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深之初,一帮没心没肺的朋友群居,每天嬉笑打闹斗嘴,有忧虑,但总体过的没心没肺。 接着各自搬离蜗居点,热闹之后相对自由,于是我把自己活成一个看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