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可以用几个小时读透一本书,而未必能用几十年的光阴读懂自已的人生,以及那些近在眼前或远在天边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