能给,为什么要给你们?他们说因为我也很喜欢音乐,我需要一把琴,我说那你可以自己去买,这把琴是我的,我一遍说着一边隐蔽的把裤子兜里的瑞士军刀攥在了手里,心里想着就算自己被抢,我也不会让他俩这么容易就得逞。可能他们俩觉得我的语气很咄咄逼人,可能觉得我长得比他俩高大一些,也可能觉得我像布鲁斯李一样会功夫,于是就匆匆跟我打了个招呼就一路小跑走掉了,这是我也长叹了一口气,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危险,我觉得这两个人可能是临时起意抢劫,想抢我的琴,但是又有点怕我,所以最后才没有得逞,我想若是其中一个人身材比较高大,最后吃亏的很有可能就是我了。
           甩掉了这两个人,我坐在一家旅馆门前的石阶上,从包里取出浴巾盖在腿上,夜里的真的是太冷了,刚下完雨,风一个劲的刮,空气中四处弥漫着湿气,让我不停的打着寒战。就在我快要困得睡着的时候,我发现离我大概二十几米处有一辆tutu车,走过去看了下,没有人,于是我把包和琴放在突突车里,然后坐进了突突车,今晚就在这辆突突车里睡了,好歹还能替我挡点风遮点雨。
           其实是没有TUTU车的,当然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依旧阴沉,路边已经有跑步的了,旅馆的老板娘出门倒垃圾,我直接奔过去喊住了老板娘,办理入住,老板娘说现在没有房间,只能在大厅歇息,我可以在大厅的沙发上睡一会儿,有退房的了再叫我,然后还说昨晚那俩人敲旅馆门的时候她就听到了,但是看我跟他俩在一起,怕是抢劫的,所以就一直没有给我开门,刚才出来倒垃圾看我就一个人在tutu车里,她才知道我和那两个人不是一起的。
     
    老板娘见我冻了一夜,给我端来了两张薄饼和茶让我先暖暖身子,休息一下


    冒着热气的红茶


    入住时跟老板娘要了三床毛毯


           还有一个事儿我觉得也是特别巧,早上从tutu车上下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tutu车后面印着三张人的照片,我就糊涂了,当时没想起来是谁。 后来旅馆老板娘帮我办理入住的时候我看到几个人在外面往tutu车上搬行李,原来是写《搭车去柏林》的谷岳,他和旅游卫视的摄像和编导一共四个人,tutu车后面的照片就是其中他们三个人的照片,而tutu车是他们在买的,然后一路开着tutu车来的,我入住他们刚刚退房,貌似我住的房间就应该是他们刚刚退得房间。
           他们的tutu车是跟他们一起的摄像师开,后来我上网还看了下谷岳,确实是他们,他们是一路从开过来的。

    穿深色冲锋衣这个就是谷岳,后来去年因为参加马蜂窝的的活动,很意外的再次见到了谷岳大哥,并且一起学习了绳攀这项户外运动,一起挑战了瀑降70米高的岩瀑布,真的是意外的惊喜。

    现在回头看看这段经历,确实非常的意外又非常的宝贵呀~
    发布于 2018-07-12 15:01

    全部评论

    0/600
更多回答
  • 68

    求婚难不难忘?在国外求婚难不难忘?在湖面上求婚难不难忘?那么加在一起,冬天零下20多度,在结了冰的贝加尔湖求婚是不是一辈子最难忘的旅行经历?我曾偶尔想象过向我心爱的姑娘求婚的场景,青涩梦境里大多是像电视剧和广告里的那般,跳进许愿池中湿身将钻戒捞起,或是在趁她熟睡时将玫瑰花瓣撒满房间,单膝跪地等... 显示全部

    求婚难不难忘?
    在国外求婚难不难忘?
    在湖面上求婚难不难忘?
    那么加在一起,冬天零下20多度,在结了冰的贝加尔湖求婚是不是一辈子最难忘的旅行经历?

    我曾偶尔想象过向我心爱的姑娘求婚的场景,青涩梦境里大多是像电视剧和广告里的那般,跳进许愿池中湿身将钻戒捞起,或是在趁她熟睡时将玫瑰花瓣撒满房间,单膝跪地等待她的醒来。然而渐渐的我感觉这样的求婚方式太过于普通没有创意。从四年前在网上相识到相见,如何才能给她一次终生难忘的求婚,我从刚认识她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

    她常说起她没有见过纷飞的大雪,她遇到的最冷的温度就是的冬天,当我跟她说起我在零下二十多度的经历时,她星星般闪烁的眼里充满着好奇。我许诺带她去芬兰过圣诞,去黄刀镇看极光,想要出其不意地在圣诞老人的故乡或者在炫彩极光下向她提交这人生里最慎重的申请。  

    后来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从认识半年后我们去了第一个地方——进行婚纱旅拍,然后是...





    这次终于快修成正果,我最终选择了冰封的贝加尔湖为求婚地点,我要在蓝冰凝结的湖面上,在白雪覆盖的雪山前,在神圣的萨满石见证下向她单膝跪地,问她我早已准备多时的那句:“你愿意嫁给我吗?

    偷偷买好求婚戒指藏到行李箱里,我和她以及另外两个小伙伴飞机抵达伊尔库茨克,这个白茫茫的城市空气冷而清新,水汽都被寒冷冻成了在空中飞舞的冰晶,明明不是下雪天,却到处飞舞着小冰粒,在阳光下闪烁着七彩的光,宛如置身童话。



    第二天前往利斯特维扬卡,一开始就遇到了一次难忘的搭车经历:我们走了二十分钟左右还是没找到预订的酒店,并且我又一次带领着大家走错了方向。离目的地还有5公里,这可是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冰天雪地下的5公里,我们拖着大箱子都冻的走不动了,只好在路边尝试搭车,可是小镇除了大巴就再也没有其他交通工具了。


    等了很久才等来一辆小卡车,司机根据我指的方向,表示可以把我们送过去,只是很遗憾车厢里坐了他的孩子们,我们只能蹲在卡车的车斗里。我们欢天喜地地爬上车,人货混装哐当哐当行驶在小镇结冰的路上,竟然一点儿都不冷了。



    在利斯特维扬卡我们订的民宿的女主人,竟然是曾经的奥运会摔跤冠军。

    奥利洪岛,南线,越过雪崖,我们来到连浪冻住了的湖面上。传说中的蓝冰触手可及,我们小心翼翼地蹲下,抚摸这些厚厚的深蓝色的冰块,像是触摸一个梦。有很多细小的气泡从湖底冒上来还没来得及到达湖面就被冻住了,大自然似有一支妙笔,恰到好处地定格这样的瞬间。

    我问姑娘:“敢不敢在这里跳一支舞?这将会秒杀绝大多数的朋友圈。”姑娘一口应下,脱下厚厚的羽绒服和防风裤,换上她的芭蕾舞裙和舞鞋,踮起脚尖滑到湖中间,在冰面上小心翼翼的滑动着舞步。



    阳光在身后打出光圈来,结满蓝冰的湖面就像是天然的舞台,在这一刻我被惊艳到了,“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记录你的青春年华”,这一句,无论在何时何地,我感觉我都在履行着,在这一刻尤为强烈。



    后来姑娘换上婚纱,我换上衬衫,我们在积雪上自拍了第八套婚纱照,这是迄今为止我们拍过的最冷的婚纱照。    


    奥利洪岛,北线,一处悬崖,这里真的就是世界的尽头,连浪被冻住了,风声呼啸,时间却仿佛停止了,阳光也似乎被冻住没有一点温度。向前看是一望无际的冰湖,往后看是被白雪覆盖荒草连绵的雪原。除了我们,空无一人,就像置身于一个寓意远大却不知真相的梦。


    经过这两天的观察,我找到了可以从村前的一道浅坡下到湖面,那里的冰已经冻严实了,并且以萨满石为背景,最适合求婚不过了。早上,我和同伴布置了求婚计划,我们这一天就在那边湖面游玩,我留心找到最佳求婚位置,然后在13:14分,我正式向姑娘求婚。


    上午我们看似漫无目的地在湖边走着,从一个弯弯的浅滩走下去,一直走进湖里。冰层很厚,在阳光的特殊角度下,每一块冰都能是晶莹剔透的蓝色,像蓝水晶一样。白皙中透着蓝光的湖面一直延伸到远处的雪山交汇,萨满石就在眼前,这样的美景一定要配一段求婚表白才够浪漫,我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加工默念着这段词句。


    越临近13:14分我就越发紧张,就像马上我就要登上舞台开始我的表演一样,我来回踱了几步,给瑶使了使眼色让他准备好机位。

    13:13分,我拉起还趴在冰上玩的姑娘,说:“跟我来。”我把她拉到镜头的最佳位置,她还懵懵地说:“啊?”

    13:14分我捧着姑娘的手对她说:“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事,你就像雪山一样圣洁,像湖水一样清澈,像蓝冰一样美丽。”说罢,我双膝跪地打开了钻戒继续说:“今天在这神圣的萨满石旁,我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半晌儿没有回应,我感觉空气都要凝结了,这似乎是这辈子最漫长的等待了,但实际上只过去了三秒钟,我又大声说了一遍:“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时候才等到姑娘哽咽着点头说:“我愿意”,我将戒指套上她左手的无名指,也把我的余生套进她的生命。

    姑娘把我拉起来,伙伴们纷纷送上祝福。姑娘跟我说,她第一次看到有人双膝跪地求婚的,我在她耳边说,本来想单膝跪的,但是穿太多了无法维持单膝的造型,索性更加真诚点双膝都跪下。

    这天在村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有一场浪漫的求婚,纷纷祝福我们。夜里,我们坐在星空下,看流星从天边滑落到湖里。雪夜很安静,让人情不自禁想起所有关于天荒地老的美好故事。


    2014年12月27日是我们恋爱的第一百天,出发时,我说:“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记录你的青春年华。”
    2016年12月30日,我在贝加尔湖像她求婚
    2018年2月26日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小葡萄。

    贝加尔湖的求婚、的法定蜜月、意大利的正式蜜月,我们的旅途将会有新的成员,我们的故事还在延续。


    发布于 2018-08-09 12:21

    热门评论

    • 飞扬Devin 答主 LV.43 : 谢谢,也多亏有这样的媳妇,大冷天的穿那么少,在冰面上拍照呐

      @毛瘦瘦:超羡慕你媳妇有这么有爱的老公,喜欢你给她拍的照,尤其是冰上芭蕾那几张,仿佛学生时代的女神和初恋

      2018-08-14 11:35 回复 举报 查看对话
    • 马蜂窝用户 LV.9 : 太浪漫了
      2018-08-13 09:49 回复 举报
    0/600
  • 53

    第一次开飞机出去玩在去年拿到飞行执照之后,第一次带别人飞着出国去旅游,就是带我媳妇从美国飞巴哈马那次。抛开对于跨国飞行手续的不了解,相关文件准备的焦头烂额,对于空管交接流程的学习等等不说,在飞行航路大部分时间是跨海的情况下,在飞行中,我俩的飞机真空泵竟然坏了。真空泵坏了的结果就是——飞机上六个... 显示全部

    第一次开飞机出去玩

    在去年拿到飞行执照之后,第一次带别人飞着出国去旅游,就是带我媳妇从美国飞巴哈马那次。抛开对于跨国飞行手续的不了解,相关文件准备的焦头烂额,对于空管交接流程的学习等等不说,在飞行航路大部分时间是跨海的情况下,在飞行中,我俩的飞机真空泵竟然坏了。



    真空泵坏了的结果就是——飞机上六个仪表有三个失效,当时我媳妇在旁边正在平静的睡觉,有图为证不过她不让发。

    我评估了一下情况,听了一下沿途的awos气象站广播,看起来云层不会太厚不会穿云太多,判断只有真空泵坏了而不是引擎的问题,又再次检查了一下GPS导航等设备都正常,我就没报紧急emergency。按理说这种情况是可以报紧急的(Pan Pan)。

    落地之后跟我租飞机的公司联系,让他们第二天把新的真空泵送到巴哈马首都拿骚。百慕大三角确实有点意思。等着修飞机的时候,就去了一直想去的Four Seasons Ocean Club,007皇家赌场的拍摄地,也是邦德电影中第一次打扑克赢了一辆阿斯顿马丁的地方。


    巴哈马的岛真是美啊,这个Norman's Cay,是个无人岛,但是有机场。我俩落下来之后发现没有别的人,于是享受了一下午属于自己的海岛。



    高原机场的首次降落


    后来带老爸去大峡谷,我还特意在当地找了教员做了山地飞行训练和高原机场降落训练。但我们在飞Sedona机场的时候,那个机场是个在山顶上的机场。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这样的机场容易给人一个错觉,导致降落时自己的高度过低,这个我训练的时候学过。于是,我就飞的比较高。机场本身是没有塔台管理的,所以都靠飞行员自己报位置。进近的时候,跑道入口处有一架飞机在对讲中说自己要准备起飞,我说我准备降落了,我确实也有优先权,于是下面的飞机说等我先降落他们再起飞。

    但就这句话让我后面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由于开始的时候高度就比较高,所以飞机准备接地的时候已经飞过将近半个跑道了,按理说当时应该复飞,但由于考虑到跑道还有一架飞机要起飞,如果我复飞可能它还得等着我,于是我就猛踩刹车。其实本身跑道剩余的长度也足够我舒舒服服停下来,但就那么一瞬间,我刹车踩得很猛,于是后面的飞机在对讲中弱弱的跟我说:“兄弟,你飞机后面有一股白烟啊你看见了吗”。此时正值我拐下跑道,回头一看,果然是一缕青烟。我尴尬中透着从容的回答:“恩看见了,611离开跑道。”

    后来那天晚上,自己总结了很多,飞行员最重要的就是要时刻排除外界的压力,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以后发现高了,快了,跑道不够了,通通复飞。

    第二天,带着老爸安全降落在纪念碑谷里面的私人超窄跑道!景色无敌美,非常开心!


    从西雅图到迈阿密的超级跨美国飞行

    跟朋友合伙买了一架飞机,于是需要从西雅图附近的Spokane飞到迈阿密。

    当时临近圣诞节,首先是提心吊胆的飞出了结冰区飞到加州南部,之后飞越大峡谷山区,就在我刚刚要松口气准备快乐飞行的时候,在那天飞往El Paso的时候,在准备降落之前我还在欣赏这个与墨西哥接壤的城市的美丽的夜景,然后在做最后降落检查单的时候打开了降落灯。

    啪。

    整个飞机包括无线电都黑了一下,之后恢复正常。我低头一看,降落灯的那个保险丝弹出来了。于是按照流程,我把保险复位,之后再次小心翼翼的打开降落灯。

    啪。跟刚才一样。

    完了,没有降落灯,就好像开车要在全黑的地库中停好车,而且还是三维的操纵。我于是跟El Paso塔台说我没有灯,塔台把跑道灯光为我一个人调到最大,尝试帮助我降落。但跑道的灯光是示廓灯,不是照明灯,我还是看不见。

    于是我想起了我的水上飞机Glassy Water降落技术。水上飞机在降落到静风的湖面的时候,驾驶员是分不清跟水面的距离的,都以为自己能分清,但是分不清,多少老飞行员都折在这上面。所以,在准备镜面水上降落的时候,流程是先照一个视觉参照物,一棵树,然后在进近的时候,过了这棵树,就把飞机以一种机头向上的姿态调整好,稍微带点动力,这样飞机会以一个比较慢但是固定的速率下降,直到接触到水面为止。

    我就用了这种方法降落的。视频如下。  



    降落在北美海拔最高的机场,科罗拉多州的Leadville。在降落在这条海拔9934英尺的跑道之前,我曾经来过两次,都是在途中由于天气原因返航了。毕竟飞行永远是安全第一的。当时的朋友圈是这样的。

    第三次尝试的时候,当然是非常开心了!

    横越第一座山脉的时候我们的高度就在12000+英尺,人明显就有了高原反应,感觉心跳很快,喘气很浅,头晕眼花。同行的书老师曾经是民航飞行员,他知道这是个安全隐患,所以我们一边监测自己的状态,一边做好了随时下降放弃的准备。好在我们在这个高度上就停留了大概20分钟,就翻过了最后一座14000英尺左右的高山,之后就是开始下降了。这20分钟左右在14000英尺的高空不带氧气,实际上是完全符合FAA标准的。

    飞行了大约50分钟,翻过了最后一座航路上的高山,映入眼帘的就是落基山脉海拔最高的的机场,修在两排山中间的一块“平原”上。
    进近的时候书老师全神贯注,我就顺手拍了一张跑道图。

    书老师是第一个落地的,之后为了赶时间,直接把飞机滑向机场的小FBO。 落地Leadville是有证书的,Leadville为了奖励来此挑战的飞行员,专门会出具一个书面的证明,算是官方证明你的成就。FBO里面还有很多Leadville才有的官方纪念品,虽然都只是些帽子或者T恤什么的,但是只有亲自来到这里才能购买。这对我们来讲真的是一种荣誉。

    书老师跳下飞机,刚进FBO门,外面我就发动走人了,因为我必须在这里起飞再降落一次,才能拿到属于我的证书。





    夏威夷飞行中看独立日烟火和火山喷发

    最近(2018年7月份)去夏威夷正好赶上美国的独立日和大岛的火山喷发。




    发布于 2018-07-26 15:24

    热门评论

    0/600
  • 55

    所有经历都是收获,一切旅途皆是奖赏(2016年摄于土耳其卡帕多西亚)以下这个视频是我们旅途中一些精彩片段的合集: 那天去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出门前,我爸咕噜了一句,你还有同学没结婚的啊?32岁,对于上一辈来说,已经超越了对结婚年龄的想象,是安稳地步入中年的时候,家中该有一个甚至两个小孩,吵吵闹... 显示全部

    所有经历都是收获,一切旅途皆是奖赏

    (2016年摄于卡帕多西亚)

    以下这个视频是我们旅途中一些精彩片段的合集:



    那天去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出门前,我爸咕噜了一句,你还有同学没结婚的啊?

    32岁,对于上一辈来说,已经超越了对结婚年龄的想象,是安稳地步入中年的时候,家中该有一个甚至两个小孩,吵吵闹闹地过着小日子。

    年龄,在30岁前,也曾经是我人生经历上的一道不容易迈过去的坎儿,卡在心尖上,苦苦挣扎彷徨迷茫。心里依然装着好大的梦想,但再也不像20岁出头时挂着一脸不服输的天真去跟天地与自己较劲。以前觉得未来好遥远,人生好漫长,这么多种无限可能随便玩,人生就是试错呗,30临近的时候觉得人生不好好规划就糊里糊涂地过去了三分之一了。

    (私奔去龙达,西班牙)

    时间,这个特殊的维度,像上了发条,在三十岁后突然加速了。一天24小时那么短,同学十年没见再见面,一切都太快太快啦。

    以前觉得我很年轻,我有大把时间。三十岁过后,我觉得我很年轻,我没有时间。我向来信奉活在当下,想做的事情想好就去做了。但也曾迷失方向,在经历中患得患失,而忘却了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三十岁前,我把对自由的向往当成人生最高理想。在5年前,劈荆斩刺,裸辞掉待遇优厚的500强外企的高薪工作去环游世界。2年前,转让掉经营稳定的旅馆去拍《世界厨房》,把对自由的向往践行成一直生活在路上。但是三十岁后呢?结婚之后生了小孩就不能随便全世界跑了吧?那该停下来过过安稳日子了。

    (2013年间隔年环球旅行在玻利维亚的仙人掌王国)

    这种年龄刻度的无形提醒曾经给予我莫大的压力。我甚至一度憎恶为什么生来是女子要受到年龄这个紧箍咒对自由的禁锢。

    很疼爱我的亲戚朋友可以不闻不问我在做些什么,做得开不开心,就会断然觉得我过得并不好,怜爱有加地带着责备的语气关心我,“你还要折腾到几时?不要再满世界地乱跑了,安定下来过点安稳日子吧。”当时我听到这样的言论是愤怒的,但对方的苛责里都是关心,也不忍心去争辩。

    人啊,大部分的愤怒来源于对自身能力不足的懊恼。尤其是我这个非常之情绪化的女人oz。在愤怒过后,抽丝剥茧地去分析,发现啊,这还真是源自自己对“未来不稳定生活”VS“迈入人生下一阶段”的纠结。

    (新西兰自驾,房车里看夕阳)

    我纵然仰慕苏轼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也仗仰三毛在沙漠中活出不凡、在悲悯里洞悉人世的智慧。但骨子里我还是个集一点叛逆和非常传统,喜欢天高海阔也享受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的矛盾体。我陷入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死胡,必须割舍其一才能保全其二,而无论选择舍弃哪一方,都有种壮士断臂的悲壮。我被这种带有情绪夸张化的个人史诗式的悲壮吓得差点崩溃。

    有一天,读到喜欢的博主燕子写的话,“对待成功、狂喜、失败、错过和低落等等等不受控制的突如其来的情绪时,唯一能做的啊,就是做好自己手边的事儿。”嗯,既然纠结的还没有一个最好的答案,那就先去经历吧,我相信时间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新西兰自驾途中研究线路)

    2017年,我和光哥一共飞行77682公里,去了瓦努阿图、雅蒲、塞班、、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七个国家(地区)的20多个城市。我们在前年的拍摄经验上习得了一些心得,在目的地选择上更有针对性,在前期调研里就尽可能地提高了拍摄的效率。这样可以让我们在紧凑的预算里高效地完成拍摄任务。

    我们也从三四个月的超长途拍摄缩短至单次旅程大约一两个月内,这样可以保证我们能在短时期内对内容适时做出调整,也让我们能够让身体及时调整恢复。为了能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深入目的地拍摄,我们越来越倾向于在一个城市/地区住下来,减少在一个国家里奔波于不同城市间的旅途耗费,用较长的时间与当地人交流,去挖掘一些与当地生活联结更深的有趣的生活方式。

    (在与当地渔民一家)

    今年,我们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国外旅拍,其余时间在国内休整,基本上就是外拍一两个月,回国休整三四个星期。整体的工作节奏比往年自如了些,也多了一些喘息和思考的时间。

    过去十二个月,我们一直走在路上,也一直没有停止思考、调整、进步。《世界厨房》依然秉承着光哥和小鱼最初做这档旅行美食节目的初心,把世界各地食材从大海、深山、田园到餐桌以最真实的视觉呈现给大家,感受大自然最慷慨的馈赠,从“吃”来体味人与自然的关系。

    (点击观看:世界厨房第27集《新西兰出海捕龙虾》)


    我们还在尝试深一步探讨“食”在不同文化里的呈现,试图用“食物”去碰撞不同的文化。2017年9月,我们来到了南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的原始部落拍摄40天,跟当地原住民生活在一起,学习制作当地人的传统食物Laplap。

    (点击观看:世界厨房第49集《跟瓦努阿图人学习制作laplap)


    从来不是一件轻松事,对于《世界厨房》的拍摄场景来说更是如此。三月份在,我们跟相熟的一家餐厅里的大妈约好隔天早上5点去捉泥蟹。我们4点半起床等到5点半,约好的大妈还没出现。我气冲冲地跑了半条街去找人,终于在陌生人帮助下把人从她家里的床上翻了出来。她一边抱怨闹钟响了她没听到还是根本就没响,叽里咕噜地啰嗦了半天。差不多快天亮的时候坐上当地的三轮车跟渔民去红树林,那天在红树林里走了9个小时,都没捉到泥蟹。


    (点击观看:世界厨房第44集《泥潭捉泥蟹大冒险)


    折腾回到旅馆时是下午5点多了。看到海边有很美的日落,撑着快垮掉的身体在沙滩上拍了个完美的日落延时。当我和光哥看完了延时素材时,两人浑身的骨头都酸到迈不开步子。

    现在回看那一段视频,大妈看着我把拖鞋一脱,裤子一撸二话没说就蹦跶到红树林泥潭子里使出浑身解数找泥蟹时的惊讶,后来在岸上看着看着也忍不住跟着我下来一起踩泥潭里找。大妈腿短,泥潭淹到了我的大腿时,大妈的腰都没到泥潭里了。她一边费劲挣扎一边调侃说,她(在《世界厨房》播出后)将会成为最有名气的女人。那种带着戏谑的乐观心态,真的把我笑岔气。我阿Q地想,如果辛苦的当下都能以平常心处之或者这终究又会成为闪闪发光回忆的一份子的乐观心态对待所有的逆境与不顺,那么即使是那个苦逼的瞬间也会多了份禅意,忍受痛苦的时候是不是也没有那么枯燥了呢?


    (在坐船的码头看到的,很喜欢人的幽默)

    旅途中还有很多类似的苦逼时刻,但并没有被我们过分夸大。我们在体能上和心理上都不觉得这些劳累是超于自身的承受范围之外。相比于在做着一件自己真心热爱的事,这些辛苦真的不算什么,也就是五彩斑斓的旅途生活中的一点小波澜而已。如果说,我们现在拍摄《世界厨房》里有那一点儿需要坚持的话,那就是坚持这一份热爱本身,就像是我以前对最高生活目标的理解,是不是自由,如何去界定这份自由没有那么重要了,但是我们能特别肯定的是,在这样的生活方式里,我们热爱着生活,热爱着生命我们在奔跑着,奔向一个又一个未知的世界。

    (2013年间隔年环球旅行,在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

    我们以自己热爱的方式肆意生活着,活得简直像一个理想。全世界有无数目的地等着我们去探索,我们可以根据喜好去飞往地球的任意地方。当然,这个目的地有很多现实考虑,预算、是否适合拍摄、是否安全等等。我们拥有几乎不受他人意志所限制的选择自由。这是任何一份工作都没法给予的,我们干脆为自己创造了这么一份“工作”,一件可以做很长时间的非常长情的小事。

    读到这,可能有不少读者会有疑问,去全世界拍片,很费钱吧?钱怎么来的?你们是富二代吗?

    我们不是富二代。从大学毕业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往家里要过钱。5年前,我们辞职去环游世界一年多,花的是我们工作多年的积蓄。现在拍《世界厨房》,主要是靠广告商赞助,还有一部分平台的流量收入。在商业运作上,我们有一套对商业世界的基本理解,可以说是以前商学院的知识沉淀和多年工作经验积累的经验所得。我们把这些经验转化成了商业变现能力,所获取的收入得以支撑《世界厨房》旅拍项目在过去18个月来正常运转。这一点非常之重要。

    (在瓦努阿图的别墅里为广告商拍摄照片)

    另外,我们也得益于现在从事的短视频自媒体行业还处于上升的红利期。虽然在进入之前,我对这个行业并没有做深入的了解,可以说是凭着一腔热血,因为热爱就去做了。进入了这个行业之后,才有了对短视频的行业理解。短视频正在变成越来越受大众接受的获取信息的渠道。正有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做短视频平台,也有很多从事传统视频媒体或者图文的内容创作者往短视频方向转变,最近也流行大机构(MCN,Multi Chanel Network,多渠道平台)签约红人以更规范化专业化的形式生产和运营短视频内容。也预见,这一波热潮过后,会最终淘汰劣质的,拥有好的内容+好的运营+健康的商业模式的内容创业者或者MCN会笑到最后。

    我们并没有给自己定义为的短视频创业者,这个结论为时还过早。我们现在不过是做着一件自己非常热爱的事情,然后发现,咦?好像不只是我们自high,我们满世界跑拍的《世界厨房》还得到了许多观众的喜欢。哈,真高兴啊。

    (瓦努阿图的原住民,在劳作间歇时拍摄)

     今年5月,旅游卫视《行者》栏目的导演找到我们,希望《世界厨房》能在《行者》播出。《行者》是国内旅行记录片的鼻祖,代表作品有谷岳和刘畅《搭车去柏林》、梁子《非洲十年》、梦野《去你的亚马逊》、张昕宇、梁红《侣行》,都是我们特别敬佩的行者。现在,《世界厨房》带采访的纪录片版在旅游卫视《行者》纪录片里已经播出了四集《壕吃澳洲》、《蟹逅》、《巨型新西兰》、《原味》。前阵子在跟《行者》的胡导碰面,说“《世界厨房》在旅游卫视播出后反响特别棒,观众很喜欢,希望以后还能有更多内容可以在《行者》播出。”能够得到业内专业人士的认可,我们感到非常鼓舞。

    文章写到这里,已经好长了,谢谢你们的耐心。在码字的过程中,我越发清晰地认为旅行、美食、拍摄、寻找世界各地的食材、深入当地生活、跟当地人聊天、收集和记录故事,这就是我热爱的生活方式。走的地方越多,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并没有减少。我渴望去了解更多,希望能继续跟光哥手牵手一起去探索这个美妙的世界。这该是与我将来,无论人生走到哪一个阶段,都将是共生共存的。

    以下这个是《世界厨房》最新视频《包下新西兰私人猎场去打兔子》

    发布于 2018-07-01 15:49

    热门评论

    0/60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