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意大利北部而言,我更偏爱意大利南部。 喜爱南部古朴陈旧的乡村、巨大心型的橄榄树和大片大片的葡萄园。就像三毛喜爱撒哈拉一样,一半洒落阴凉,一半...