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号早上八点的车离开蒂阿瑙,彼时我出门已接近一个月,旅行慢慢进入倦怠期,继续玩或者回家已经成了无所谓的事情,但我坐在去但尼丁的大巴上依然淡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