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回国后的第三天,人还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中,一个朋友邀我去她所任教的大学参加文学院60周年的院庆,于是抛开写了一半的游记欣然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